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是靠脸吃饭

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炫耀。有炫富的,有炫夫的,也有炫父的,炫自己年轻貌美的,炫自己事业有成的,炫自己交游广阔的。但我不一样,我炫老板。【1】我老板是个大美人,风情万种似乎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词。她每天化精致的妆,穿高定小西服,开张扬...

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炫耀。

有炫富的,有炫夫的,也有炫父的,炫自己年轻貌美的,炫自己事业有成的,炫自己交游广阔的。

但我不一样,我炫老板。


【1】

我老板是个大美人,风情万种似乎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词。

她每天化精致的妆,穿高定小西服,开张扬的鲜红色小跑车,进门摘掉墨镜,一撩头发,对前台小美人抛个飞吻,摇曳生姿地走进总裁办公室。

但她也是出了名的灭绝师太,杀人不眨眼,骂人不带脏,眼光毒辣,杀伐果断,六亲不认,说开除人就开除人,谁劝谁连坐。

几个股东根本不敢把自己的废物亲戚塞进公司当蛀虫,能留下来的全是精英。

谈合同的时候,女王陛下带着她的精英骑士团出动,一溜衣冠楚楚的青年才俊,衬衫西装石英表,皮鞋擦得锃亮,引来无数路人的目光。

老板走在最前面,十厘米的细高跟敲在大理石地面上铿锵有力,宛如战鼓,竞标公司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吓得瑟瑟发抖。

在基础条件相当的情况下,没有一个竞标公司能有一战之力,基本上甲方爸爸一看我司谈判小组的精神面貌,心就偏了。

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公司全都是俊男美女社会精英。

哦,除了我。

我是我们老板亲自招进来的。

那时候我正在我上一个公司的大门口,跟前台经理还有HR大吵大嚷。

HR说:“姐妹,我们这里是娱乐公司,靠脸吃饭的你懂吧?你把自己脸弄成那样,还好意思来找我们要经济补偿金?我们没找你要违约金已经不错了。”

前台经理说:“你也配继续当花瓶?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我气得想上去连扇她们两百个大耳巴子,奈何保安硬把我拦下来了。


【2】

我年轻的时候长得好看,从小到大没吃什么苦。

读书的时候上课睡觉,老师一看我的脸,不但不骂我还夸我:“你们看看人家小张,哪怕是累得睁不开眼了还想着学习。”

考试的时候不及格,我打电话给老师,梨花带雨那么一通哭诉,成绩单上必定是漂漂亮亮的P。

大学还没毕业,不少亲戚朋友已经拐弯抹角帮我找好了工作,基本上都是前台公关。

我只需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往那边一坐,领导说笑我就笑,领导说哭我就哭,领导说喝酒我装柔弱,工资比一般小白领累死累活加班高得多。

很快就有星探找上门,说我形象气质都很好,可以考虑往娱乐圈发展。

我刷着微博上明星的那些香车豪宅,心里一动,就跳槽了。

一开始我准备当演员。

公司特地托关系给我找了个知名导演热门剧本的重要角色,打算花大价钱培养我出道。

导演说:“笑。”

我嘴角一翘。

导演说:“不行,重来,你得笑出感情,笑出民国交际花的游刃有余收放自如。”

我嘴角弧度扩大。

导演说:“不行,交际花虽然美艳奔放,但是身价高贵,不能太热情,你要既矜持又魅惑。”

我下巴一抬,嘴角一勾。

导演说:“不行,这场戏里有交际花暗恋的特务,交际花又一心爱国,江山美人抉择不下,你不但要笑得高贵冷艳还要眼神痛苦。”

我嘴斜眼歪。

导演:?

