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抄写五百遍是种怎样的体验?

1从前有那么个王爷,本来想走的是霸道王爷路线,结果他这个王爷封地偏远,又不受父皇喜爱,从小就饱受冷眼,受尽欺凌。这期间王爷有个师父,整日里不苟言笑,走的是禁欲系风格。每当王爷愤世嫉俗,想要反社会,搞破坏,比如强抢民女,屠杀仆从之类,师父总会...

1


从前有那么个王爷,本来想走的是霸道王爷路线,结果他这个王爷封地偏远,又不受父皇喜爱,从小就饱受冷眼,受尽欺凌。


这期间王爷有个师父,整日里不苟言笑,走的是禁欲系风格。


每当王爷愤世嫉俗,想要反社会,搞破坏,比如强抢民女,屠杀仆从之类,师父总会冷不丁站到他背后。


师父冷着脸说,《礼记》那三百遍抄完了吗?


王爷打了个哆嗦。


王爷不是没想过搞掉这个师父,他认识的纨绔子弟多,有次还请了个杀手,准备做掉师父。


彼时师父正在书房读书,杀手过去的时候,灯光掩映,墨香扑鼻,师父眉目如刀,竟看得杀手不由心折。


然后杀手就溜掉了。


这个桥段在历史上出现过三五次,但王爷怎么都没想到,这事会出现在自己这。


王爷不服,如此一来,后世肯定会添油加醋,描述自己师父的风采,自己就更像个反派了。


越想越气,这王爷反社会精神病的那一面占据上风,咬着牙,决定自己去提刀砍死师父。


当王爷提刀来到师父面前时,刀光一闪,刀已在咽喉。


师父仍旧面无表情,淡淡看着王爷,说:“《礼记》那五百遍,抄完了吗?”


王爷:……


王爷扔了刀,蹲下抱头嚎啕大哭,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礼记》,《礼记》你妈啊!


师父叹了口气,俯下身摸了摸王爷的脑袋。


其实师父心里清楚,王爷本身并不想离经叛道,并不想越来越暴躁,但他的兄弟们盯着他,他的父皇还不喜欢他,他随时都会死。


只能装成现在的样子。


可惜有的时候,人装久了,就忘了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


师父说,以后做个人吧,至少在我面前。


王爷痛哭流涕,呜呜呜的点着头。


王爷的天赋很高,有七八层楼那么高,只不过深夜跟师父学了一点,就已经略窥门径。


当然,略窥门径这句话,是师父告诉他的。


有次王爷屁颠屁颠来找师父,给师父看他新写的诗,里面一句“思君如日月,回还昼夜生”看得他师父忍不住心颤。


这他妈如果都能叫略窥门径,师父自己估计都只能在台阶上坐着了。


师父默了会儿,说男儿胸襟,该想着如何克复中原,一统神州,这样的诗文还是少写些吧。


王爷:哦,这也是师父的抱负吗?


师父罕见的笑了,他点点头,说哪个读书人不渴望辅佐明主,建不世之功呢?


王爷若有所悟。


很多年以后,人们评价王爷的诗,说他“得之于悲壮而不疏不野,大有英雄之气”。



2


那些天,师父看着王爷深夜里习文习武,渐渐有了个文武双全的模样,不禁宽慰许多。


只不过白日里,王爷还是得飞鹰走犬,某次太子过来,看到王爷这副纨绔模样,还忍不住奚落欺负他。


王爷赔笑,心中幻想了一万种弄死太子的方法。


太子正骂着,他就喜欢看王爷这种虽然不服气,还只能赔笑的样子。


忽然间,太子发现王爷不笑了,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太子顺着王爷的目光回头望去,正看见师父不知何时,冷不丁站在了他的背后。


太子吓了一跳,继而愤怒,说你是何人,惊了太子该当何罪!


师父说,太子不认识我?


太子更怒,说我他妈上哪认识你去?


师父点点头,冷着脸道:“那还请太子向王爷道歉,太子你当街辱骂王爷,于礼不合,于法有违,倘若不道歉,书生仗剑杀太子,血溅五步,恐怕会成为后世美谈。”


太子怒极反笑:你敢威胁我?


师父淡淡说:本来不敢,怕连累族人,但太子既然不认识我,我又为何不敢?


