水果刀

警察最近很头痛。市里不知怎的频频有命案发生,可无论怎样都捉不到凶手。公安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降低了命案发生的频率,抑制了恐慌的蔓延。可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哪怕是最优秀的侦探,破案率最高的刑事组也无能为力。老杨最近碰上了件诡异的事情。同所有善良...

警察最近很头痛。

市里不知怎的频频有命案发生,可无论怎样都捉不到凶手。

公安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降低了命案发生的频率,抑制了恐慌的蔓延。可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哪怕是最优秀的侦探,破案率最高的刑事组也无能为力。

老杨最近碰上了件诡异的事情。

同所有善良普通的市民一样,老杨本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直到一天因加班而归家较晚,在路上被几个混混拦了下来。

老杨身体瘦弱,不过幸好长了双飞毛腿,于是立马掉头就跑,本以为只需几步那几个混混变会放弃,结果没想到他们竟是跟了上来,这让老杨冷汗直冒,恐惧将脑袋打的眩晕,整个人像只无头苍蝇似的乱窜。

其实老杨本有足够的能力甩掉这几个混混,可无奈窜来窜去,最后窜进了一个死胡同。

几个混混恶狠狠的向老杨聚拢,老杨咽了咽口水,想着不仅钱没了,自己还要受一顿毒打,全身不自主的战栗起来,就在这时,他瞥见脚下有把水果刀。

狗急跳墙,老杨捡钱水果刀,闭上眼睛,像抽了风似的向着混混的方向乱划乱舞,希望能镇住这帮家伙。

“啊!”一声惨叫把老杨吓了一跳,他惊恐地睁开眼,生怕自己把人捅伤了,还好,只是其中一个混混手臂上有了个血口。老杨往后缩了缩,看来一场毒打是在所难免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割伤的混混突然整个人都蔫了下去,几个伙伴赶忙去扶他,这时发现他七窍流血早已没了气,顿时吓得面如土色,飞快的跑走了。

老杨自然也是吓得不轻,自己居然杀人了!他看着那具尸体,一想着下半生就要在监牢里度过甚至还可能被一枪崩了脑袋就双腿打颤,他连忙把尸体拉到角落,然后匆忙逃离现场,临走前最后一丝理智提醒他拿走了水果刀以免留下作案工具。

回到家里,老杨好几天不敢出门去,找了生重病的借口请了假,从早到晚都躲在自己的被窝里,一天只吃一顿饭,妻子为此着急万分,可就是问不出他到底怎么了。

奇怪的是,过了许久也没有什么动静,老杨渐渐有了些胆量,抱着侥幸心理恢复了正常生活,只是再也不敢走夜路。

直到有一天,他在路上又碰到了那几个混混,顿时吓得脚不能挪上半步,那几个混混走了过来,老杨不停的吞咽口水,好像这能补充背上流出的冷汗一样。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几个混混压根没有搭理他,径直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这一现象让老杨感到疑惑,他突地联想起那人死的时候也有些不符常理,心中渐渐有了些许推测。

当晚,老杨偷偷摸出水果刀跑到邻居家院子里,在邻居家养的猫的尾巴上轻轻抹了下,那只猫便瞬间死了去,第二天,老杨前去找邻居。

“你说什么啊?我从来没养过猫啊。”

自那以后,老杨便天不怕地不怕,水果刀从不离身,混混们见他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也不敢再找他的麻烦。老杨觉得越来越有自信,甚至认为这是上天赐予他的能力,他应该偶尔的也为民除害。

于是他经常到治安不好的片区晃悠,见到强奸少女的,企图杀人的,持刀抢劫的,他都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刀。

只可惜这些被他除了的害,后来被人发现尸体后,总是会被忘记掉之前的罪行,而被当作受害的无辜百姓,同时也意味着,他也就是个他人眼中万恶的抓不到的凶手了。

对于这点,他倒是想得开:“或许,这就是当英雄的代价吧。”

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年左右,老杨的大侠梦正做的欲罢不能,却因一次重大疏忽而丢掉了工作,祸不单行,偏偏此时妻子染上了重病,孩子也面临着升学的问题。

老杨丢下了大侠的身份,一心一意的赚钱养家,每天早出晚归四处奔波,经常吃了这顿没了下顿,可仍然凑不齐妻子的医疗费和孩子的升学费。他也尝试着找朋友借钱,找银行贷款,卖掉不用的家具,去慈善中心申请资助,可即便这样,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医院不允许拖欠医疗费,好的学校若是不交钱连考试机会都不给,多方面的压力使老杨喘不过气来,他打算卖掉房子,但被妻子制止:

“你打算今后让孩子流落街头吗?”

