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知道脑洞故事板是什么吗

2120年6月23日无方大楼顶层即便隔着十二层的屏蔽墙,还是能隐约察觉到9102房间里喷涌的怒气。“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情逸致更新你的脑洞故事板?妖魔鬼怪,自杀公寓,城市逃亡,这是个正经科学家该想、该写的东西么?”“现在有65个科学家,50...

2120年6月23日

无方大楼顶层

即便隔着十二层的屏蔽墙,还是能隐约察觉到9102房间里喷涌的怒气。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情逸致更新你的脑洞故事板?妖魔鬼怪,自杀公寓,城市逃亡,这是个正经科学家该想、该写的东西么?”

“现在有65个科学家,501位工程师,一千多名工人,12个通讯员全部在暗沙岛上失联!!!”

“这样大的事故要不是家属来闹事,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瞒着???”

冯寅是个在官场打拼多年的老油条了,甚少有这样疾言厉色的时候。

“这不正准备打报告吗?何况我亲弟弟都在岛上,我能不着急?”徐佳豪仍是一贯的温吞水。

“徐佳杰都去了?那你还敢拖了三个月?心真够宽的啊!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更新90多篇小说,却没时间好好写个报告?干脆辞职当作家去吧,别在这儿屈才了。”

“你现在,立刻,马上,就在这儿给我好好说说岛上究竟出了什么事。三千亿投入,可不能打了水漂。”

“消消气消消气,主要是因为事情有些复杂呀。您先看看这个。” 徐佳豪指了指房间里的全息投影。

“这……”

很难描述冯寅脸上此刻究竟是个什么扭曲的表情。

茫然、错愕,还有一丝丝残留的愤怒。

那些他亲手资助、筛选的科学家们就活生生站在那儿。

“活生生”这个词又有些不准确,更精准地说,是活灵活现的木头人。

或研究,或写报告,或上厕所,但他们好像被定格了,一动不动,眼睛里也毫无神采。

“和岛上通讯员失联3天以后,我们就立刻向暗沙岛派遣了专员,想问问究竟啥情况。结果几个人都一去不复返。”

“万般无奈,我们只能远程唤醒了岛上原本用于重大事故救灾的机器人木流-3偷偷巡视了几圈,这就是传回来的影像。”

“这算什么……时空停滞了?”

“不可能。如果时间都停了,机器人是不可能被无线电信号激活的。”

“我们派遣了9架牛马-5把实验室里那些僵尸都驮回来一一做了分析,现在都冻在楼底下的实验室呢,大致判断……”

“等等!上千个活人,你们说冻就给冻上了?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冯寅好不容易平复些情绪,此刻又暴躁了起来。

“严格意义上讲,他们也不是活人了。这是我们科学委员会审慎做出的决定,客观、公正、第三方,有什么后果,我们全部负责。”

“行!有这句话就行。你们科学委员会能主动担责,我无话可说。赶紧讲结论吧,究竟咋回事?我急着回去汇报呢。”

“千头万绪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写正式报告估计也讲不清楚,所以才拖了那么久。”

“要不这样?我从头到尾写了个脚本,您就当故事看看,也容易理解。”



2120年2月14日,纪念3D打印出第一个人类大脑100周年。

全世界都天真地以为脑科学与生物学双双迎来了黄金年代。

复刻大脑,意识上传,灵魂不灭,获得永生……一路顺风顺水发展下去。

可就在这100年里,我们搞定了可控核聚变,发现了暗物质,走出了太阳系,消灭了所有癌症,对人类意识的研究却再无进展。

不管科学家们发明出了怎样的号称能够读取意识的新机器,最后都会证明,机器只能收集到神经末梢的生物电流而已。

简单来说吧,装备再先进,顶多能更快知道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尝到什么,但绝对读取不到你想什么。

针对脑科学的赞助越来越少,人才也越发匮乏,一副万象凋敝的样子。

想到这,徐佳杰甚至都有了些厌世的情绪。

一周前,他被哥哥软磨硬泡来参加这个机密的“233计划”。

计划目的,是通过对物理学、数学等更基础的学科的研究,从根本上解决人类意识提取的底层难题。

全世界最有想象力,最有梦想,又最疯狂的科学家,怕是都在这儿了。

尤其是此刻坐在自己对面的项目负责人乔洋,更是个疯子。

脾气差,人缘差,底线差,全占了。

虽是多年校友,但自己见到他实在没有半分愉悦。

与岛上众多的梦想家不同,徐佳杰是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只想着岁月静好,老婆孩子热炕头,既不想拿诺贝尔奖,也没有什么经天纬地的野心。

“这次特地把你找来,我的计划是这样的……”乔洋单刀直入。

“你说,我听着呢。”徐佳杰很是敷衍。

“知道生物学家们为啥失败吗?因为他们搞错了基本概念!”