我眼含痛楚道:“笑抽筋了。”

导演:“你可以走了,换人。”


【3】

我在经纪人面前哭空了半包纸巾,声泪俱下楚楚可怜,直比那病西施。她一开始还恨铁不成钢,到最后忙不迭安慰我:“演员不行,我们还能当歌星啊。”

于是第二天我又洗涮洗涮去了录音棚。

制作人特地给我挑了几首简单的歌,一句一句教我,仔细到哪里吸气哪里吐气哪里换真声哪里换假声,我似懂非懂地睁着懵懂的大眼睛。

制作人无奈,说:“算了,你先唱吧,唱着唱着就会了。”

一个星期后,后期口吐白沫把试唱音频寄给经纪人,并且留下了字字带血的遗言:“我尽力了。”

我把豪华音响打开,倒了一杯红酒给经纪人,准备坐在沙发上晒着午后的太阳欣赏我的歌声。

一首歌还没听完,经纪人就按下了暂停键,抹把冷汗说:“姐,我们只是想赚点钱,不是想杀人,你这歌声是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啊。”

然后公司又想包装我去做爱豆。

我在一个真人秀节目上跟隔壁当红小花撕了起来,把她脸上动过刀的地方指了个明明白白。

那期节目收视率创下新高,但是整个偶像圈都拒绝跟我再次合作。

接下来公司让我去当模特。我T台劈叉,走秀崴脚,平面照片拍得像遗照。

经纪人问我:“姐,你就说个你会干的吧。”

我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抽噎着说:“我会当花瓶。”

经纪人叹息:“但凡你长得不好看那么一丢丢,你都要被我们老总开除。可惜,你他妈怎么就长了一张仙女下凡的脸。”


【4】

我就成了娱乐公司的前台花瓶。

很多合作方一进门,看到我盈盈笑脸,恨不得马上就把合同给签了。

他们说:“你们前台姑娘都长得这么好看,内部肯定还有更多优质小美女。”

我的部门经理因此很看不起我。

其实我倒是挺崇拜经理的。

她是农村孩子,小时候上学要走三里山路的那种农村,一整个县城就她一个考上高中,交不起学费的时候是全县父老乡亲一分一厘给她凑出来的。

她学习刻苦努力,半夜抱着英语书去厕所背单词,捡了一堆破烂自己组装起一个破收音机,跟着滋啦滋啦的电流声练口语发音,练出一口纯正伦敦腔。

她考上重点大学,跪谢了父老乡亲送来的学费,包了几件旧衣服,跳上绿皮车,开始了勤工俭学的生活。

她发过传单,当过洗碗工,教过小学生,甚至捡过破烂。后来在影视城跟一群临时工作人员抢活干的时候,被娱乐公司看中,招进来当了个业务员。

她从底层做起,聪明伶俐,会察言观色,吃苦耐劳,从不抱怨,跟同事关系融洽,长袖善舞。

各种问题一到她手上一定会有妥帖的解决办法,整个公司上下全都对她交口称赞。

可惜她长得实在太平凡,再努力,也只能当个幕后工作人员。

我说:“经理真的好能干,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就好了,可惜我只能当个花瓶。”

经理说:“你这是在讽刺我连花瓶都不如?”

我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摇摇头:“我是真的很崇拜你。”

经理冷笑:“也对,花瓶懂什么讽刺。你要想成为我这样的人,先帮我把这箱道具送到古装剧片场。”

我以为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开始,兴高采烈地踩着小高跟抱着一个笨重的箱子走在烈日底下,还自我鼓励。

我没想到,这是一个女人对于花瓶的嫉妒。

她没告诉我,里面装着些易燃易爆的化学道具,在太阳底下晒久了,就会“砰”一声炸开来。

仙女跌入了万丈红尘。

医生说我脸上的伤口太多太密集,还削断了下颌骨,再怎么整也只剩半张脸了。

一层层纱布拆下来,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畸形的面孔,茫然无措。

我养完伤去上班的时候,还没进门,就被经纪人拦了下来。她把开除通知书摔在我脸上,说:“我说过,只要你不好看那么一点点,你就会被开除。”

那个时候,我现在的老板,开着她鲜红的小跑车,正从我面前驶过。我腿一软,摔倒在跑车车轮前。

她下车来看我受没受伤,我问她:

“我以前只是个与世无争的傻白甜,什么都不会干,最大的理想是当个花瓶。现在我不能再当花瓶了,但还是什么都不会干,我该怎么办?”

