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杀,不如牵手回家

《万梅山庄下雪了》作者:房昊1很久以后,王小顺在五虎断门刀任教,许多未来的风云人物,都恭敬地喊他一声师父,问他怎么看这片江湖。王小顺笑得随和,他想其实谁都可以在这片江湖立足,只要你历经过孤独。那年王小顺五岁,正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光景...

《万梅山庄下雪了》

作者:房昊


1

很久以后,王小顺在五虎断门刀任教,许多未来的风云人物,都恭敬地喊他一声师父,问他怎么看这片江湖。

王小顺笑得随和,他想其实谁都可以在这片江湖立足,只要你历经过孤独。

那年王小顺五岁,正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光景。奈何王小顺对村子里的小女孩都无兴趣,只想着舞刀弄剑,成为江湖名侠。

正赶上习武蔚然成风的年代,父母便遂了王小顺的意思,千里迢迢,送他去学武。

五岁的王小顺,遇到了五岁的赵烟水。

那天阳光刚好,千点万点的金鳞飘在两个孩子的头顶,王小顺见到赵烟水买了根糖葫芦,不由咽了口唾沫。

这时王小顺的父亲走过来,他刚交了学费,满脸的痛心疾首。王小顺扯扯父亲的衣袖,指着糖葫芦说:“我也想吃。”

父亲摆着张臭脸说,你想吧,没钱。

王小顺:……

王小顺开始盯着赵烟水,脖子往前探,口水从喉咙里咽下去的过程分外明显,目光更是极具侵略性。

女孩从王小顺说话起,就已经注意到了他,此时被王小顺的形象逗笑了,三两步走到男孩面前,把糖葫芦一递。

“我叫赵烟水,给你吃糖葫芦,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

王小顺盯着那串糖葫芦,几秒钟以后才艰难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他深吸口气,在内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王小顺抬手,蓄力,啪的一声,把糖葫芦拍在了地上。他义正言辞道:“我王小顺,不受嗟来之食!”

赵烟水:???

王小顺又指着地上的糖葫芦说:“这位姑娘,你是不是已经不要了?”

按照往常的习惯,赵烟水这时应该委屈了,泪眼汪汪了,最后哇的一声哭出来。但王小顺这一连串的表演充分吸引了她的注意。赵烟水点头说:“都脏啦,谁会要啊。”

王小顺的眉梢一挑,喜滋滋道:“我要呀!你不要的我再吃,这样就不算你给啦!”

赵烟水:???

在赵烟水错愕的目光里,王小顺捡起地上的糖葫芦开始喜滋滋啃着,这是赵烟水第一次见到王小顺,她以为这个小男孩脑子有病。


2

那年王小顺十岁,在武馆里扎马步练基础,男孩子们喜欢学江湖事,拿着木刀木剑开始各立山头,还各自起了暗号。

对上暗号的,是兄弟,对不上的那就亮家伙。

赵烟水跟同来的姑娘吐槽,说这群男生怎么这么无聊呀,以后出去能吃上饭吗?

姑娘就笑,说他们总是会长大的。

赵烟水望着人群里的王小顺,对人会长大这件事抱有十分的怀疑态度。

特别是王小顺那一伙人的老大被对面砍趴下之后,王小顺提刀高呼,说老大完啦,我们跟二哥冲鸭!

王小顺满脸兴奋,鼓动着刀客们继续向前。

跌倒的前任老大再也无人问津,小小年纪就感受到了人情冷暖。

往往这种聚众斗殴,都会让王小顺受点伤,但王小顺从来不是会倒下的那一个。武馆的师父过来问罪,王小顺也是站得最直的。

他站得笔直,头抬得老高,大声说:“我的伤都是自己磕的,跟别人无关!”

师父噼啪一顿揍,其他人都招了,说我们就是王小顺打的,王小顺可能打啦。

王小顺就是不招。

师父恼起来,也提着把木剑,说行啊,你不是能打吗,我看看你学了我多少本事。

那天师父出了三剑,还说让弟子们看着,这三剑是多么的精准,多么的威力绝伦。

赵烟水蹲在角落里看,她看到王小顺突然出刀,一刀砍在了师父手背上。

啪嗒,剑脱手落地。

师父:???

王小顺一脸兴奋:师父,你输了!

武馆里一片死寂,彼时的王小顺并不知道,江湖和生活都不是小孩子的过家家,没有那么多的比武论道,没有那么多的天马行空。

师父彻底恼了,拿起剑风风火火一顿揍,王小顺倒是真的扛住了三剑,但七八剑过后无论如何都挡不住了,被师父生生揍了三十剑。

赵烟水看着,没由来感受到一阵心疼。

那天下午赵烟水捧着一怀药膏,小跑着去找王小顺,敲开房门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诉他,本姑娘今天心情好,来给你敷药。

王小顺龇牙咧嘴,朝赵烟水说,怎么样,我厉害吧?

赵烟水翻了个白眼,没回答他,她说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我听说从前的发小已经订婚了,还有四年她就要完婚,你想没想过四年之后你做什么?