太子:……


王爷站在太子身后,憋笑憋的很痛苦。


那天风儿吹得悠扬,随着师父步步逼来,太子终于怂了,回身朝王爷一拜,给他道了个歉。


等到太子准备找师父算账的时候,才发现师父已经溜得无影无踪了。


事后王爷在床上打着滚笑,说万万没想到,师父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师父正捧着本书在读,闻言有点疑惑,说怎么了,我这么做有什么不正常吗?既能照顾到礼法尊严,又能保全族人和自己的性命,多好。


王爷就笑,一边笑一边点头,说没错没错,师父你最有道理了。


本来呢,太子如果铁了心要查,还是能查出师父的,所以师父那晚放下书,对王爷说:“我准备接受朝廷的官职,进京为官了。”


王爷眨眨眼,说你走呗,谁多稀罕你似得。


师父说,但我毕竟还是不放心你。


王爷内心有些酸楚,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他背转身去,挥挥手,说走吧走吧,大丈夫磨磨唧唧的,你们这些读书人真烦。


师父说,所以我准备在我离开之前,让你再抄五百遍《礼记》。


王爷猛一转身,瞪着师父。


师父满脸正经,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师父,师父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能装的,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让您走啊,您留下来吧!你走之后我肯定会旧病复发的啊师父!”王爷痛哭流涕。


师父却摇了摇头,说我看太子骄横跋扈,迟早不会受朝廷束缚,到时候他登基为帝,或者起兵作乱,你都会是第一批死的。


“我得先去京城,给你争取几年时间。”


师父没说给王爷争取时间做什么,王爷也没有问,俩人就这么一齐沉默下来,在书房里彼此凝视。


次日,师父启程进京。


从师父离开之后,王爷开始放肆饮酒,动辄大醉,没人知道其实王爷暗中养出了一只兵马,只等天下有变,多一份自保之力。


只可惜王爷没有师父看顾之后,果然还是旧病复发了。


这种病究竟是心理疾病还是精神疾病,不得而知,王府里的臣子看王爷,喜怒无常,荒淫无道,大概就是这种形象。


所以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形象的王爷,竟然最终得了天下。



3


那些年里,九州动荡,南北对峙,没几天功夫就会有战乱发生。


比如王爷所在的那个朝廷,皇帝晚年病重,对太子的人选又产生了新的怀疑。


太子那时候势力已经很庞大,宫中眼线报来之后,太子怒而兴兵,竟然一直打进京城,将皇帝从龙榻上狠狠摔了下来。


此讯一出,天下哗然。


正在各路王爷都准备出兵平叛,顺便争争皇位的时候,有一路兵马已经开拔良久,此刻已近京城!


这路兵马当然就是王爷的兵马。


而王爷之所以这么快得到消息,还是师父预判精准。


早在皇帝病重的时候,师父就预判了太子的走位,说太子即便不发兵京城,也会屯兵城外,等皇帝一死就进城继位,绝不会给其他王爷可趁之机。


但太子继位,实非苍生之福,皇帝已有改立太子的心思,只可惜来不及了。


师父这封信传来的时候,王爷刚喝大了酒,正趴案几上睡觉。


所有人都觉着完蛋了,这么大事没人决断,王爷竟然还趴那不省人事。没办法,属臣只好拿着师父的信过去,想着万一王爷还存留了点神智呢?


结果等属臣们过去,刚汇报完这是师父来的信,就看见王爷扑腾坐起来,双目炯炯,长笑不绝。


王爷握紧了拳,毫无醉态,说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今天,传令,兵发京城,要暗度陈仓的那种,明白吗?


属臣们都张了大嘴,还在懵逼,说王爷你不是喝……


“喝你大爷,拖出去斩了,本王既已下令,还敢婆婆妈妈延误军机!”王爷一挥手,不知从哪窜出来一个昆仑奴,拖着那懵逼的属臣就扔出了院外。


余下臣子莫不噤若寒蝉,纷纷跑出去各司其职。


王爷嘴角噙着抹笑,心想终于又能见到师父了。


须臾,王爷又紧张起来,心道我现在这副模样,见到师父会不会再被罚抄几百遍礼记啊?


念及此处,恰看到昆仑奴提着那属臣的脑袋进来,王爷咽了口唾沫,心说完了,一定会被师父骂死的。



4


京城,皇宫,乾元殿里升早朝。


太子已经迫不及待的称了帝,然后他也终于在朝臣之中见到了师父。


太子乐了,他笑着朝师父招招手,说哟,今日故人相见,您没想到吧?


