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觉得你们不合适是怎么一种感受?

1陈念往发现自己迷路了。眼前是一条很长的路,两侧矗立着老旧的居民楼,墙身是灰色的石沥,有一栋楼上还爬满了翠绿色的爬山虎。陈念往总觉得自己从哪见过这种场景,却又仿佛什么都想不起来。这条路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却似乎一直原地踏步。他看了看手...

1




陈念往发现自己迷路了。


眼前是一条很长的路,两侧矗立着老旧的居民楼,墙身是灰色的石沥,有一栋楼上还爬满了翠绿色的爬山虎。


陈念往总觉得自己从哪见过这种场景,却又仿佛什么都想不起来。这条路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却似乎一直原地踏步。


他看了看手机,发现时间依然停在刚才看到的那个数字,这个手机还是刘倩上个月给自己买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毛病。


“什么情况……”他嘟囔着,把背在背后的画板用力向上提了提,今天本来准备来这个老旧的家属院写生来着。对于一个刚刚上大学的美术生来说,陈念往其实并不想来这里完成自己的作业,然而老师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偏生给他们布置了“寻找过去的人”这个课题。陈念往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自己小时候住过的那个家属院比较有这种感觉,于是选择了这个地方,一个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的老旧小区。


他想给刘倩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迷路的事情,虽然这种事情肯定会被她嘲笑一番,可是剧烈的不安似乎也只有听到她的声音才能平静下去。


“妈的……怎么没信号……”他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有人吗!有人吗!”陈念往冲着四周大喊。


声音似乎被墙壁吸收,周围依旧是诡异的安静。


“你是谁?”一个稚嫩的声音从陈念往身后传来,吓了他一跳。


陈念往回头一看,发现一个小男孩正站在自己背后,身上还背着书包。


“你住在这吗?”陈念往急忙道,如今就算是让个小孩子帮自己指路他也没什么怨言,只要能从这里出去就行。


小孩点了点头,陈念往大喜过望,连忙问道:“你知不知道怎么出去?”


“往前走右拐。”小孩指着前面说,过了会儿又歪了歪头,露出很苦恼的样子:“不过我走了很久了,还是看到路口。”


“你迷路了吗?”小孩突然说道。


陈念往一时语塞,犹豫半天才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嘁。”小孩偏了偏头,不屑地说道。


陈念往感觉自己脑袋上似乎有根青筋爆了出来,“你不也迷路了?”


“都迷路了,不知道路,能咋办?”他叹了口气。


小孩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指了指前面说道:“向前走啊。”



2



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人面前终于出现了一个拐角。


陈念往不喜欢小孩,一路上都没怎么跟小孩说话,好在小孩也识趣,自己边走边朝四周瞎瞅,仿佛能看出来个花一样。


“小孩,拐弯?”陈念往问道。


“不然你还能往哪走?”小孩白了他一眼。


陈念往又想发作,然而却忽然发现原本直行的路突然消失,眼前只剩下了一个拐角。


“见鬼了真是……”陈念往感觉到背心有点发凉,打定主意这次离开后打死不回这里了。


“你在我后面。”他对小孩说道,试探地向前走去。前面白茫茫一片,万一再出来个怪物就糟了。小孩似乎也有点害怕,乖乖点了点头,跟上他的步伐。


陈念往带着小孩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他死死瞪着眼,大气都不敢出。然而一直不眨眼总会累,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眨了下眼。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白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散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一间破旧的学校。教学楼的墙体和方才那个小区的墙体一模一样,门口挂着木匾,上面写着“第一中学”。


“这是你们小区?”陈念往挑了挑眉毛,心说这个小区构造倒是跟自己之前住的那个小区差不多。


小孩看着那座学校,点了点头。


陈念往连忙催促小孩带自己出去,然而小孩却是很犹豫。半晌回头很犹豫地看了眼陈念往,吞吞吐吐道:“我还得上学,你自己出去吧。”


“上什么学?”一个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的少年从校门口突然出现,手里抱着一本书,“今天学校放假,你不知道吗?”


然后少年打量了眼小孩,笑道:“初中都放假了小朋友,今天是中秋节。”


“那你在这干什么?”小孩明显不信。陈念往倒是看这个少年很是顺眼,有种莫名的亲近。


少年脸上忽然露出很得意的表情:“我来跟我女朋友上自习。”


陈念往看他这副臭屁样,方才第一眼带来的好感消散了一些,说道:“你才多大就有女朋友?”


