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喜怒哀乐与众相反的狗

1小土狗出生的时候,爹妈就发现它长得格外好看,属于是个人看见就想领养的。爹妈为了它的未来,把它送到了宠物店前的笼子里,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走得时候,还看见小土狗吐着舌头,呼呼傻笑。爹妈有些伤心,也有些失落,一般小狗被这样抛弃的时候,心里都是有...

1


小土狗出生的时候,爹妈就发现它长得格外好看,属于是个人看见就想领养的。


爹妈为了它的未来,把它送到了宠物店前的笼子里,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走得时候,还看见小土狗吐着舌头,呼呼傻笑。


爹妈有些伤心,也有些失落,一般小狗被这样抛弃的时候,心里都是有察觉的,会哭。


小土狗傻成这样,它们不禁有些担心。


只是它们不知道,其实小土狗察觉了,小土狗很伤心,很想哭的。


但莫名其妙的,小土狗就吐出舌头来,呼呼傻笑。


很久以后,小土狗终于明白,原来自己喜怒哀乐的表现形式,天生与别狗不同。



2


在宠物店里,小土狗认识了两个同伴。


柯基住在它右边的笼子里,时常凑过来,说你长得这么好看,要是哪天能被人类领养,吃喝不愁,多开心呀。


小土狗冲它温柔的笑。


所以小土狗内心深处是冷笑的,且还不想理柯基,因为正是由于“人类领养,吃喝不愁”这样的思维,它才被迫从父母身边离开。


奈何小土狗越嫌弃,越不想搭理柯基,脸上的表情就越温柔,越亲切。


久而久之,小土狗学会了面无表情。


住在小土狗左边的,是一只花猫,花猫生得格外好看,刚来的时候掉了一撮撮毛,仍旧难掩国色天香。


柯基说,这是一只混过江湖的猫。


小土狗就很感兴趣,它不想一辈子活在笼子里,更不想被人领养。


父母都不要它了,天地之大,再也没有能困住它的东西。


小土狗想去闯荡江湖,它去问那只花猫,说你能不能找机会放我出来?


阿花没理它,柯基在旁忍不住了,要为小土狗出气,拱着笼子要骂阿花。


被阿花喵了一声滚,绿油油的瞳孔盯过去,就又吓瘫在笼子里。


期间小土狗始终面无表情,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阿花,那模样,不好说。


像猫。


所以阿花心里叹了口气,说好,今晚三更你等我,不过你要想好,江湖不是个好地方,吃了上顿没下顿,痴心往往错付,热血只能渐凉。


小土狗呜呜了一声,像要哭。


它说,没事,我不怕。



3


当夜,阿花就把小土狗放了出去。


小土狗问它你走不走,阿花就默默看着,说江湖是个伤心地,不会有猫陪你闯的。


永宁街的陋巷里,有个狗子的门派,老大是条斗牛犬,小土狗茫然乱闯,便闯进了它的地盘。


这门派里卧虎藏龙,有的狗是黄色闪电,有的狗能铁齿铜牙,见小土狗贼眉鼠眼,准备拿它问罪。


还是老大解了围,哈哈大笑,说既然来了,就是兄弟。


狗子永不为奴。


小土狗整个热血都被点燃,呜呜叫着就要为老大赴死。


老大经常派小土狗去出任务,小土狗刚开始与狗交手,争地盘,抢鸡羊,一度陷入生死危机。


小土狗很害怕,于是发出一阵猖狂无比的笑。


这就笑得敌对狗狗很懵逼。


有时候小土狗能趁机逃脱,又有的时候,对方脑门上会连续中些暗器,给小土狗机会逃脱。


有高人相助啊,小土狗心想。


很快,小土狗成为了独当一面的江湖传说,它纵横城市之中,每每想快意长笑,都会变成呜呜然的哭声。


久而久之,江湖里出现一个传说。


三更夜雨五更哭,正是土狗索命时。



4


某次出任务的时候,小土狗偶遇柯基。


彼时柯基已经被人领养,撒欢很滋润,小土狗告诉身旁的师弟,说自己遇到故人,要前去叙旧。


实则是因为想起花猫,不禁上前搭讪。


柯基却说花猫早在那一晚离开了。


于是二人没什么话题,只好寒暄一下最近好吗。当得知小土狗正在斗牛犬手下混江湖,柯基忽然来了兴奋劲。


柯基说,它也见过斗牛犬,就在离它家不远的别墅里,斗牛犬的主人常不在家,天天出去玩,可开心了。


小土狗心里一抖,有了股不祥的预感。


它说,带我去看看,可以吗?


