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一个猛甩头甩掉了不开心

作者:小怪1李方在花盆坠落的瞬间接住了它。花是大大的一株向日葵,头顺着惯性使劲往下点了点,继续半垂着脖子。李方给它扶到窗台上,浇上水,端详。花蔫蔫的,和自己差不多。这会他还算好,没往常那么颓丧。毕竟接住坠落的花盆需要技巧,也需要一点运气,他...

作者:小怪



1

李方在花盆坠落的瞬间接住了它。


花是大大的一株向日葵,头顺着惯性使劲往下点了点,继续半垂着脖子。


李方给它扶到窗台上,浇上水,端详。花蔫蔫的,和自己差不多。


这会他还算好,没往常那么颓丧。毕竟接住坠落的花盆需要技巧,也需要一点运气,他觉得自己挺厉害。


花瓣掉了一些,外面风还是很大,李方把窗户掩上,花盆依旧放在窗前。


李方站窗边盯着它,直到它不打算再下来,又看两眼散在窗台上的花瓣,也不打算把它们收走,来不及,他急着找个人分享自己的喜悦。


一份接住花盆的喜悦。

2

李方推开门出去,走到广阔的天地里。他去了公交车始发站,随意上了一趟公交车。公交车从始发站吭哧吭哧的开出去,也开到了广阔的天地里。


李方坐在最后一排,一个大哥坐在李方前面,脖颈里渗着汗,油腻腻的反光,褶子分三道,一棱叠着一棱。


李方跟他搭话:“哥们,这哪趟车。”


那大哥回不过头:“35路啊。”


李方哦一声,敲敲车窗,假装心不在焉,又提一句:“挺热哈。”


“可不,热我这一身汗。”


李方就说:“我也挺热,我花盆今天还掉了,你养花么。”


“什么玩意?”大哥又想扭头,扭不过来。


“养花好啊。”李方念叨:“养花你想,陶冶心性,就是花盆容易掉,一掉了吧,摔坏还得买,除非你眼疾手快,这个快和快不一样……”


大哥听到这,站起来走了,走不是下车,是换到另一侧靠窗的位置。李方厚着脸皮,跟他挪过去,车里空调呼呼的吹着,李方能看见大哥脖子上汗珠在不断消失。


“这边不被太阳晒,凉快点。”李方说。


大哥惊讶于李方又在,侧过身问他:“你干嘛啊?”


李方讪笑:“聊聊天嘛。”


大哥转回去,李方又问:“平时养花吗?”


直到下车,大哥没再和他说一句话。

3

李方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去前面再投了一枚硬币,又从终点站坐回去。这次李方前面座位的是一个女孩。


李方凑过去刚说个你好。


女孩站起来走到司机边上站着了,李方没敢跟过去,怕被当成流氓挨打。


窗外路边有成排的行道树,各个都是大叶杨树,站那挨着太阳毒烤,顶着晒头抬得高高的。


李方想到了家里那个向日葵。


向日葵的头本应跟着太阳旋转,但因为摆在室内,光只从一个地方进来,那颗花就永远头朝着外面,还下垂着。


李方觉得它是在低头看外面的人,不然干嘛不抬起头,太阳又不在下面。


但李方没意识到,其实自己也不抬头,抬头的只有行道树。

4

公家车开到起始站,李方还想去投个硬币,让司机给拦住,司机问他:“干嘛,跟着车转一整圈了,有事没事啊。”


“没事,我就是闲着。”


司机瞪眼:“要没事你干点别的去,别跟我这添乱。”


李方话锋忽变:“你养过花没?”


司机一摆手,根本不跟他聊,自己去休息了,临走还喊:“一会你别在车上啊!”


司机挺凶,李方就没敢再赖着,也没意思,谁都不搭理他。


他没地方去,沿着路溜达,顶着大太阳,并不打算回家。他得把接住花盆的喜悦分享出去,已经折腾了半天,还没找到乐意说说话的人。


太阳晒得头顶发热,他眼前有个商厦。


商厦里中午没客人,天热谁也不出门,他进去蹭了个卫生间,空调风打着,后脖颈发凉,出来正听见人喊他。


“嚯,大中午的,你还真敢出门啊。”


李方扭头一看,商厦休息凳上坐着个清洁工,穿着印有商厦标志的衣服。


“你不也出门了。”李方挨着他坐过去。


清洁工说:“我不一样,我是上班,五点我就在这。”


“这么早,挺辛苦的你。”


清洁工说:“赚的就是辛苦钱。”


李方嗯哼应付一下,盯着地面的瓷砖,忽然来一句:“你养花么。”


清洁工摇头,嘴上说的却是:“你干啥活的,大中午还出门,多热啊。”


“我是公交车司机,轮休呢。”李方胡说八道,他不想聊这个,他就想把接住花盆的事给说了。


清洁工不依不饶:“那咋不在家呆着。”


“家里没意思,你平时不养个花?养花挺好的。”