女王陛下透过墨镜看了我很久,轻轻说:“你跟我来。”


【5】

我进精英公司的第一天,干坐在椅子上,看身边的西服美女们有条不紊地奔走着,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压根没有人停下来看一眼我满是伤疤的脸。

女王陛下踩着锥子跟,如摩西分红海一般穿越众人来到我面前,她撩起鬓边散乱的刘海,对我温柔一笑:“小美女,一个人啊?”

我像只鹌鹑一样蜷缩着点点头。

她说:“那跟我一起去打扫卫生吧。”

我做花瓶时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能偷懒就偷懒,柔柔弱弱地一抬眼,软软糯糯地说:“我不会啊。”

老板笑了笑,挽起袖子,蹬掉高跟鞋,赤脚踩在地板上,左手拎起一个水桶,右手扔给我一块抹布,学着我的语气柔柔弱弱地说:“不会可以学嘛。”

我跟老板一起趴在厕所地板上喷洁厕灵的时候,老板说:

“你不要以为清洁工是份十分简单的体力活。”

“哪里的污渍要用哪种材料擦,怎么样拖地才能更省力更省水,扫把的作用力在哪一点时最不容易扬起灰尘,这些都是有学问的。”

我问她:“我学这些干什么?”

老板瞥了我一眼,似笑非笑道:“万一哪天你因为什么都不会被开除了,好歹还能去做保洁养活自己。”

“你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是不管干什么,你一定要有一个万不得已时还能保证自己不被饿死的技能。”


【6】

后来我每次进公司大门,看见清洁工阿姨勤勤恳恳地拖着地,总会想起那一天被腰酸背痛支配的恐惧。我发自内心地跟阿姨打招呼:“您辛苦了!”

阿姨笑眯眯对我一挥手,转头跟同事们说:“新来的小娃虽然看起来怕人,但是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一看就是个苦命人,我们以后对她好一点。”

这话说多了,那些忙碌的西装美女们偶尔空闲下来,凑在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也会喊上我,分我半块饼干、一杯咖啡,一起评论隔壁公司的八卦。

我以前从来不缺下午茶,但那时候我还没毁容,那些零食很大一部分是送给我的脸的,不是送给我的人的。

我摸摸自己脸上的伤疤,莫名其妙有一种人格被肯定的自豪感,一个人躲在茶水间角落里傻笑。

正巧老板进来泡咖啡,瞥了我一眼,说:“小美女,我有个很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

我赶紧摇头:“我觉得我稚嫩的肩膀可能还担负不起重大的责任……”

“把我办公室里那些小零食吃了。”

“……但是我觉得我不能辜负组织对我的期望,所以现在就可以去吃吗?”


【7】

有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我一个人租了一套小公寓,房租没到期,我也一直没退。爸妈很担心我的安全,但我一直认为在社会主义光芒的照耀下,一切犯罪行为都是无处遁逃的。

结果这次我钥匙还没掏出来,一推门,发现门是虚掩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打开灯,看见客厅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了,沙发垫桌布什么的全被掀在地上。

我以前不是个傻白甜嘛,现在不甜了,依旧是个傻白,完全没有如何应对的意识,犹豫了半天,决定先报警。

电话刚接通,我卧室门突然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飞奔出来,狠狠撞了我一下,冲进楼梯口不见了。

徒留我跌倒在地,不知所措了好久,才开始想起来要尖叫,吓得110接线员一口气没背过去。

我跟老板请假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说:“我要去警察局做个笔录。”

老板说:“定位发我。”

半个小时后,我还在跟做笔录的小警察扯我家楼梯口的构造是怎么样的,一个金边眼镜大背头的精英男走了进来,自称是我的律师。

他往我身后一站,就开始叽里呱啦跟警察同志交涉。

他效率极高,无视我充满问号的眼神,十分钟之内就帮我把所有程序走完,手续办全,还贴心地替我要了个派出所的电话以备不时之需,转头拎着我上了他的SUV。

我颤颤巍巍地问:“我们去哪儿?”