柯基正被主人牵着,行动不便,约定当晚跟小土狗一起去玩。


当夜,小土狗又接到老大的命令,说要去清缴某个投入人类怀抱的狗子。


小土狗沉吟许久,始终压不下心中不安,还是决定跟柯基去别墅一探究竟。


然后,就发现了别墅里老大的味道。


是啊,若不是人类领养的狗子,哪有那么多好吃的来收买狗心呢?


而一旦被老大知道,自己已经察觉到它的秘密,恐怕自己迟早会身首异处。


小土狗深吸口气,就要拉着柯基离开。


此时,门砰然开启,老大带着帮中兄弟赫然出现。


小土狗眉头舒展开。


老大说,有人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宁肯为奴的狗,我怎么都没想到这竟是真的。


举报小土狗的人,正是白天与它一起出任务的师弟。


场面一度非常肃杀,柯基在旁边小短腿跳来跳去,说这明明是你的家,怎么叫小土狗宁肯为奴啦,你们这群江湖人真有意思。


老大勃然色变,说你带着个人类的狗跳来跳去,还污蔑于我,我本想饶你一命,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遂挥手,大批弟兄一拥而上。


柯基吓得瑟瑟发抖,小土狗一口叼住它的尾巴,轻声说:落稳了!


然后一甩头,柯基啊啊大叫之中,被小土狗远远抛飞出去。


继而小土狗一路冲杀,在乱军之中杀出血路,终于赶上了堪堪落地的柯基。


柯基摔在地上,还在一脸懵逼。


可惜,负伤的小土狗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斗牛犬就要一把捞过柯基,脸上的笑容都狰狞起来。


千钧一发,有银光一闪。


喵。


阿花到了。


其实阿花一直都在,它斜眼瞟了下小土狗,说你个辣~鸡~



5


那天晚上,它们逃出别墅,阿花纵横捭阖,宛如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的高手,老大阴冷的躲在狗群后面,手背上还有阿花挠出的伤。


不知过了多久,狗群的追击终于停了下来,小土狗望着星月高悬,披着一身伤痕,忽然咧嘴吐舌,呼呼笑了。


看这个背影,阿花对柯基说,这就特别像一只狗。


小土狗回过头来,说阿花,你说得对,痴心往往错付,热血只能渐凉。


停了停,小土狗又说,其实阿花你错了,没什么江湖险恶,这世上根本没有江湖。


那天过后,小土狗就趴在某个人类的门前,静静等着被收养。


小土狗颜值超高,身手又好,能叼拖鞋,能开门关门,还知道自己去马桶里拉粑粑。


简直是世上最好的狗。


阿花不知为何,也来到那户人家,就这么天天看着小土狗。


那家主人简直乐得要发疯,时常请朋友过来玩,小土狗面无表情,一副爱咋咋地的模样。


猫就更不用说了,高冷得很。


偶尔夜深人静,小土狗也会问猫,说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阿花说,我头一次看到一只这么像猫的狗,好奇,行不行呀?


小土狗默了一下,说其实我不是故意像猫的,我的喜怒哀乐与世俗不同,只能面无表情。


阿花笑起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那个人,没有你这样的毛病,不还是跟你一样吗?


小土狗:?


阿花说,它们人啊,不一样是对亲近的人易怒,对疏远的人微笑吗?


小土狗恍然大悟,皱着眉头呜呜了两声。


阿花这就知道,小土狗其实是在笑,于是它也笑起来,与小土狗并肩而立,拍了拍它的脑袋。


“别拍我脑袋,会长不高的。”


“长这么高就行了,你还想干嘛呢?”