“没结婚吧。”清洁工笑了:“觉得家里没意思,结了婚就有意思了,我一个儿子一个闺女,俩孩子可好玩了。”


“女孩淘气,我闺女整天在外面跑,晒得那叫一个黑。儿子不行,不爱动,躲家里闷头打游戏,嘿,据说打的还挺不错。”


“有时候我就想啊,俩孩子性格倒了,要是女孩文静点才好。但我老婆觉得不是,她说现在男孩有书香气才好,闺女就应该活泼。你说说,跟我小时候那是不一样了。”


李方支吾说个确实,站起来走了。


他跟这人没法聊,俩人都想讲话不成,得有个人负责听。李方是想找个人听他说话,里外里差着东西。

5

室外的行道树还是高昂着头。


李方低头闷着走,他的喜悦憋在心里,好像一团火,从胃里烧开,烧光整个肚子,一直烧到胸口堵着。


行道树的尽头是个公园。


下午一两点钟,公园里也空着,李方又想起来家里的向日葵。


它还在窗台上,一侧是阳光,一侧的环境沉闷。那是但凡自己离开,万事万物都会静止的世界,一小片天地。


不知道向日葵想不想出来走走,像当年的他一样,从小天地里出来。


曾经李方觉得自己不需要交谈,窝在屋子里才是最舒服的事。后来发现,享受孤独是年轻人的专利,等某一天年纪走到了节点,他就无法再宅家里了。

6

李方在公园里的长椅坐到五点。


等来一个大妈,蹬着自行车,摇摇晃晃的,把车停在公园长椅边上。累出满身汗,从车筐里掏出个保温杯,敦敦敦的喝水。


喝完看一眼李方:“你来挺早啊。”


李方问:“干什么挺早。”


大妈哦了一声,说:“原来你不是奔着讲座来的。”


“这儿要办讲座?大晚上的。”


大妈一屁股坐在李方边上:“也不算讲座,是教跳舞,一个舞蹈学校的退休老师,要不哪有空地,只能跟这玩。”


李方马上说:“天天跳舞身体好,看您就年轻,有五十了?”


“五十六啦。”大妈被夸得很开心:“就得锻炼,不给孩子添麻烦。”


李方又说:“您除了跳舞有别的爱好么,养花什么的。”


大妈一拍大腿:“养啊,我跟你说我那后院,你是不知道,那都开满了,我还学过一招,说是可以让院里一年四季都……”


李方心想坏了,这跟清洁工一个性质,但这会已经快天黑,再不讲今天来不及讲。


李方心一横。


“我也养花,我平时,但我养的没您多。”李方说:“我那花特淘气。”


大妈皱眉:“花有什么淘气不淘气,你养的什么花。”


李方心里一乐,话给引上正道了。


“向日葵啊。”


大妈又皱眉:“这玩意能算花么。”


“那当然算,您有空您弄一个养,特别有意思,这花淘气,比方说今天早晨吧……”


大妈打断他:“花嘛,又不能挪地方,有什么淘气不淘气的。”


李方打个哈哈:“比喻,这个是比喻,我说这个花啊,今天早晨。”


“能这么比喻吗,胡说八道嘛。”


“我的错,您听我讲。”李方委屈求全,就盼着能把话给说出来:“今天早晨那花想从窗台跳下来,我眼疾手快,一把给抄住,您看巧不巧,当时我就在那,万一错过了,还得重新买个盆。”


大妈又拍大腿:“怎么能从窗台上掉下来呢,立不住吗,难道盆里没土?”


李方一愣:“有土,不是,重点是我接住了。”


“有土怎么还能掉下来,哦,窗台,你没关窗户,给打下来了?”


李方支支吾吾:“不是……”


“那怎么能掉下来,那要是放上面容易掉下来,你摆的别的地方不好么。”


李方挤出个笑:“主要是我接住了。”


“接住这回能行吗,万一下次没看见不就摔了,年轻孩子就是不稳当,你得……算了不和你说,我老姐们来了。”


李方看着大妈灵巧的站起来,箭步上前,使劲挥手,欢迎另一个走过来的大妈,俩人扯足了嗓门对吼几句,招呼打好,聚群开始聊天。


公园里过来的大妈大爷越来越多,三五成群,李方坐在中间,格格不入。

7

他又走了。


今天听他讲事情的只有一位大妈,而大妈在不断质疑他。


李方深吸口气,看见行道树还是高昂着头,一下想通了,这帮玩意整天站在一起,有话说话,能不昂着头么。开心啊,大妈多开心,和行道树是一个道理。


李方开始走上回家的路,反正回家说给向日葵也是一样的,无非是讲出来,谁听不重要。


他走回小区,进去楼道,打开门,里面涌起一阵风。


窗户被风又吹开了,向日葵被吹倒,掉在地上,土和花散了一地。


李方坐在向日葵对面,没有开灯,等房间慢慢暗下去。他不知道向日葵掉下来多久了,最难受的是这个。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