少年不服气地反驳道:“真爱不看年纪,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没找到女朋友是因为自己丑。”


“放屁,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跟我女朋友好了好几年了。”陈念往冷笑。


“你看,你自己都这样还说我?”少年摊了摊手。


陈念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犯蠢,他很烦闷地挥了挥手,对小孩说道:“不上学你能把我带出去了吧?大不了我给你画一朵小红花。”


小孩很犹豫,仰头一本正经道:“我妈说不让我跟陌生人随便走。”


“那你刚刚为啥跟我一起走!”陈念往大声说道。


“刚刚我指望你能把我带出来来着。”小孩如实相告。


“怎么着?你俩不认识?你他妈不是人贩子吧。”少年忽然挡在小孩身前。


陈念往觉得自己很冤枉,不满地嚷嚷,还把自己背上的画板拿下来给他看:“你见过哪个人贩子不带编织袋反而带着画板。”


少年眼中的警惕没有减少,说道:“你会画画?那你给我画一个。”


“我画画是要收钱的。”陈念往将双手抱在胸前。


“那行,那你就别指望你从这个小区出去,告诉你,这个小区是老子罩的,你要是真是人贩子,老子叫人打断你的腿!”少年色厉内荏道,似乎想用气势压倒陈念往。


陈念往瞥了他一眼,倒没戳破,他想起了自己来这个诡异小区的初衷,把画板从背上取了下来。“今天我就破个例,你摆个姿势。”


少年明显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会答应自己的请求,他想了想,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合影。上面是少年和一个女孩的合影。


“你帮我把这张照片画成画吧,别浪费太多时间。”过了会儿他补充道,“今天是她生日。”


照片上女孩穿的很是朴素,一身黑白格呢子外套,下身是深蓝色的牛仔裤。陈念往忽然觉得那个人很是眼熟,有些像刘倩的小时候。然而在这个诡异的小区里任何的好奇心都敌不过他的恐惧,只见铅笔在画纸上飞舞,一幅画就要成型。


“画好了,过来看看。”不知过了多久,陈念往舒了口气。


少年把头凑了过来,啧啧称赞了一番,说道:“小倩儿一定很喜欢。”


陈念往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声音颤抖地看着少年,结结巴巴说道:“你叫你女朋友什么?”


“小倩儿啊,她叫刘倩,我女朋友我这么叫有问题?”少年有些生气。


陈念往忽然疯了似的抓起画板就往外跑,丝毫不顾及身后少年的喊声。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少年第一眼感到熟悉,也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女孩有着莫名的好感。由于空气中的薄雾他其实一直没有看清雾中人的具体样貌,但刚刚那一瞬间他将这两个人的面貌看得清晰无比。


那是十四岁时候的刘倩,以及他自己。


陈念往抓着画板没命地跑着,浓雾又从四周涌过来。


“你在跑什么?”一个耳熟的童声响起,雾里走出方才那个背着书包的小孩,脸上带着不解与好奇。


陈念往突然停住了。


他看着小孩,脸上表情扭曲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念往。”说罢孩子连忙捂住了嘴,似乎想起来妈妈不让自己跟陌生人说自己的名字。



3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陈念往坐在地上,很无奈地问道。


方才他知道孩子的真实身份后便向后跑去,然而依旧会回到原点,就这样跑了几次之后,陈念往终于放弃了逃离的念头,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上午本来去上学来着,结果就忽然迷路了,然后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就遇到了你。”孩子瞪着天真的眼睛说道,“我总觉得刚刚那个哥哥说谎,他是逃学,今天不是中秋节。”


陈念往苦笑了下,想想自己这么大的时候还真的做过逃学这种事,那时候刘倩是个正儿八经的好学生,天知道那个时候怎么会看上自己的。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了?”孩子问道。


“这里应该是个四维空间。”陈念往向四周看去,孩子露出困惑的表情,然而疑惑并没有得到陈念往的解释。


他才懒得给一个小屁孩讲什么叫四维空间,再说这些东西自己也不是很懂。小时候读了很多这种书,当时还想着大学考清华大学物理系,然而之后谈恋爱加上青春期叛逆,最后只能上了一个三流院校的艺术专业。