他说:“送你上班。”

就在这个时候,老板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正赶往投标现场,高跟鞋“嘚嘚嘚”踩得跟风火轮一样,却一点也不气喘,说话依旧有条有理:

“我时间有限,就随便跟你说两句。”

“给你上的第二堂课: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你要相信他们能处理得比你更好,而你的时间应该用来做你擅长的事。”

最后她说:“当然了,律师费你自己付。他是按时间收费的,每小时两百,包括路上开车的时间。”

我眼前一黑,精英律师在后视镜里对我微微一笑。


【8】

我在公司里的工作逐渐走上正轨。

我学会了如何迅速记住每个人喝咖啡的喜好、怎样安排打印机才最有效率、跟同事相处的时候保持什么样的距离才最令人舒适。

公司有个新来的实习生,名牌大学毕业,学富五车,却跟我一样做着饮水机女孩、打印机女孩。

她很不甘心,问我:“张姐,你不觉得成天只让我们做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太屈才了吗?”

我说:“你学历高,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批,应该去华尔街叱咤风云,而不是来这里端茶倒水?”

她哼了一声,没接话,脸上依旧是很不甘心的神色。

我问她:“你知道为什么Lily跟Ann从来不在同一时间进茶水间吗?因为她们有矛盾。”

“你知道她们的矛盾在于哪里吗?因为她们在争夺一个总监的位子。”

“你知道这个总监的位子现在取决于什么吗?老总是打算看这次城郊别墅项目的竞标结果。”

“你知道这项目的竞标关键点在哪里吗?是隔壁公司从美国引进了一个新的专利,提高了他们的生产效率,而且极大地降低了成本,至少比我们低三成。”

“好,那么最关键的问题来了。”

“一,你知道如果这次竞标失败,公司接下来的运营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我们要如何做才能及时止损,避免最大损失吗?”

“二,你知道在我们身处劣势的情况下,如何才能扭转战局,让甲方爸爸宁愿多付几百万也要选我们吗?”

实习生听了半天,晕头转向,云里雾里,不由恼羞成怒,反问我:“那你能解决这些问题吗?”

我笑了笑,说:“不能,所以我觉得我现在确实只配端茶倒水。人贵有自知之明。”

第二天,老板喊我进总裁办公室,神秘兮兮地从柜子里掏出一个蛋糕,分我一个小叉子,说:“我喜欢吃蛋糕,但是我一个人吃不完,你愿意为老板分忧吗?”

就在我吃得浑然忘我的时候,老板突然说:“你可以进核心工作组,参与下次竞标了。”

我嘴里塞满蛋糕,含混不清地说:“我觉得我稚嫩的肩膀还担负不起如此重大的责任……”

老板微微一笑,慢悠悠说:“你可以的,人贵有自知之明。”


【9】

世间事其实是很公平的,我读书的时候荒废了多少时光,我将来必定要熬多少个加班加点的夜去弥补。

我查阅资料、通读论文、翻墙找国外类似竞标经验,抬头一看,天已经亮了。

我熬了一个星期的夜,两眼通红地赶出了第一份竞标计划,老板看了两眼就放下了,问我:“你自己有什么感悟?”