师父说,自古弑君夺位者,绝不会有好下场,不如你现在就杀了我,改天你我黄泉相见,我必原话奉还。


太子就恨的牙痒痒,但太子还不敢真杀了他。


师父在朝这几年,政绩斐然,声望颇高,太子本来就得位不正,再杀几个这样的臣子,怕是皇位真的就要让人了。


太子就挤出个笑脸,说一定是爱卿对朕有什么误会,这样吧,朕准爱卿的假,爱卿回家休养去吧。


师父冷着脸,说本人不愿与乱臣贼子共处天地间,宁愿身居牢狱,自成天地。


太子终于怒了,忍不了了,拍案就是一声喝,说把这个傻逼扔到牢里,改日问斩!


师父淡淡一拱手:多谢。


太子气急了,拿着玉玺就往下扔,说谢你娘个头,谢你爷个头!


然而师父已经转过身,跟着执金吾走远了,整个庙堂之上,朝臣都憋笑憋的很辛苦。


太子更恼,下朝之后就决定砍死师父。


然后,然后太子就接到下人仓皇来报,说王爷已经带兵杀到京城城下了,先锋二十人冲入城中,已控制住城门了!


太子:?!?!


那一两秒钟,恐怕是太子脑筋最活络的时候,他一巴掌扇到下人脸上,说二十人?二十人你们都杀不死,干什么吃的!


事发突然,太子已经来不及调兵遣将,直接带着宫中禁卫扑向城门,只要绞杀那二十人,以京城之大,无论如何都守得下来。


兵马拖起黄尘,太子带着人冲出皇宫,冲进朱雀长街,城门就在眼前!


嗖。


一支利箭,破空而来。


太子正跃马扬鞭,动作就忽然定格了,前一刻他还在大骂,说你们都是废物,敌情都探查不到,骂声未绝,就连呼吸都停了。


王爷藏身高楼上,一箭射穿了太子的咽喉。


王爷呸了口痰,说让你这么死,实在是太便宜你了,还敢关我师父,厉害死你。



5


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其实是个挺不错的结局。


但王爷攻进京城的那天,就开始放飞自我,跑到他爹的后宫里去淫乱,还上了他妈。


王爷:???


王爷:我怎么知道我妈是谁啊,我几岁就被扔出去了啊?


无所谓,反正这个荒淫乱伦的名号已经传了出去,王爷的几个兄弟更是大加炒作,准备再来一波起兵夺位的操作。


而我们这位王爷吧,虽然文采风流,写诗极好,但是个人素质极差,可以类比当代某写文很好,又贼爱骂人的作者。


表现在生活里,就是数落臣子:你个丑逼、老逼、猪头肉都比你好看、活像一只短腿驴。


大臣们:……


大臣们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你这么侮辱下去,谁能不烦?


有烦的,王爷更来了兴致,就喊过昆仑奴来,让昆仑奴直接下拳头揍,然后王爷边啃桃,边说让你来劲,你就说我形容的到不到位,到不到位?


大臣能怎么办,大臣只能呜呜呜得说到位啊。


这么作死,怎么可能没人里应外合反了他?


况且王爷当了皇帝后更是饮酒无度,天天喝,醉生梦死的喝,朝野上下都觉得这是个智障,谁反都能行。


结果当某个兄弟造反的消息传来后,王爷又“啪”得一下醒过来了。


这是个技能,专门用来唬人,朝臣们纷纷吓尿了,觉得这是王爷的兵法,名曰假痴不癫,当年司马懿就是用这招对付的曹爽。


史书上形容这是:终日酣饮,少有醒时,常凭几昏睡,外有奏事,即肃然整容,无复酒态。


结论是:从此内外畏之,莫敢驰惰。


王爷见到这样的收获,很是美滋滋,跃马扬鞭就要去征战,临走前,终于想起来把师父从牢里给提了出来。


然后嘱咐朝臣,朝中大事都由师父决断。


跟着王爷一起出征的将军就很不理解,说陛下你既然这么看重他,为什么不早把他提出来?


王爷连连摆手,吓得脸都白了,说那可不敢,那可不敢。


将军:???


王爷:……你这是什么表情,昆仑奴,来,给朕揍他!


将军:!!!


