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妇科

作者:@姜摘星年轻时总觉得日子太长,忌惮着未来不美,于是先自绝后路的说美够50年就行啦,只求长乐不求长寿。可一到30岁。”女人30豆腐渣”“挽救子宫,拒绝衰老”“激活卵巢,焕颜重生”之类的广告就无孔不入的提醒你---想美够50年那是做梦!哪...

作者:@姜摘星

年轻时总觉得日子太长,忌惮着未来不美,于是先自绝后路的说美够50年就行啦,只求长乐不求长寿。

可一到30岁。”女人30豆腐渣”“挽救子宫,拒绝衰老”“激活卵巢,焕颜重生”之类的广告就无孔不入的提醒你---想美够50年那是做梦!

哪怕世间万物的衰老都是递减模式,而唯独女人—这种特殊生物的衰老是跳崖模式。

我有个既怕死更怕丑的表姐,一看到这些广告就猴急猴急的截图发我,滔滔不绝的给我灌输”你好他才好”,”就算他不好,你养好了还能找更好的他”的原理。软磨硬泡非要拉着我去做妇科检查。哎,看在事后一支烟,哦不!是事后有酸菜鱼吃的份上,我俩就去了本市号称妇产科权威的---市妇产医院--做个普通的妇科体检。

那个脱裤子上床被棉签插插的过程我就不说啦(你们自行脑补),总之在我神兜兜的把各项指标都OK的化验单递给了医生的时候

医生瞥了下单子,然后抬头看了眼电脑说:”你是事业编啊?”

我心想,这是要开很多很多药的前提么?就回答她:”单子上没什么(异状)啊。”

她从遮得严严实实的大口罩背后射过来两道严肃的目光说:”你再躺上去,我要做下指检。”

这神神秘秘的口罩,这杀人的目光,我突然就紧张起来了,难道漏检了什么很重要的指标?

我抖抖索索的爬上床,大口罩短发欧巴桑依然严肃的伸出食中二指,插入,问我痛不痛,我说不痛,她吡啦一下把橡胶手套丢进垃圾箱,云淡风轻的说:”子宫下垂,你要动手术的,我给你开个单子,你先去办住院吧。”

我当时已经被这个惊雷劈的手脚冰冷,大脑一片空白了,卧槽,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要去开刀了?

我战战兢兢的问她:”谁来开刀?”

她说:”我们副院长,你去挂个她的专家号,她叫###,是这方面的权威”

我镇定了下,去一楼挂号处重新排队挂号,看见我姐!这个呆逼!兴高采烈的拎着一大袋药问我:”你完了没?咱们去吃酸菜鱼吧!”

吃酸菜鱼吧~~~

酸菜鱼~~~

吧~~~

我冷静的告诉她:”我要开刀了,医生说我有子宫下垂。”

场面一下就冷了,呆逼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愣了半分钟,结结巴巴的说:”怎么……会……这样?”

我气呼呼的说:”还不是你叫我来的嘛?!”

呆逼弱弱的回答我:”不要怕啦,我陪你”

挂完号我们就直奔某权威副院长办公室,副院长也带着严严实实的口罩,头都不抬的看了下我的病历,用极快的语速说:”你这个病是不能等的,我现在就给你开个住院单,你先去交费吧。”

我很不爽她的态度,开始耍起无赖来:”怎么不能等阿?烂了断了还是马上就要掉下来啦?”

这时她才抬头看了我和呆逼一眼,说:”现在不会怎样,但是不动手术就会很严重的,你这个子宫韧带已经没用了。”

我说:”哦,没用了?那你的手术是怎么个做法啊?”

该医生立马开始权威起来!具体表现就是——不,耐,烦。

她很不耐烦的说:”就是开刀阿,具体怎么做,我说了你也不懂。”然后又埋头处理其他人的病历了。

我当时就想调头走人,结果我的宝贝表姐拉了我一把,谦虚的,注意!是谦~虚~的问了下:”可以不动手术么?”他娘的我现在想想,真想穿越时空回去踹她一脚!

