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抓我竟然是为了这个

“知道你自己为什么进来吗?”坐我对面的警察推了推眼镜,一双眼睛满是凌厉。而另一个警察,则坐在他身边翻着档案,时不时对着我冷笑。我不用偏过头,也知道他看的是我的档案。上面写了什么?小学考试作弊,初中偷看女生上厕所,高中偷偷用老师电脑看带颜色的...

“知道你自己为什么进来吗?”坐我对面的警察推了推眼镜,一双眼睛满是凌厉。而另一个警察,则坐在他身边翻着档案,时不时对着我冷笑。

我不用偏过头,也知道他看的是我的档案。

上面写了什么?

小学考试作弊,初中偷看女生上厕所,高中偷偷用老师电脑看带颜色的小电影,大学……

“问你话呢!”

“不,不知道。”我本来就不是个胆大的人,他这么一吼,我只觉得浑身一颤。

“来这里的十个有九个说自己不知道的,最后还不是一五一十倒豆子一样交代?我劝你,老老实实说了,少受一点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也知道,我们要不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是不会把你叫到这里来的。”

他随手一拍,拍碎了我的胆子。

“我说,我说,我全交代。”



事情要从两天前开始说起。

“大海,今天咱俩今晚喝一杯?”下班时间到,我拍了拍张大海的肩膀。

“咋了,你生日?”

“算是吧。”我将车钥匙攥在手里,“你走不走?”

“走走走。”张大海立马起身,“怎么不见小李小王他们几个?都叫上呗,人多热闹。”

“问过了,他们今晚项目上线,没空。”

“咱顾哥生日都不给面子。没意思。”

“不管他们,咱俩喝。”

“不醉不归。”他跳上了副驾驶座,随手撩起了钥匙扣。

我一把拍掉他的手:“别乱摸。”

“是是是,开车危险。”张大海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还是不肯放过,“顾哥,你这钥匙扣看着不像是男人用的啊?”

“嗯,我未婚妻送的。”

“哟,要结婚了?恭喜恭喜啊。什么时候摆酒?一定要叫我啊。”

“不摆了。”

“怎么?分手了?我跟你说,这烈女怕缠郎。你要是真喜欢她,就天天缠着她。上班跟她去公司,下班跟她回家。长此以往,就没有搞不定的妞。”

我笑了笑:“没有分手。她死了。她没等到我回国娶她,就从30楼跳了下来。”

张大海叹了一口气:“天道不公,红颜薄命啊。”

“是,天道不公。”我熄了火笑了笑,“到了。”



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

才过一轮,张大海就已经喝得神智不清,嘴里却嚷着再来一杯。

“别喝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喝。不是说好了,今天不醉不归么?顾哥,你是不是怂了?嘿嘿嘿,平时在办公室怼得那么起劲,这么这会怂了?”

“我看你上次跟财务撕得那么凶,我还是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你也有怂的时候,啊哈哈哈。没事,有我在,喝。”

我嘴角含着笑,看着他自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财务那小姑娘,给脸不要脸,我不就多搞了两张假发票吗,至于这么大动静?我赚的是公司的钱又不是赚的她的钱,死气白赖抠门样做给谁看呢。”

“你说我们这么大的公司,进进出出几万块谁能注意到?老板工作这么忙,难道就为了几万块钱的破事去吵他?一点都不知道体恤上司!”

“我看哪,她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她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脸,跟月球表面似的,谁看得上她?”

“顾哥你是不知道我女人缘有多好,不是我跟你吹,还有小姑娘为我跳楼的。”

“哦,是吗?”

“那必须,这事还上了报纸呢,不信你去看看。说起来刚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算了算了,今天你生日,不说这么晦气的事情。喝酒喝酒。”

“顾哥,你前两天脸色可不好,把我吓得不轻。今天趁着生日,什么不开心的,我们都在酒里。喝完,忘光。”

我拿起杯子:“好,喝完,忘光。”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我,千杯不醉,但是你这酒,好,还真有点上头。”

“上头的不是酒。”我看着他,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酒里有安眠药。”

他整个人清醒三分,但是挡不住醉意伴随着困意一阵阵席卷而来:“你,你,你想干什么?”

“没睡好说得有点轻。事实上是我失眠了,我睡不着,我吃了再多的安眠药我也睡不着。我想试试,医生是不是给我开了假药。”

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顾哥,你要试药你早说,兄弟还能不帮你吗?你吓死我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睡不着吗?因为每当我闭上双眼,我就能看到卿卿。张大海,你告诉我,你逼死魏卿卿,夜里就不会做噩梦吗?”



我和张大海的交集,要从一年前开始说起。

那一年,我终于完成学业得以归国。

那一年,我手捧着玫瑰满心期待,却只等到了魏卿卿黑白的相片。

经过一番调查我才知道,他们公司有个叫张大海的人“追求”她很久了。白天去公司堵着她,下班在家门口等着。

而被苦苦纠缠的她内心有多痛苦和崩溃,她因为担心影响我的学业,一句话都没有跟我透露过。

直到她受不了他私生饭一般的纠缠,从30楼一跃而下。

我的酒杯砸在桌上,碎成一块一块的玻璃。

灯光印下去,像是谁的眼泪,又像是谁的血。

那天晚上,我睡了个很安稳的觉。

我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甜了。

等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四合。

我哼着歌将张大海的尸体装进了行李箱,扔进了小区的垃圾箱。

等会就有垃圾车过来将这座垃圾山整个收走,而这个行李箱,根本不会有人打开看一眼。

张大海这个社会的垃圾,最后死在垃圾堆里,也算是死得其所。



警察不耐烦地看了看手表。

天已微曦,东方即明。

“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心头松了一口气,颓然伸出双手,“任凭国家处置。”

警察一脸鄙夷地摇了摇头:“在这里签个字走吧。我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东拉西扯一大堆没有重点的人。真是浪费国家资源。”

我接过来,上面白纸黑字写得简单明了:

“顾旦鸿,男,26岁。2019年7月1日,违反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垃圾分类错误。根据规定,判决罚款200元,录入个人征信报告。”

“骨头是干垃圾,不能扔进湿垃圾筒,记住了没有?看完没?看完赶紧签字。现在可都早上五点半了,别妨碍我赶回家扔垃圾。”


——《警察抓我竟然是为了这个》

——作者:Celine宝宝努力爬

首发于同名公众号。

感谢喜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