王小顺头也不回,说还用想吗,当然是成为天下最厉害的刀客,闯荡江湖,开宗立派。

赵烟水用力拍了他一下,说你就没想过神雕侠侣的组合?

王小顺说,那多没劲,还是后宫佳丽三千比较符合我的追求。

这次赵烟水拍得更用力,恶声恶气地说:“王小顺,你没救了。”

话虽然这样讲,那天赵烟水离开的时候,还是站在门口转身凝眸,定定对王小顺说:“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天下最好的刀客。”

王小顺怔了怔,他看见斜阳从赵烟水的背后洒进来,忽然明白了她的名字,烟水蒙蒙,如梦似幻。

王小顺点点头,说:“啊。”


3

很多年以后,王小顺面对五虎断门的学生,都会唏嘘不已,他说人年轻的时候但觉天下皆可去,结果迈出半里,就发现寸步难行。

那会儿武风正盛,江湖里出现很多新兴门派山庄,这些地方都提供岗位,习武之人都可以前去应聘。

武功高的,进研发部,做出高端产品能名扬天下。武功差点的,去营销部,行走江湖打打名声,武功差到不行,就只能进销售部,陪人喝酒送礼赚点银子。

王小顺比这些还惨,市场部的江湖人也是有门槛的,武馆出身只配当街卖艺。王小顺当然不这么觉得,但家里已经不想出钱让他继续学武了。

所以王小顺决定凭自己的本事,一个人一柄刀,闯荡江湖。

离开武馆的时候,赵烟水过来送他。

那天是西历二月十四,姑娘红着脸给他一封信,说这在西方是个节日,为了纪念一个叫唐吉坷德的武林高手设置的,我写了封信给你加油,希望你早点回来,扬名立万。

王小顺用力朝赵烟水挥了挥拳头,淡淡笑着,说等我回来,我就给你写封不一样的回信。

赵烟水的脸更红了,她听见王小顺哈哈笑着,渐行渐远。

后来王小顺回到武馆,终究也没有给赵烟水写回信,他们坐在武馆的操练场上喝酒,王小顺说着江湖里的见闻,好玩的,痛快的。

最后还是不免说到自己,王小顺说:“那些江湖人是对的,武馆里学来的刀法是真的不值一提。

笔试的时候少林武当的武学理论精深到我看都看不懂,面试的时候我碰见过两个华山派的弟子,剑快得我都看不清,当场得到七十多位武林名宿的一致通过。

当然大门派里的也有不学无术的,不过人家不学无术的,都跟我这种武馆佼佼者类似,江湖上凭什么还要武馆子弟呢?”

赵烟水说:“那你准备怎么办?”

王小顺沉默片刻,勉强一笑说:“还能怎么办,回家吧。”

那天晚上星月高悬,王小顺说出这句话之后,俩人被沉默紧紧包围了。当酒被喝光的时候,赵烟水才对王小顺说了告别的话。

赵烟水说:“那也不要忘了给我回信,你要是不回,我就追杀到你家里。”

王小顺带着三分醉意,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他想笑,又想痛哭。

这些少年人的情绪在某个深夜是如此的沉重,能压住王小顺的酒意和困意,让他一夜无眠,可是这一夜终归会过去,只要过去了,那些沉重的情绪也都随风而逝了。

家里人给他安排了工作,在村子里做木工,他的刀快手快,挣的钱多。

每年下雪的时候,或者是年关左右,王小顺总会收到一封信,按西历算那是雷打不动的二月十四,是赵烟水寄来的。

王小顺对赵烟水说过,你换个日子来信吧,大侠已经当不了了,唐吉坷德太遥远。

赵烟水说,我偏不。你当不了我替你当,你知不知道我要考进万梅山庄啦,那里的入学考试好难呀,要用剑气或者剑风隔空击落梅稍的残雪。就那么一点点白,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把它震下来啦。

王小顺看着信,心想挺好的,那该是江湖女侠的模样。


4

王小顺在五虎断门刀上课的那些年里,偶尔会追忆往事,说从前自己没日没夜地做木工,摆弄三分七寸长的小刀。挣钱嘛,不寒碜,也不是瞧不起木工活。

只是不喜欢。

就像后来家里人让他相亲,介绍了一个说是很合适他的姑娘,那姑娘他也见到过,会在村头跟小贩大声讨价还价。

王小顺说,挺可爱的,就是不喜欢。

某次相亲吃饭的环节,这个姑娘知道王小顺出去过外边,她恨不能把自己知道的关于外界的所有事都说给王小顺听。

比如哪里的王爷都不用自己做饭,都是让别人做,让别人做好了野菜焖肉给他吃。

王小顺:哦哦哦,嗯嗯嗯。

姑娘还说,我听人讲啊,西历也有跟七夕一样的节日,是彼此相爱的人表明心意的一天,是二月十四号,不如咱们过一过咋样?

王小顺身子一抖,正端起来的酒洒了一地。

姑娘猛地站起来,说你这是干嘛,不过就不过呗,心疼那俩钱还是咋滴?