“人类意识是个高维度产物。大脑呢,它只是个连接器而不是意识的容器。 你把大脑的每一个细胞都精确复制能有什么屁用。”

“好比这会儿我在纸上画了个猫,这添一笔,那加一笔。二维世界里的猫如果是活的,他必然以为是自己在发生变化,还使劲找规律呢。”

“而实际上呢?真正主导它的,是三维世界里我的手。”

“这个理论不新鲜,可你打算怎么证明呢?”

“我设计了个实验。对,人类确实不能理解高维世界,但数学可以。”

“我们在岛上的大型量子计算机里模拟了一个十一维世界,足够存放意识。现在就差一架前置装备,用来提取灵魂。”

“你是实验物理学家,又参加过重点核工程项目,再合适不过了。”

“装备制造?应该找设计师和工程师,恕我不奉陪!”徐佳杰依旧提不起半点兴趣,起身打算离开。

“不不不,这件事情只有你能做。”乔洋起身摁住了他。

“大部分的装置其实已经完工了,我们需要你做的就一件事:

在我实验室里划定的这1立方厘米封闭空间制造核聚变和高速粒子对撞,生产尽可能大的能量,有多大,造多大。这正是你擅长的!”

“这什么骚操作?”

“辣鸡!我早说过你们搞实验的,都是理论学没学好才去的!”

“你有话说话,别搞人身攻击!”

“还是拿这张纸举例子吧。 假设它就是个二维空间, 我向他施加一个力,是不是能让它向三维扭曲?”

“我让你解释,没让你我当小学生好吧?我能理解,长话短说。”

“现在我拿一根针朝着纸面用力戳下去,就能戳出个洞来。二维空间通过这个洞,是不是与三维空间联通了?同样的事情当然也可以应用在我们自己的世界。”

“只要我在足够小的空间里释放足够强大的能量,就也能像针戳破纸一样,戳破空间壁!连接高维空间的通道一旦被打开,我们也就有办法从高纬度空间里观察甚至提取意识了。”

乔洋的目光里是藏不住的兴奋。

“你疯了吧?在地球进行这种高危试验,万一失控什么后果你想过没?全世界的人和你一起殉葬!”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庸众的畏首畏尾,咱们科技进步的速度才那么慢。整天哔哔,还没出什么成果呢就先讨论起伦理道德,危险危害的,啥都被你们耽误了!”

“不行不行,我要离开你这个疯子,不能助纣为虐。”徐佳杰起身收拾东西。

“你跑不掉的。上了岛就是我的人了。”

“我和科学委员会有个约法三章,没有特殊情况他们不能派人登岛,不能带走岛上任何一人,更不能干涉实验进度,你哥都不行。就乖乖照我说的话做吧。”

乔洋拍拍徐佳杰的宽肩,留下他独自坐在冷板凳上。

此刻的徐佳杰一面暗暗责怪亲哥哥坑了他,一面却又有些小兴奋。

这不是他第一次发觉自己的抖M体质。

从考大学选专业到参加科研,无一不是被迫,但结果却好得出乎意料。

仔细思索了下,乔洋的计划虽大胆乖张,但从理论上倒也说得通。

做就做吧,万一成了呢。



2120年3月21日,设备第一次试运行。

谁都不认为头次试验就能搞出什么大动静来,观察仓里仅徐佳杰与乔洋盯着。

3秒后。

徐佳杰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岛上其他人也一样。

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的混沌。

他踉踉跄跄爬起来跑了几十分钟,甚至都没摸到个石子墙壁什么的,论谁都恐惧得很。

“乔洋,乔洋你在哪儿呢?我们这是在哪儿呢?”徐佳杰对着虚空怒吼。

“辣鸡,你果然是最后一个醒的。”黑暗中传来乔洋的声音,辨不清方位。

“老乔啊,快把灯开开,乌漆嘛黑的。”

“对哦,要有光。”乔洋语罢,整个世界便亮堂起来,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啥都没有。

“别搞神秘了,给我来瓶水喝,跑这么久快渴死了。”

“嗯,要有水。”

徐佳杰面前便凭空多了一杯水。

他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老乔,我们究竟是在哪儿?你藏哪儿呢,你倒是出来啊。”

“欢迎来到灵魂的世界。”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实验呢,设备呢,我们的同事呢?”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实验失败了,或者说成功了一半。”

“咋个意思?”

