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浴袍的女学生

“我一天能碰到浴袍女八百次!”陈安甩上门后,朝着床上的毛晓晓抱怨着。“你干你的,她干她的,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不是,是她那双眼睛,总爱上下打量人,多不舒服!”1X大的女研究生们不住校内,住校外的馨园女子学生公寓。前不久,14楼新搬来了一位...

“我一天能碰到浴袍女八百次!”


陈安甩上门后,朝着床上的毛晓晓抱怨着。


“你干你的,她干她的,碍着你什么事儿了。”


“不是,是她那双眼睛,总爱上下打量人,多不舒服!”



1


X大的女研究生们不住校内,住校外的馨园女子学生公寓。前不久,14楼新搬来了一位女生,长得实在是漂亮,还是个宅女,整日穿着一身藏蓝色的浴袍,窝在宿舍,过着差不多是昼伏夜出的生活。这倒与1417的陈安合了拍,两人经常能在走廊和水房碰面。时间久了,陈安给她起了一个外号:浴袍女。


浴袍女喜欢打量陈安,起初这令她很是反感。但最近,不知是谁先打破僵局开了口,两人竟慢慢熟络起来。经常半夜在水房洗脸的功夫,聊的热火朝天。


陈安告诉自己的舍友说:


“浴袍女是个富二代。”


“你怎么知道?”


陈安的舍友毛晓晓一边接过她递来的巧克力,一边问道。


“还用问?你知道这巧克力多贵吗?”


“这是她给的啊?”


“可不,”陈安鼓着腮帮子,“这么贵的巧克力,二话不说送我这么一大盒,家里能不有钱嘛。”



2


陈安喜欢八卦,但关于浴袍女的事情她却知之甚少。每次想多关心一下她的私人生活时,都被浴袍女三言两语挡了回来,陈安只知道,她是隔壁Y大的学生。


也难怪,陈安他们住的学生公寓,本来就在校外,加之又都是研究生,管理自然比校松懈。女学生外包床铺,交换宿舍,都是常事。好在两人聊明星,聊美妆甚是投契,也足够在洗漱时间打发时光了。


除了聊天外,浴袍女还常常送陈安零食吃,出手十分大方。不仅陈安,就连陈安的舍友毛晓晓,都跟着沾了光,常能吃到价格不菲的进口零食。但好日子没过多久,陈安便失踪了,浴袍女的零食也随之断了档。



3


毛晓晓从辅导员家里出来时,已是深夜。辅导员告诉她,有关陈安失踪的案子,警方那边还没有丝毫进展。看着毛晓晓一脸失望的神色,辅导员慌忙补充道:


“没事儿,或许陈安只是出去散心,也许今晚她就回宿舍了。”


毛晓晓还想说些什么,但抬头看到辅导员已经急的生疮的嘴角后,便又生生咽了下去。


是啊,陈安失踪,不仅只有她一人着急。


回到宿舍后,毛晓晓无精打采地卸了妆,端着脸盆去了水房。巧的是,竟碰上了浴袍女。


毛晓晓和浴袍女并无交集,只是想到之前吃了人家不少东西,便冲着镜子里的浴袍女咧了咧嘴巴。浴袍女愣了一下后,也微微点了点头。


沉默的洗漱完之后,毛晓晓忍不住开了口;


“陈安失踪了,你知道吗?”


“真的吗,我说好久没看到她了。”


浴袍女正对着镜子,往脸上涂着绿色的泥浆面膜。不知是灯光问题还是角度问题,毛晓晓眼中,浴袍女的眉眼竟和陈安有了几分相像。


“失踪三天了,哪里也找不到。”


“没事,可能就是贪玩。小安看着就是那种很活泼的女生。”


“那倒是。”说着,毛晓晓眼前浮现出陈安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回过神后,竟发现浴袍女正透过镜子观察自己。


那眼神确实让人不大舒服。


毛晓晓想着,匆匆打过招呼,便跑回宿舍。



4


再次见到浴袍女的时候,还是深夜。


毛晓晓被突如其来的胃痛疼醒,在手上卷了好几大圈卫生纸后,扶着墙跑去了厕所。厕所连着水房,都是声控灯。随着毛晓晓的脚步声,一个个渐次亮起。可刚转进水房,毛晓晓便被眼前杵着的人影吓了一跳。


是浴袍女。


毛晓晓抚着心口,脸色惨白。


“黑灯瞎火你在干嘛?”


“洗漱啊,没留神,灯灭了。”


喉咙突然又是一阵发酸,毛晓晓再也忍不住了,将头埋在水槽,翻江倒海的吐了起来。直到将今日的三餐排空,她的胃里才稍稍平复下来。


可刚一抬头,便透过镜子,发现浴袍女正躲在自己的身后,伸手比划着什么。看到毛晓晓回神过来,浴袍女冲她一乐。


“吐出来就好受些了,我宿舍里有牛奶。我去给你拿。”不等毛晓晓回答,她便端起水盆跑了出去。见状,毛晓晓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转身慌慌清理着被自己吐得一片狼藉的水槽。



5


自打送过一回牛奶之后,浴袍女便会隔三差五,给毛晓晓的宿舍拎来一大兜零食。理由也与陈安在时相同。


“别客气,我家里很多呢,分你一些。”



6


三餐不减,外加零食不断。毛晓晓眼瞅着自己腰间的赘肉多了起来,便下了狠心减肥。第三次将浴袍女送来的零食推出去之后,才和她说了实话。


“你看我,胖的都不像样了。”


浴袍女听了,上下打量着毛晓晓。


“差不多了。”


“你说什么?”


“我说是差不多该减减了,”浴袍女捂嘴一乐,“我楼道里放着两块瑜伽垫,要一起吗?”


毛晓晓正愁着没有场地和老师指导,听浴袍女一说,当下心花怒放。匆匆换了身利索的衣服后,便跟着浴袍女来到了连接楼层的安全通道。


平日里学生大多坐电梯,楼道自然冷静。除了水泥地面有些坚硬外,隔音效果一流,最适合在这里尽情蹦跳。


毛晓晓一下来,便满意的不得了。转身一看,浴袍女正在身后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你怎么不换衣服?”


毛晓晓直捂着嘴乐。


“难不成穿着浴袍健身?”


浴袍女没说话,又一次古怪的伸出两手,对着毛晓晓上下左右地比划着。


“你这是在干什么?”


浴袍女不再搭理毛晓晓,自顾自的比划完之后,便缓缓扯开了浴袍。这一扯开不要紧,毛晓晓惊得呆在了原地。


浴袍女竟是个只有头和四肢的怪物,身体中部竟是一张硕大的嘴巴,此刻正一开一合。


“饿死了。”


浴袍女朝着毛晓晓迈进一步。


“不穿浴袍没办法,别的衣服容易看出来。”


说着,又迈进一步。那张大嘴开合的更加猛烈,喷出刺鼻的腥臭味。


“陈安的眉眼好看,而你的唇形漂亮。我只需要吃下你们,就会生的越来越美。”浴袍女森然一笑,眉眼间陈安的模样更加分明。


已被逼到墙角的毛晓晓,早已哭不出声。在被那根油腻腻的舌头缠绕住的前一秒,她猛然想起,生病那晚,浴袍女躲在自己的身后说了什么。


“太瘦了,缠不牢。”





文章作者:梅艺璇

首发于公众号脑洞故事板一月27日

图片作者:Le Vuong

图片链接:https://www.artstation.com/artwork/DBN59

上一篇:逃离动物园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