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xxxxxxxx,同性交友,非诚勿扰

《杀手》作者:山城1杀手是个很牛逼的杀手。上到政要下到贫民,没有他杀不了的。某天杀手接到了一个新的委托,是一个男人,杀手看着照片想了想,接下了过年后的第一个任务。委托人告诉杀手,这人会在下星期五出现在某酒店的某个厕所,让杀手在那里动手。杀手...

《杀手》

作者:山城


1

杀手是个很牛逼的杀手。

上到政要下到贫民,没有他杀不了的。

某天杀手接到了一个新的委托,是一个男人,杀手看着照片想了想,接下了过年后的第一个任务。

委托人告诉杀手,这人会在下星期五出现在某酒店的某个厕所,让杀手在那里动手。

杀手积极备战,收集了很多男人的资料,然后在厕所蹲伏着。

但是意外发生了。

杀手也是人,是人就会拉肚子,杀手好死不死地在这个时候闹起了肚子,于是只能找了个隔间蹲坑,等身心通畅之后,杀手忽然意识到某个尴尬的问题——

他没带纸。


2

当然杀手是一名很职业的杀手,所以他有很多种预案。

预案一:找人求救。

杀手拿出手机,回忆起搭档的手机号,刚接通发现那边传来女人的娇喘声。

“兄弟……怎么了?”搭档气喘吁吁。

杀手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任谁也不能在床上征战的时候来厕所给你送纸,于是连忙挂断,发了条“打错了”的短信。

预案二:用衣物或者器物甚至是手。

杀手蹲着把自己的工具翻了出来,发现自己只带了一把刀和两把枪,枪是肯定不敢擦屁股的,刀柄上有个光滑的手握印记,其他都被细微的尖刺包裹着,防止自己手滑或者对方夺刀。

杀手想了想,忽然想起自己看过的一部大猩猩画的漫画,其中有个情节是大猩猩用砂纸擦屁股后反杀了一个人类,但是自己很快因为屁股出血倒在了地上。

杀手不怕痛,他只是怕自己无法完成任务,于是只能叹了口气作罢。

至于衣物和手……杀手是个有洁癖的杀手,所以也作废。

预案三:直接提裤子走人。

杀手犹豫了下,在完成任务和嫌弃自己三天之间徘徊不定,这时忽然看到了某一则广告。

说是广告,其实是一种交友启事:

143xxxxxxxx,同性交友,非诚勿扰。

杀手倒吸一口凉气,忽然想到了更好的主意,再度拿出手机,按下了那个号码。

然后,铃声在隔壁响了起来。


3

杀手的心咯噔一跳,手指却是不受控制地按在了接听键上。

“喂,您好。”隔壁传来很是温柔的男声。

不一会儿手机听筒也传了出来,要命的是杀手还开了免提。

隔壁邻居发觉有些不对,又说了句话,这次清清楚楚地在杀手所在隔间响了起来。

邻居挂了电话,迟疑了一会儿:“帅哥,是你打我电话吗?”

杀手咽了口唾沫,不断告诉自己任务重要,柔声道:“对……我是看见了你的电话……”

“哇,刚写完就有人给我打电话!”邻居很是兴奋。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没……”

“我知道,第一次打这个都害羞,说真的我当时出柜也害羞,何况我们还是在这么尴尬的局面遇到。”对方的声音有些娇羞。

“我的意思是我没带纸!”杀手大声说道。

对方安静了,可能是因为不期而遇的爱情变成了腌臜的俗事,杀手觉得有些抱歉。

“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对你这么热情吗?”对方声音低沉道。

“其实……我也没带纸。”

绝望抓住了杀手,让他忽然有了种便秘的错觉。


4

“我都蹲了一个小时了。”邻居叹气道。

邻居从隔板下面递过去一根点燃的烟,“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兄弟怎么称呼。”

“这事太丢人了,我在二号隔间,你叫我小二吧。”杀手自然是不能透露自己的姓名。

“那我在三号,小三太难听了。”邻居嘟囔着。

“那我叫你小一或者小四。”杀手说道。

“我又不在那个隔间,这么叫不合理。”邻居否决。

杀手扫了眼墙上邻居写的电话号码:“143xxxxxxxx,我还是叫你小一吧。”

对方沉默了会儿,道:“你叫我小零吧。”

“唔。”杀手一时语塞。

“你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小零问道。

“婚礼?嗯……对。”杀手愣了下,连忙说道。

“哦哦,我是新郎邀请的。”小零回答道。杀手忽然想到了什么,身体更加紧张起来:“你确定你是新郎邀请来的?”