我头重脚轻地站在办公室里,脑子里一团浆糊。

思考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说:“我觉得我需要报一个英语班。我看原文资料需要借助翻译软件,效率很低,少壮不努力,老大空熬夜。”

老板笑了笑,把我的计划书还给我,轻飘飘扔给我两个字:“重做。”

她没告诉我原因,也没告诉我需求,只是说:“你这一课得学,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跟考试不一样,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不会有人告诉你为什么,也不会有人告诉你怎么做,你得自己去思考。考虑得越全面的人,赢面越大。”

我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时,保洁阿姨正巧在走廊上拖地。我觉得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索性把问题模糊化了以后问阿姨的意见。

阿姨说:“货比三家啊,便宜没好货。”

我掏个小本本记下来,又去拦公司其他人,上上下下问了个遍。

最后我挑出比较有可行性的几条,整合原来的计划书,添加了很多新的理论方案,改成了计划2,又送到总裁办公室去。

老板看了两眼,略微点了点头,依旧把计划2还给我。

她说:“有点意思,但是理论知识跟实际应用其实是两回事,你从国外的竞标计划里生搬硬套,考虑过我们的国情没有?”

我又重做了计划3、计划4、计划5……


【10】

这个竞标,我们最后还是失败了。

老板找到我,跟我说:“我该给你上最后一课了。”

“不要相信你的同行,在利益争夺中他们往往两面三刀;”

“不要相信你的甲方,他们永远希望你以最低的价格背最黑的锅;”

“你也不要相信利益不相关的第三方,人类往往因为无知而高抒己见。”

我问:“那我应该相信谁。”

老板说:“相信我。”

我大惊失色:“老大,你不会是想泡我吧?”

老板单手托腮,笑吟吟看着我,眼角眉梢俱是风情。她说:“滚你娘的蛋,老娘儿子今年刚高考完。”

她说:“相信我、相信你自己、相信整个团队。你只有构建起一个稳固的战壕,才有资格去向别人打响第一枪。”

我说:“老板,你这话像是在托孤。”

老板说:“是的,接下来我要交给你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她慢慢站起来,给我展示了这个装修精美、品位优雅、风格商务的总裁办公室,然后把我推到那把真皮转椅上,对我说:

“接替我,成为这间办公室的新主人,成为我们公司的新总裁。”

我说:“老大,我还没有打赢过哪场竞标呢,好歹让我赢一次吧。”

老板叹口气:“时间不够了。”

我很平静地问她:“我要死了吗?”

老板的神情很古怪,她沉默了半晌,问我:“你知道?”

我在总裁椅上坐下来,抬起头,看着老板依旧精致的妆容,服帖的定制衬衫,手工剪裁的西服,名牌手表、牛皮小高跟、红唇大波浪。

我说:“我一直都知道。”

“据说人死之前能看到自己一生的景象,但我不想看到自己的过去,我想看到未来。”

“你就是我想象中的,自己成功以后的样子。精明强干、美丽优雅、热爱生活、充满干劲。”

“我或许有无数个可能成为你。如果我上课不打瞌睡、如果我考试真才实学、如果我苦练演技、如果我长袖善舞……可是我通通没有。”

“我仗着自己长得好看,能偷懒就偷懒,这么多年来一事无成。”

“人是要为自己的过往负责的。”

“我很后悔我曾经浪费过的无数时光,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努力成为你这样的人。”

我向老板伸出手,向我向往中的未来伸出手,向世间一切的美好伸出手,轻轻地重复了一遍:“一定。”


【11】

娱乐公司门前,毁了容的十八线小偶像,在遭遇经纪人、HR、前台经理的三重羞辱之后,精神恍惚,出门时没有注意人来车往,被一辆红色跑车撞飞,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车主下车查看情况,小偶像奄奄一息地问:“我以前只是个与世无争的傻白甜,什么都不会干,最大的理想是当个花瓶。”

“现在我不能再当花瓶了,但还是什么都不会干,我该怎么办?”

车主透过墨镜看了她一眼,嫌晦气似地啐了一口:“神经病。”



——《老板》

——作者:马甲小姐

首发于同名微信公众号。

感谢喜欢❤

(在公众号后台回复“马甲小姐”,可阅读作者更多精彩作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