很多年以后,将军跟另一个经常被昆仑奴揍的尚书追忆往事,说其实陛下当初揍我们,是不跟我们见外,是对我们好啊。


尚书点点头,深有同感,说敢跟陛下见外的,都被陛下砍死了啊。


“只有侍中既不被揍,又不被骂,还敢骂骂陛下,那才是国之栋梁啊。”



6


倘若以淫乱后宫,喜怒无常,对朝臣非打即骂来看,王爷一定不是个好皇帝。


但王爷打仗是真的强,平定叛乱只用了一个月,只是打赢之后,王爷又放飞了自我。


王爷搞了波屠城,还把人头叠在一起,垒成了个小山丘,名曰京观。


等到王爷回京的时候,还乐滋滋的,觉得自己巨牛逼,看见群臣都在城门外候着,就轻飘飘一勒马,止住了即将进城的大军。


群臣面面相觑,不知道王爷这是要干嘛。


王爷停了会儿,见群臣没有反应,恼了,说一群傻逼,喊万岁啊,喊牛逼啊!


群臣:……


群臣: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爷这才又美滋……诶?王爷突然发现师父站在群臣之中,仍旧一脸冷漠,丝毫没有贺喜的意思。


王爷堆着笑,说爱卿呀,你怎么不喊万岁啊?


师父斜了他一眼,说你杀那么多人,不哭就不错了,还万岁?


王爷打了个哆嗦,又回想起被《礼记》支配的恐惧。


王爷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举起手来,说爱卿你放心,朕一定鞠躬尽瘁,为社稷死而后已!


师父:哦?


王爷:嘿嘿,嘿嘿嘿。


那段时间,师父尽心尽力辅佐着王爷,出谋划策,而王爷也当真是励精图治,俩人削藩,改革,还亲自去郡县之中微服私访。


这种微服私访不是乾隆那样,王爷是去牢狱之中,亲自提审犯人,并下令但凡有刑狱,都要层层上报,核实批准。


那会儿正是乱世,乱世就会有许多尾大不掉的官员,擅杀专权,朝廷派人过去也就好吃好喝招待,随后打发滚蛋,俨然就是个小天子。


从前的皇帝也想过改革,但是像王爷这么改一定会激起反抗,许多官员都势力不小,到最后往往不了了之。


王爷什么人啊,王爷哪还管这个。


王爷反而笑得很开心,说那就让他们反,谁不听话就杀谁。


师父劝过王爷,说事缓则圆,改革得循序渐进。


王爷说不行,等不了啊,如今的时势是南北对峙,不快点搞好国内这些烂摊子,怎么北上收复中原?


王爷没有告诉师父,他之所以这么急,其实是因为师父年纪大了。


曾经师父还很年轻的时候,王爷记得自己问过师父,辅佐明主,克复中原,这就是师父的抱负啊。


王爷对自己说,一定要在师父有生之年,完成师父的抱负。



7


王爷不知道,他给自己立了个大大的flag。


那段时间国内的事特别多,某地又有了个灾荒,一群官员克扣赈灾粮款,被王爷一怒之下砍死几百号人。


师父几次三番想接手,管管内政,都被王爷给怼了回去。


王爷正经当皇帝之后贼硬气,说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一把年纪了,给你什么活你就去干懂不懂?


师父:……


师父:行吧行吧,老了老了,我这就去筹办粮饷。


不错,王爷给师父的活,正是出兵北上,收复中原的战前准备。


那一年暮色苍茫,南渡的王室终于又一次向北方发起冲击,胡人朝廷做好了准备,两波大军在中原展开激战。


王爷每次上了战场都很激动,师父就负责拴住他。


君臣师父相得益彰,他们层层瓦解着北方的敌军,即便战斗最艰难的时刻,王爷御驾亲征,身先士卒,总能反败为胜。


有时候月明星稀,师父披着大氅在营帐外勘测天气,都会走神笑起来。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王爷,会成为北伐成功的明主呢?王爷也会在没人的时候,悄悄跟师父勾肩搭背,说怎么着,朕不算辱没了你吧?


师父就板起脸来,说陛下不能太骄傲自满,即便老臣作古,陛下也要克己复礼,再不可做荒淫无道之事。


王爷撇撇嘴,说行了行了,好好地说什么作古啊,我要是再犯,我就抄礼记五千遍,好了吧?