“不行,我得长高,作为一只混过江湖的狗,怎么也要有点标志性优势。”


阿花喵呜一声笑出来。



6


奈何一朝进了江湖,就再也没有退出的道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怎么退出?


同理,有狗的地方就有江湖,退出不了。


小土狗的铲屎官请某个朋友来玩时,朋友也带了只狗,恰是出卖小土狗的那个二五仔。


二五仔撞见小土狗,吓了一大跳,嗷嗷嗷冲它咆哮起来。


小土狗仍旧面无表情,冷冷的盯着它。


二五仔的主人就很懵逼,说我家狗平时很乖的啊,不该这么跳的啊。


二五仔还在叫,它主人听不下去了,一巴掌呼它脑门上。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安静,继而响起了更大声,更吵闹的噪音,那是二五仔冲天的咆哮。


二五仔说,主人呐,这是只贼它妈危险的狗啊,快走啊,再不走随时就有血雨腥风了啊!


俩主人面面相觑,不知二五仔是发了什么疯。


“喵呜~”


骤起一声猫叫,然后整个屋子里落针可闻。


疯狗一样的咆哮停了,二五仔浑身抖得厉害,慢慢回头,恰看见阿花晃着尾巴,从它身后经过。


二五仔“嘎”得一下,差点就晕过去。


阿花说,我有话问你,敢晕过去,敢抖,敢叫,都让你死的很难看。


已经晕了一半的二五仔,又“嘎”得一下醒转过来。小土狗暖暖一笑,说这厮求生欲倒还挺强的。



7


那天俩主人开了游戏在玩,二狗一猫就“其乐融融”的和谐在一起。


经过一番友好会谈之后,小土狗得到了消息,原来所有的江湖大佬,全都是家养的狗。


曾几何时,江湖里确实有向往自由的野生狗子,大喊着狗子永不为奴,浪荡快活。


但是毕竟胡同陋巷不好混,偷鸡杀羊,又容易被人追着砍,说是自由,活得其实更加憋仄。


有多少个狗子会愿意为了所谓的自由,不去吃两口饱饭呢?


久而久之,那些为了好玩而出来混的家狗,慢慢占据了江湖的上流,它们操纵江湖里的狗子相互攻伐,回头几个大佬跟主人们凑在一起,就会沾沾自喜,说今天我赢了你,地盘又被我吃掉了哟。


原来江湖风起云涌,不过是那些家狗的一场游戏。


不少死在攻伐中的狗子,也不过是家狗眼中的一个个游戏数字。


放二五仔走后,小土狗站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的天地久久不说一句话,阿花站它旁边,生怕它一个想不开就跳下去。


阿花准备安慰它,想了想,开口说:至少你曾经感慨的还是对的呀。


小土狗回头:?


阿花说,你说这世上根本没有江湖,多精准。


小土狗:……


阿花觉着自己好像扎心了,但是阿花能怎么办呢,阿花从小就在江湖底层打拼,还不等了解到江湖真相,就被别的猫抓伤,流落宠物店。


没跟多少人交流过,江湖冷暖,更不懂怎么安慰人。


阿花叹了口气,伸开胳膊,大大的抱住了小土狗。


小土狗呜呜两声,哭得很开心。


它一边哭一边转过头,摸了摸阿花的脑袋,说我想啊,咱们还是得重出江湖。


倘若不是因为小土狗喜怒哀乐与常狗不同,这一幕一定贼暖,贼帅。


可惜帅不过三秒,被阿花一爪子拍了回去,一边拍还一边骂,说胆儿肥了啊,还敢摸我脑袋了,是不是还要上天啊!


小土狗就抱头鼠窜。


过了会儿,阿花又隔空一招手:那谁,来来来,再摸摸主子我的脑袋,还挺舒服的。


小土狗:???搞不清楚你们这群猫。



8


很多年以后,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也不会忘记那一晚的千犬啸月。


二五仔见过小土狗和阿花后,自然又把消息送给了老大。老大沉思了许久,从隔壁江湖请来了猫族的高手,顺便带了几千几百只狗,要送这一对去死。


可惜,这次小土狗和阿花都是有备而来。


柯基又潜入过老大家里,一边替小土狗偷照片一边埋怨自己,说我这是图什么呢,我有病呢吧我,放着老老实实的日子不过,唉,我怕不是傻了。


当然,柯基还是成功偷出了照片。


那些照片都由阿花叼着,准备送去决战的现场,决战现场就在永宁巷,阿花飞檐走壁,离永宁巷只有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却突兀出现了一只黑猫。


阿花停了下来,它盯着黑猫,瞳孔里湛出幽幽的绿光。


黑猫认识它,嘴角还勾起笑,说小花猫,好久不见啊,当年不小心打伤了你,痊愈了吗?