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死在病床上,终于,他做了个疯狂的决定。

他瞒着妻子说是有个远房亲戚死了,而遗嘱里的财产竟然有他的一份,但实际上是上街抢劫。

刚开始他只是找个偏僻的地方小偷小摸,没被发现就算了,被发现了便用那把水果刀杀人灭口,到后来胆子渐渐大了,甚至开始挑些稍微有钱的人家入室抢劫,同样,失主们没发现还好,被发现了就只得被抹杀。

最后,在不知道夺走多少条人命后,孩子升了学,妻子也终于从疾病中康复了过来,可此时的老杨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善良淳朴的老杨了。坎坷的经历以及多次的杀人使他的心变得麻木,再加之刚开始时他借钱贷款频频被拒,他开始变得仇恨这个社会。

于是,他再也不去工作,而是整天靠着抢来的钱财过日子,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便能活的潇洒自在。那段时间他整日在外享受花天酒地的生活,连妻子忍受不了他的性情大变而回了娘家,他也没有放在心上,自然也不会关心新闻,不知道这频繁的命案,已经引起了恐慌。

直到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他做完保健后回到家中,突地发现水果刀身上显出了一行字:明晚十二点,墓地森林,带上面罩和水果刀。

老杨对此感到十分吃惊,除了他以外竟然还有人知晓水果刀的秘密!而水果刀不再像是上天赐予的,却更像是人为的产物,他思考了一晚上,最终还是决定前去。

第二天他按照约定前往,深夜里墓地一片死寂。最近几年老有关于这篇片地闹鬼的传说,因此早就没了市民前往,他穿过墓地,走进树林,期间,几只乌鸦的叫声令他受惊不小,林子深处雾气很浓,渐渐的连那些张牙舞爪的树干也看不见了。月光被挡在了外面,四周一片寂静漆黑。他觉得心里有些发怵,正准备返回,却看到了前方手电筒的光亮。

他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前去,等到了才吃惊的发现,加上自己总共有十人,都带着头罩和水果刀,他暗自吃惊,原来还有个类似这样的组织。

“小C也到了,”拿着手电筒的人开口道:“既然人齐了,我们就开始吧。本来按惯例我们应该是三年开一次会,可最近频繁的案件已经引起了市里的恐慌,所以今日提前开会,强调纪律。”

随着会议的深入,老杨渐渐明白,水果刀确是人为的产物,想来大自然也不会造出此般残酷的凶器。而眼前这些人都是拥有水果刀的,共同处于一个组织,不过互相不知道彼此的身份。组织里也有一定的规矩,比如每三个月最多用一次水果刀,显然,他违反的有些过分了。

会议持续到大约夜里三点,拿手电筒的男子最后开口道:“总之,若是再出现引起恐慌的事件,我会没收所有人的水果刀,现在,散会!”

散会后,所有人便掉头就走,并且刻意和其余人保持了一定距离,老杨也没多想,掉头便走,并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再坏了规矩。

最后,树林中还剩两个人,拿手电筒的以及另一位会议上话最多的。

“话唠,你觉不觉得小C有些奇怪。”

“声音有些不对,而且我印象中,他一直是最高的啊。”

“你说,会不会是换人了?”

“有可能,还是通报下吧。”

会议之后又过了大约一个月光景,老杨总算是学老实了,将水果刀锁在了家里,告诉自己一定要三个月才能用一次。

三个月里,老杨也有过从此放下水果刀的念头,可一想到工作的艰辛,以及当初自己困难时旁人的冷漠,他最终还是决定,昧着良心继续这样的生活。

这样为所欲为的权力,总是会使人上瘾的,至于算不算泯灭了人性,老杨觉得不算,毕竟他还深爱着自己的儿子。

不过一个周末,老杨喝的醉醺醺的回家,却发现儿子正拿着那把水果刀削苹果。

他吃了一惊,连忙冲上前夺下儿子手中的水果刀:“你干什么啊!”

儿子有些生气:“你才是干什么啊!我在削苹果啊,你拿刀干嘛!”

“不准用这个刀!换一把!”

“你真是莫名其妙,凭什么不能用?”说罢,儿子又趁老杨不注意将刀拿了回去。

“我说了不准用就是不准用!”老杨急了,猛的将水果刀有夺了回来,可这一夺,却是将儿子的手划出了伤口。

老杨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瘫倒在地,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他将水果刀丢到一旁,抱着儿子的尸体痛哭起来。

用水果刀杀人,凶手的记忆是不会消失的。

老杨觉得肚子里有好几百条毒蛇乱窜,内脏绞痛,眼前一阵又一阵的发黑,连着哭了好几个小时,直到体内的水分全部枯竭,嚎啕变成沙哑的哽咽。

天亮的时候,老杨仍抱着儿子的尸体,只是此时他自己看起来也像一具尸体,一夜白头原来真的会发生。

此时悲伤才终于给了他一点喘息的时间,他看到不远处的水果刀,那把让他可以为所欲为的水果刀。他终于后悔起来,可一切为时已晚。而更令其愤怒的是,自己的心里仍有那么一部分想捡起它。但这也不能怪他,有些东西总是拿起容易放下难。

最终,他想了许久,决定在再次被水果刀侵蚀之前,自杀。

可他还没来得及这样做,就听到“砰”的一声,门被炸开,几名特警冲了进来,随即他感觉胸口像被结结实实挨上了一拳,接着又像被几双无形的巨手生生撕裂,失去意识前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这帮有钱人,政府给的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搞掉,真操蛋。”


还是继续求意见,同时求赞= =感谢各位支持,我也会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文章的

当然还是要求打赏...快被饿死了...TAT

以及关注下专栏公众号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