“对啊。”小零有些迟疑。

“既然是新郎邀请来的,你就该起码认识新郎,让他来给你送纸不就行了。”杀手冷声道。

“我……给他打了,但是还没来。”小零结结巴巴道,然后嚷嚷着:“你呢,不也困在这里了。”

“我是工作人员,我们公司就派了我一个来。”他早已想好了说辞。

两人不说话了,杀手自然是不愿意多说话暴露自己的信息,小零也明显有秘密。

这时候忽然门被打开了,脚步声在空旷的厕所响了起来。

杀手下意识屏住呼吸,他要让小零先借纸,好使自己的相貌不被更多的人看到。

然而小零也没有说话,安静得仿佛没有这么个人。

杀手有些着急,用力敲了敲隔板,想要让他注意到脚步声,可是直到厕所的大门再次开闭,小零都没有说话。

“喂,你想不想出去了!”杀手气急败坏道,完全忘了自己也没出声。

小零的声音带着难过:“刚才那个人不可以。”

“为什么?你别告诉我你其实是女生进错厕所了,不好意思让人看到你!”杀手说道。

“刚刚那个人是新郎,我能听出来他的声音,他腰上挂着的钥匙串会发出挺清脆的碰撞声,”小零声音失落道,“还是我送给他的……”

“我是偷偷来的。”


5

杀手看了看隔板上的电话号码,自觉了解了这一切。

“他把我当成好兄弟嘛,但是我是见不得他结婚的,所以推辞有事没来,但是还是忍不住来看,偷偷摸摸的,见不得光。”小零自嘲道。

“看一眼,就看一眼也行。”他喃喃道。

杀手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嘬着烟屁股。

“我们认识十几年了,在我还没发现我是个同性恋的时候就认识了。想想那时候多好,什么都不知道,满满的社会主义兄弟情,等到我有一天意识到了我和别的男生不一样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想疏远他,又不愿意,就这样将就着,直到我知道他要结婚。”

“妈的,结婚这么突然,我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小零笑骂道。

“你有想过让他知道吗?”杀手问道。

“没有,这样我就知足了,知道了之后他会怎么看我?怪物?神经病?哼,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不是那个能为了爱情莽撞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时候了。”小零说道。

“你说我怎么不是个姑娘呢?异性恋多好。”小零说道。

“异性恋也不好啊。”杀手叹了口气。

“再不好能到这种情况?明明喜欢一个人却不能说出来。”小零不屑一顾。

“我也喜欢过一个女生。”杀手突然说道。

“我认识她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个混子了,一个不干好事的混子,那时候看周润发的电影,想着我就是周润发,手持双枪穿着风衣保护她,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最后全场都是尸体,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站着拥吻。”

“那多好啊,怎么不在一起啊。”小零疑惑道。

“问题是她是个要过日子的女人,我不是啊,两个不够成熟的小孩子待在一起,总有一个要先成熟。她先成熟,就会抛弃掉我;我先成熟,就会下意识远离她。”

杀手苦笑道:“还算走运,是我先成熟的,这样总不会恨她。”

“兄弟我这就得说你两句了,你要真喜欢她,你咋就不能变成一个过日子的男人呢?”小零恨铁不成钢道。

杀手没说话,想起认识女孩之前——刚入行的时候,他在师父的指导下杀了第一个人,师父跟他说:“你现在已经背上了人命,这辈子都不得安稳,一旦你想着和什么人安稳,你和那人都会被杀。”

说完这话不久,师父一家三口就被灭门,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

“成熟真操蛋。”他说道。

小零愣了下,很是认同地说道:“成熟真操蛋。”


6

门外婚礼进行曲的声音响了起来。

“要结婚咯。”小零说道。

“要结婚啦。”杀手说道。

“咱们还得蹲多久?”小零抱怨道。

“婚礼这段时间应该是没什么人来上厕所,我腿有点麻。”杀手说道。

“是啊,我都快坐下了。”小零明显双腿快要没力气了。

“你想过你俩结婚的样子吗?”杀手问道。

小零连忙拒绝:“没有没有,我有自知之明。”沉默了会儿又说道,“倒是梦到过。”

“我梦见我穿着婚纱,你别笑我啊,然后他穿着西装站在我身边,我爹妈和他爹妈都在两边,是在一个篮球场,伴舞是啦啦队小妹,司仪是裁判。”

“然后呢?”

“然后我就意识到那是个梦了,我自己都不敢奢望那一幕。”小零笑了笑。

“那你呢,你想没想过。”小零问道。

“我就是在婚礼前一天跑了的,明白不?”杀手说道。

“你可真是个畜生。”小零笑骂道。

杀手没说话,他想着那天收到组织给的警告,是一颗子弹以及女孩的一张照片,他能怎么做?

一个人单挑整个组织那是电影里的,他根本不是什么厉害杀手,只能翻上摩托车有多远滚多远,然后一个人躲到荒山上偷偷摸摸地哭。

真怂啊,这他妈还是杀手吗?

那天之后,他立志一定要做好每一件杀手该做的事,女朋友丢了,工作再做不好就太差劲了。

“你说我们这种算是苦情人吗?总感觉什么都没做,就完了。”小零问道。

“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人。”杀手哼唱道。

“白云奉献给草场,江河奉献给海洋,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朋友。”小零那边传来声音。

两人很是默契地笑了笑。

都说浴室是最好的KTV,事实上只要是带瓷砖的地方都能引发人的歌声。

杀手和小零蹲在坑上,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声音,唱着那首《奉献》。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不停地问,

我不停地找,

不停地想。”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杀手在歌声中提起了裤子,去到门口的卫生纸自取处取了些卫生纸,打开了隔间的门。

小零看着面前这个拿着卫生纸的潇洒男人,目瞪口呆。


7

“你穿的还真像周润发。”小零提起裤子惊讶道。

“你不是没纸吗?”他问道。

“找了点别的。”杀手说道。

“婚礼都快结束了,正好也不用看了。”小零说道。

“是啊。”杀手笑道。

“你说的那女生是不是新娘!”小零仿佛早已猜到似的。

杀手耸了耸肩,表示默认。

“苦命人啊苦命人啊,”小零说道,“我们还进去吗?”