师父又笑起来,说陛下定会成为千古名君。


王爷挑挑眉,说那是,也不看我师父是谁。


俩人相视一眼,一起大笑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就传来胡人断了北伐军粮道的消息。


运粮官传来书信,说是朝中某些官员用自己妻儿老小的性命威胁他,让他将粮道透给胡人。


运粮官自知罪无可赦,已当场自裁。


师父拿信的手抖起来,额上青筋毕露,他闭上眼睛,仿佛世界渐渐远去,只剩耳边传来的王爷大骂。


师父猛地向后栽倒。


王爷下意识接住他,大声喊师父的名字,师父终于醒转,却是双目通红,望着帐外的昏黄风尘。


师父张了张嘴,声音沙哑,他攥紧了王爷的衣服,半天都没有发出声音。


王爷急了,王爷说师父你别担心,我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那群人我都派人盯着呢,他们敢这么干,我一封书信回去,他们就统统人头落地!


师父含着泪,说没用了,没用了,我左支右绌,才凑起这一次北伐的粮资,今日功亏一篑,恐怕二十年内,再无克复中原日了。


王爷更急,急的火烧火燎,说师父你好好歇着,你等着看,军中还有三日粮食,我定能把王城给攻下来!


师父摇摇头,想让王爷别去,但他只觉身上忽冷忽热,眼前一黑,竟又晕了过去。


那三天里,王爷带兵发起了十六次进攻。


次次都只差一步。


王爷每次回营,也都会看看师父,发现师父仍旧高烧未起,便咬咬牙,又带伤领兵攻城。


王爷最后一次回来的时候,拉过昆仑奴,说倘若,倘若朕真的败了,你就带着师父,一路逃回南方,懂不懂?!


昆仑奴重重点头,王爷狠狠放手,回首踏步,又冲向敌方王城。


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放屁,老子就是天,老子才不会薄待我师父!


王爷发出狮虎般的怒吼,扬起长刀,爬上云梯,大喊着冲向城头。


有巨石檑木滚下来,王爷避都不避,满脑子里掠过的,都是师父生平所授,还有谈及克复中原时,那一闪而过的笑脸。


王爷大吼一声,长刀所向,劈开檑木劈歪巨石,身子高高腾起,终于站上了城头!


王爷扬声大笑着,说师父,我们克复中原了,几百年流血征伐,都可以结束了!你看到了吗!


笑声未绝,王爷又忽然看到城头的另一侧,有一排弓箭手对准了他。


王爷不屑一顾,心道老子连滚石檑木都劈得开,荒淫无道都能一统天下,朕就是天命之子,除了师父还有谁能伤我?


他提起刀,准备挥刀挡箭雨。


这时候王爷才突然发现,他的手有些软了,握刀的手腕一直抖个不停,低头去看,才发现鲜血直流。


嗖。


利箭破空,那个刚刚登上城头,不可一世的身影,就这样坠落了下去。



8



几个月以后,南北再次议和,师父虽然病愈,身体却大不如前。


上朝的时候,师父头发灰白,坐着小车,像极了曾经的诸葛武侯。


师父的威望本就极高,再加上小人们觉着师父骂过王爷,不是一路人,于是师父就成了小皇帝的辅政大臣。


剑履上殿,总揽朝政的那种。


师父站在朝堂的最上首,扫视群臣,目光冰冷。


群臣打了个哆嗦,总觉得这眼神绝不会是诸葛武侯,更像是先帝。


师父忽然笑了,他笑得时候脸上皱纹都皱到一起,唯独眼睛是年轻的,年轻张狂,宛如王爷复生。


那天朝堂之上,师父大开杀戒,参与绑架运粮官的人,统统被诛了三族。


有人还来劝,被师父一口一个老逼,丑逼,连带骂尽了所有庸庸碌碌的官员。


师父说,不杀他们,难道等下一次北伐,再搞这种逼事?


师父又说,先帝改过的那些东西,半点都不要动,有不尊法令者,杀!


群臣噤若寒蝉。


师父突然大笑起来,说就是因为你们,笑不敢笑,哭不敢哭,既不能奉公守法,又不愿声名狼藉,只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天下事寥落至此,你们都是罪人!


朝堂上,静默一瞬。


师父冷下脸来,又轻描淡写一挥手,说罢了,都拉去杀了吧,这样的天下,不要也罢。




作者: @房昊

首发于公众号1月20日

图片作者:Mononoke蟲虫

图片链接:https://www.gracg.com/works/view/60485

上一篇:我的一个谢顶朋友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