此时,小土狗正缓缓走入永宁巷,身前千军万马,脚步不急不缓。


小土狗知道,自己要拖延时间,等柯基偷照片,等阿花把照片送过来。


可惜老大没有给它拖延时间的机会,小土狗刚刚出场,老大手一挥,就发令群狗向它进攻。


不过一时三刻,阿花与小土狗都陷入生死关头。


黑猫的出手更快,更毒,经验也更丰富,阿花身上已经道道伤痕,它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逃,很有可能就会死在这里。


黑猫踱着步子,笑得很得意,说小花猫,你打不过我的,何苦呢?


阿花紧紧叼着照片,瞳孔缩成一线,它有机会,它还有一个机会,只是它从前一直没有用。


猫的江湖里面,很少会有不死不休。


这只黑猫一定也不会想死,所以如果拼命,自己还有赢它的机会!


月满中天,两只猫在屋顶一错而过!


永宁巷中,老大夹杂在群狗之内,时不时给小土狗来两下偷袭,角度刁钻,牙口锋锐,已经给小土狗添了不少伤口。


但小土狗仍旧没有逃的意思,它大口喘着气,告诉自己说,一定要让江湖是江湖本该有的样子,那些年少时候的梦,没有人可以毁掉。


它大声呼喝着,奋起余威,撞翻了身边的狗子,正看到老大斜冲过来。


小土狗回眸一瞪,仿佛天神下凡,气度森严间,竟把老大骇了一跳,当场给吓了回去。


永宁巷中,刹那寂静。


就在这片刻的寂静之中,骤起一声猫叫!


有花猫从天而降,嘴巴一扬,老大跟主人的各种合照全都倾洒下来。


间或还有几张其余门派老大的照片。


本来气势汹汹准备惩治叛徒小土狗的兵马,纷纷停了下来,那些个黄色闪电,铁齿铜牙,都将目光转望了斗牛犬。


斗牛犬瞪大了眼睛,说这都是P的,p的你们懂不懂!


阿花下腹流着血,仍是忍不住冷笑,说没跟人类生活过,你怎么会懂什么叫P的呢?


斗牛犬浑身一震,哑口无言。


小土狗开始把二五仔告诉它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在场上千条狗子,江湖也好,家狗也罢,其实都是不同的选择,但是如今有这样的斗牛犬,将我们的选择变成了笑话。


小土狗深吸口气,虽然满身伤痕,目光依旧亮若星辰,它一声大喝出口!


“狗子,永不为奴!”


上千条狗随着它,一起发出啸声,如山崩海啸,催人心胆俱裂。


阿花在后面默默看着,失笑出声,这只死狗,真能装啊。


月落星沉,江湖大改,明天又将是美好的一天。



0


许多年后,狗子们的生活有了新的模式。


向往自由的,能在江湖里随意折腾,再不会被谁戏耍,而受不了胡同陋巷的残破,也大可以转投宠物店,去当个家养的狗狗。


两个世界并行不悖,偶尔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家养的狗子还能偷偷出来见见老兄弟。


聊聊辉煌往事,聊聊故人境况。


也聊狗到中年,家庭危机,闲来无事就被身边的小小花喵教训。


狗子呜呜的哭,说真的好惨的。


老兄弟就踹它一脚,骂,说还不知道你,哭这么伤心,妈的你一定很开心。






文章作者: @房昊

首发于公众号脑洞故事板1月23日

图片作者:吉田依子

图片链接:http://zhan.renren.com/antony?gid=3674946092038943346&checked=true

上一篇:穿浴袍的女学生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