“别了吧,我是不想进去,我知道一条特殊通道,我们一会儿可以从这里溜走。”杀手说道。

“一起走?”

“我还有点事。”杀手摇了摇头,他指着蹲坑时隔板上被擦得干干净净的电话号码,“我给你擦了,你还是会遇到爱情的,别用这种方式找。”

小零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对了,能不能帮我拍段给新郎的视频,祝福总是要送的。”小零说道。

“好啊。”杀手接过手机,镜头对准了小零。

屏幕里瘦小的青年很是腼腆,他想了想说道:“嗯……兄弟这次有事没去真是不好意思,抱歉抱歉,咱俩这么多年感情了就啥也不说了,我……祝你幸福,也祝我能早日找到幸福。”

“就这些?”杀手愣了下。

“就这些。”然后抢过手机,将镜头对准了杀手,“你也拍个。”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连连摆手。

“随便说点。”小零兴致勃勃。

杀手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对着镜头柔声说道:“好久不见,你要幸福。”


8

送小零离开之后,杀手走出了厕所。

“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人。”

他轻声哼唱着,看着一个侍者手伸进上衣口袋,正准备掏出来闪着黑色亮光的枪,他大跨一步上前,将枪顶住了那人的心脏,扣动了扳机。

“白云奉献给草场,江河奉献给海洋,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朋友。”

他把死掉的杀手放到地上,缓缓靠向新娘新郎所在的地方。路上有婚礼的工作人员掏出匕首,也有男方的亲人握着手枪,杀手握着双枪,偶尔掏出匕首,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任何想要杀死新郎的人。

他这些年一直用小号加着新娘的好友,自然知道新郎的身份——某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所以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对方是要杀掉新郎新娘,以此确保委托人自己能够得到集团。

来之前,他已经杀掉委托人——集团的总裁,只是委托人虽死,任务却是会继续下去。所以他还有最后一个任务:杀掉在场的所有杀手,保护台上的两人。

委托人计划婚礼结束后动手,因为这个时候最为混乱,人也最为松弛,所以他直到那时候才从厕所出来。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不停地问,我不停地找,不停地想。”他低声哼唱着,穿着帅气的长风衣保护她,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他距离新人还有二十米,他们在拍全家福,新娘脸上闪着幸福的光。杀手又枪杀了一名手持匕首的杀手,继续向前。

“我不停地问……”他距离新人还有十米,新娘在单独合影,小姐妹站在她身后,真像多年前的那个少女。

“我不停地找……”他距离新人还有五米,新娘和新郎在单独拍照,两人拥吻,丝毫不知道附近的暗流涌动、腥风血雨,新娘似乎注意到了这个男人,脸上露出疑惑。

杀手突然停住了。

到这里,到这里就够了,看一眼,只要再看她一眼就够了。

他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剧痛,扭头看过去,一个之前见过的杀手正恶狠狠地看着他,手中的匕首钻进了他的后心。

“为什么背叛,你杀了这里所有的兄弟!”他大喊。

“我不……不停地想。”杀手突然笑了,他的身体松弛下来,连番激战带来的疲劳和伤痛爆发出来,他扭过身子,对着身后那人扣动了扳机,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身边的人群爆发出尖叫,他抬起脖子看向新娘的方向,看见那男人正挡在新娘的身前,惶恐但坚定。

“这么好,我还真是没法比。”他彻底放松了下来,脑袋重重摔倒了地上。

失去意识前他又想起那个漫画,那个长得像猩猩一样的剑士在喜欢的女生照片和砂纸之间最终还是用砂纸擦了屁股,解决掉对方后也重重倒地。

真蠢啊,可他已经感觉不到屁股了。

他根本没有擦屁股。


9

新娘收到那段视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警方定性该事件为杀手集团内讧,一个无名杀手杀光了在场的所有的杀手,然后被匕首从后背插入心脏,失血过多死亡。

新娘由于害怕没有认清杀手的脸,警方出于保密也自然没有将照片透露给所有的当事人。

笔录一直到凌晨,出了公安局她拿到了手机,同样疲惫的新婚丈夫站在门口,对她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

两人坐到车上,她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微信。

是一个老公的发小发过来的,视频上却不是他,而是一个她恨了很多年的男人。

他穿着长款风衣,风度翩翩,好像周润发一样,可是却全然没有周润发的潇洒,小心翼翼,犹犹豫豫,然后转成了一个很是温暖的微笑。

“好久不见,你要幸福。”


公众号:ndgs233

微博:@脑洞故事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