那副院长就像被点了智慧树一样,BIU的一下--换了副谄媚的表情说:”不开刀就先做个物理治疗吧。”

这时,我和表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那好吧。”

好吧~~

吧~~

然后副院长开始熟练的推销起两种器械,一种是哑铃——阴道哑铃。

就是这玩意儿

副院长说:”这一盒里面那~有三种规格~要求那~~就是每天塞阴道30分钟~~要保证哑铃不掉下来,最后那~~能达到夹着哑铃跳绳20分钟~~~不掉下来。”

我和表姐已经面如土色,呈痴呆状,对视一眼。

我磕磕巴巴的说:”夹着~~~跳绳???”心里想着你TM真的不是在玩我???

副院长神秘的一笑说:“这盒哑铃买回去做平时保健也挺好的,生完小孩嘛下面总要收紧的啦,你懂的,再说又不贵,才299元!”


我深呼吸了一下,脑补了一下跳绳的场面,觉得臣妾做不到阿,太羞涩了,就问她:“那另外一种呢?”

副院长立马又切换成严肃状态说:“这一种仪器呢~~比较高级了~~是###重点大学和###医院联合开发的,一整套的,专门针对咱们中国女性的治疗仪,医疗过程无痛苦,你这个情况是可以试一下的。”

我那个宝贝表姐立马无缝衔接的接上了后半句,她说:“嗯,那我们就试一下吧。”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已成懵圈状态的我,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宝贝表姐拉到交费窗口,交了1600元理疗费。领到一个神秘的盒子,我俩翻开盒子,看到了这个

呵呵哒~~~这TM不就是震动棒么??

我当时就有种飙鼻血的冲动!!!有没有搞错!!!

我拿着震动棒,哦不不不,理疗仪,跟着护士进了理疗室,又看见了这个

还有一张床。

护士阿姨温柔的说:“不要紧张哈,等下我把理疗仪塞进去之后,会接通程序,我叫你用力的时候,你就用力夹紧”。

我当时的脸吧,已经红的不要不要的了,可是手脚是冰凉的,我怎么都想不明白,韧带松了和震动棒有啥逻辑关系。

我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四仰八叉的往床上一躺,眼含热泪的看了护士阿姨一眼,阿姨温柔的给我盖上被子,开始调试仪器,我觉得我就像个无助的小白鼠,马上就要遭到10万伏的电击,我盯着电脑屏幕,开始跑程序了,屏幕显示是这样的

还有个圆圈显示电击量的图,我找不到了,总之你们应该能感受到我当时作为小白鼠的吓破了胆的心情吧?

20分钟!我遭到了20分钟的电击~~~一次160元阿!我,,让我再哭会儿~~

每次做完这个理疗,我都有种被人轮奸了的赶脚,还是自动送上门,还是花了钱的……

就这么被轮了10回,哦不不不,被电击了10回,我拿着报告去找副院长,副院长和颜悦色的看着我说”嗯!有点效果了!再做一个疗程吧”,光速的在电脑上勾勾点点,让我去交钱。

我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赶脚,出门左转,我就往市第一人民医院走,挂了妇科的普通门诊,忐忑的排队,等排到我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了,一个带着口罩的阿姨麻利的给我做了取样+指检,边丢手套边跟我交待明天几点来拿化验报告。

我颤巍巍的问她:“子宫下垂要开刀吗?”

阿姨一愣说:“你有子宫下垂?”

我说:“嗯。”

阿姨二话不说,套上手套又来戳我,一脸凝重的说:“是有点。这样这样疼吗?”

我说:“有点疼。”

阿姨问:“你便秘严重么?几天没大便了?”

我惊奇的回答她:“3。4天了,经常这样。怎么了?”

阿姨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说:“宿便这么严重,当然会把你的子宫压迫啦,要不要开点开塞露啊?”

要不要开点开塞露啊?

开点开塞露啊?

开塞露啊?

啊?

打击太过巨大,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安排我的表情,

1600元的电击震动棒,还差点被开刀,现在是1块钱一支的开塞露……

我什么话都没说,

静静的拉上内裤,

穿上鞋

默默的

往门外走去

身后传来一声关切的问候——要不给你转到肛肠科去???


打赏(支付宝).jpg

请给她多一点关爱。


故事贩卖机微信公众号:storymachin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