“可能是我们对高维世界的预估有所不足,也有可能是空间紊乱,又或许是参数设置得激进了些,反正实验室周围三海里内所有生物的意识都被我们吸进了计算机。”

“啊???”

凭借多年的科学工作带来的直觉,徐佳杰判断乔洋说的是真话,他正艰难地组织语句。

“那,那我们怎么才能出去?”

“鉴于我自己身困其中,而现实世界没有像我一样优秀的科学家了,我审慎预估——短时间内不可能出得去了。”

“瞧你干的好事!我就说危险吧,你非不听。”

“既来之则安之,你现在抱怨也于事无补了,比如我带你在附近逛逛吧?”

的确很难想象,仅三小时,虚拟世界已演化得这样纷繁复杂。

山博士曾嚷嚷着要建的理想城市,房师傅的太虚幻境,梅工程师的公寓,转眼已成现实。

Emmmmm,也算不上“现实”,只是没有更好的词汇描述了。

“是不是觉得这里也挺好?”乔洋试图给发愣的徐佳杰打气。

“这是一个纯意识世界,只要你的意念足够强,只要你懂得如何与主机沟通,就能成为世界的主宰。”

“时间的流速,空间的大小,人口怎么繁殖都可以由你控制,你在这儿就是掌控万物的神啊。”

“我可没有山博士他们那么好的想象力。找不出那么多乐子来打发时间。”徐佳杰摇摇头,脑袋嗡嗡的。

“知道为啥你最后一个醒过来不?就因为你活得太现实太真实了,你的灵魂过度依赖肉体来感受世界。凭你那点微弱的想象力,是肯定没办法在这儿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了,对吧?”

乔洋自顾自说着风凉话,并不期待徐佳杰的回复。

“作为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我现在赋予你一项特权:你可以完全自由地,在所有已建成的幻境或城邦出入,每天体验不同的生活,每天都有新鲜感,没有人能限制你的行动。咋样?”

“那万一,外面断电了咋办?咱不是全完了?”

“你哥在外面呀,凭他的地位要保住咱这个世界平稳运行百八十年不是难事。”

“不对啊,乔。我说……你故意把我从大老远喊来,一直到这个实验所谓的意外失败,该不会都是计划好的吧?”

“呵呵。”乔洋没有给出明确答案,语罢便消失在虚无里,无论徐佳杰再询问什么都不回复了。



“这么看来233计划总体来讲很成功哟。”冯寅放下稿子,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就连法令纹都松快了。

“年轻人,你应该早把事情讲清楚嘛。这个实验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取得了巨大突破,那些人的牺牲就很值得,我们对上面的汇报也可以变得硬气一些。”

“只是……这座岛还在不断吞噬周围渔民的意识,很棘手呀。”

“没那么复杂,明天我找人划个五海里禁区,把岛围起来就成了。”

“哎?听你这意思,是还打算继续这个研究?”

“好不容易都研究到这里了,难道毁掉它不成?这个能抽离人体意识的装备对国家太有用了,你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到你弟弟的灵魂,他是功臣了。”

“我并不是在担心这个,你听我……”徐佳豪欲言又止。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啊。”冯寅并不打算倾听徐佳豪的担忧。

“这脚本前半段我都能理解,毕竟233计划是你和乔洋共同设立的,细节什么的你最明白。”

“然而后面……计算机里那个世界进去就再出不来了,你怎么能知道里面发生了啥,还能写出那些细节来?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

“外行了吧?很简单的呀。意识进入了计算机,就成为了一段算法、一个程序对不对?只要它们活动过,必然会留下痕迹,就是所谓的log(日志)。”

“我们远程把log调回来,再通过适当的破译,就能清清楚楚知道乔洋那个世界发生过的每一件事,哪怕是想知道徐佳杰这小子在几点几分放了个屁都没问题。”

“哦……这样。怪不得我刚才读起来,总觉得哪儿似曾相识。你的脑洞故事板刚好是3个月前创刊的,该不会……”

“您猜对了,脑洞故事板很早就是计划的一部分了。这里所有的故事,都源于那些日志。”


——《233计划》

——作者:徐佳杰

作品首发于同名公众号。

感谢喜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