王小顺没有理她,他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年少时候那些强烈的情绪都消失了,它们仿佛再也不会从心里蔓延了。

后来王小顺对学生讲:那时我忽然想起了我一个女同学,听人说她后来去了万梅山庄,她可能永远都想不到我会在村子里过一辈子这样的生活。

那年王小顺没有收到信,他想赵烟水早该停止写信了,只是他本来还想着赵烟水会有一个正式告别的信件,原来所有的告别,都是悄无声息的。

都是追之莫及的。

王小顺做着木工活,看着姑娘在自己家里嗑瓜子,自己的父母已经商量何时提亲,他心底里涌现出无垠的孤独。

他想:这样下去,我就完了。

于是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王小顺在星光的沐浴下,自己给自己削了把木刀。

他每天晚上都在练刀,夜幕降临的时候,万籁俱寂,他徜徉在无边的寂寞里。

终于在家里人逼他定亲的那天,他挥出了这柄木刀的第一式。

仿佛有一道春风拂过,嘈杂的话语静下来,满地的灰尘以肉眼可见的模样卷出门外,门无声地开启,人们能看见门外的柳树轻轻摇晃,然后断作两截。

七嘴八舌的哄闹消失。王小顺说,我要去万梅山庄了,我要考进万梅山庄。

家里人觉得他疯了,但是没人拦得住他,王小顺提着柄木刀去了万梅山庄。

他没有马,他已经做好了步行的准备,他想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去见赵烟水。

至于见了做什么,王小顺也不知道。

他只是忽然涌起一股冲动,千山万水,三生三世,我都要见到你。

这时候王小顺发现,原来江湖之大,真的是何处都可去得,他没有马,没有钱,这些都没有关系。

他在路上遇到了江湖人,他静静地走过去,说可以请我吃顿饭吗?

江湖人请了,他又问,可以借我一匹马吗?

江湖人笑了笑,说出门在外,你这么不见外的倒是少。

王小顺也笑,说我很能打的,从前有人说我会成为天下第一刀客,你看像不像?

江湖人定神几秒,展颜道:“像,非常像。”

王小顺说,我要去万梅山庄,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

然后他就吃了饱饭,喝了烈酒,拍马赶去万梅山庄。江湖人望着他的背影,大叫了一声好,又要了三坛浊酒。

万梅山庄的考试很严格,更不必说是王小顺这样迟到的,不走正常渠道的考生。考官怎么看王小顺都不顺眼,王小顺也没给他惊喜,笔试做得一塌糊涂。

考官说,趁天气还好,你早点回家吧。

王小顺抬头看了看天,今日的天气的确很好,阳光灿烂,像极了五岁那年见到赵烟水时的灿烂。

他低头笑了笑,说我不用回家,我还有面试没考。

那天,万梅山庄下雪了。

王小顺站在山庄的正中央,起手一刀,惊落万梅落雪,漫天金色的阳光灭不了纷扬的白。

山庄里的子弟一片哗然,考官脸色大变,他想:这不是来考试的,这是来踢馆的!

当代的剑神反应更快,第一个从天外飘来,他定定望着王小顺,王小顺也淡淡看着他。王小顺说:“我真的是来考试入学的,我有个同学也在万梅山庄,她叫赵烟水。”

剑神本来还如临大敌,闻言失笑道:“你就是王小顺?”

王小顺一怔,点了点头。

剑神笑说:“万梅山庄是教剑法的,不收你这天下第一刀客,你不知道?”

王小顺又是一怔,但他才不管万梅山庄教什么,他是冲着赵烟水来的,也不管面前站着的是当代剑神,硬是站在那里不走。

剑神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年轻人啊。

于是没办法,剑神给王小顺开了个介绍信,让他去不远处的五虎断门刀任教,闲来可以到山庄里旁听约会。

王小顺喜笑颜开,说前辈,那赵烟水呢?

剑神似笑非笑,负手说:“又是一年的虐狗节啦,赵烟水今年没写信,她说她要去一个人的家里追杀他,算算日子,她也该到地方了。”

王小顺眨眨眼,呆立雪中不过片刻,猛地跳起来。他从雪地上窜出去,丢下一句:“前辈你的马借我用用!”

本来还得意洋洋,捋着胡子在笑的剑神,闻言大惊失色,慌忙追上去,“别动我的马,别动我的马啊!”

然而还是晚了,刀意如北风吹拂,惊马奔出马厩,王小顺一屁股落在了马背上。

剑神心在滴血,宛如这刀砍在了自己身上。


5

那天王小顺终于拍马回了家,阳光正好,晚雪初晴,有个负剑青衫的出尘姑娘,背靠晚霞站在村头。

王小顺下了马,脸上是遮不住的笑意,一步步走向赵烟水。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赵烟水轻哼一声,拿起小贩的一根钗子,开始大声讨价还价。

王小顺摸了摸鼻子,笑了,他想:这个姑娘真可爱呀,我好喜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