四维的是在长宽高三维的基础之上加了一个时间的维度,自己现在可能在的这个空间,往前走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一生。


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拉起小孩的手说道:“走吧,估计走完我这一生我们就能出去了。”


小孩茫然的点点头,跟上他的脚步。



4



仿佛有一道白光闪了一下,又仿佛一脚踏进了一扇门中。


陈念往和小孩来到了一栋灰白的建筑前。


“这不是我们小区。”孩子茫然道。


“我知道,估计在这还能遇上个熟人。”陈念往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时候的自己。


忽然,建筑的木门被人推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出来,他不经意地扫了眼两人,然后瞪大了眼。


“我……操。”半晌,男人终于说了一句话。


“我操。”陈念往异口同声。


眼前男人分明是陈念往的翻版,唯一不同的便是气质,男人身上散发着科研人员独有的那种求知欲与洞察力。


“我只是长得跟你很像而已。”陈念往连忙说道,他可不敢想象自己被人认出来是另一个自己之后会发生什么。


“你来自过去?”男人忽然说道。


陈念往愣了下,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敢猜。”男人耸了耸肩,“再说我是个科学家,比起遇到一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人,还是遇到一个来自过去的自己这种事情会让自己开心点。”


陈念往惊喜道:“我未来是个科学家?可是我明明学了画画。”


男人忽然皱了下眉:“我没有学过画画。”


过了一会儿他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一定是我们走的时间线并不相同,这个时空里的我学了物理,那个时空里的我学了画画,真的有趣!”


陈念往看着这个男人一脸疯狂地自言自语,有些庆幸自己当初没好好学习。


“我们还要抓紧往前走,估计走完这一生我就能回到我的世界了。”陈念往准备告别,却被男人生拉硬拽地拖到了街对面的咖啡馆。咖啡馆里空无一人,男人熟练地走到厨房,打开咖啡机,不一会儿,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端到了陈念往面前。


“能给我讲讲那个世界的我的故事吗?”他眼中满是好奇。


“我们该走了,要不然我迟到了老师会说我。”小孩突然不耐烦道。


“这个小孩是……”男人这才发现陈念往身边的小孩,看着他的脸,男人脸上冒出了狂喜之色:“是更小时候的我自己!原来两个不同时空的同一个人是可以同时出现的!”


“我们真的该走了。”陈念往礼貌道。


“可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就是四维空间的夹缝。”男人很真诚道,“你们觉得你们是走出去的,其实不是,是这个夹缝一直在运动,就算你在这什么也不做,到了一定时间你都会回到时空通道,也就是那团白雾中。”


“你看,我周围都没有人了,只有我们自己。”他补充道。


陈念往看着他的脸看了许久,终于意识到对方并没有骗自己,他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我们聊会儿天吧。”男人说道,“你能说一下你的过去吗?我想看看我们是在什么时候人生出现分叉的。”


陈念往瞥了对方一眼,想了想现在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做,于是便答应了对方。


“我叫陈念往,”他看了眼对方,“这事你应该知道。”


“继续。”男人拿出来一支笔,似乎在记录什么。小孩站在一旁的椅子上好奇地看着他写的东西。


“家住在滨城,小学实验一小,初中五中,高中三中……”


“停,”男人忽然抬起头,“这里不一样,我去了一中,市重点。”


“看得出来你是个学霸。”陈念往看了眼自己的样子,忽然好奇道:“你多大。”


“三十。”男人说道。


“那你是十年后的我。”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另一个时空的。”


“你和刘倩结婚了吗?”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随口问道。


男人愣了下,方才的那种狂热仿佛遇上了一盆冷水,整个人低落下来。他喝了口咖啡,苦笑道:“是啊,原来是这里出了问题。”


“你和刘倩还在一起吧。”他突然问道。


陈念往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男人摘下鼻梁上的眼镜,很是疲惫地揉了揉眼睛。


“在这时空里,我从来没和刘倩在一起过。”



5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当初学习一落千丈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刘倩。”


男人看着他说道:“因为有了女朋友,所以想要保护她,咱们家那个小区又乱,你便只能跟那些混混混在一起,久而久之,哪有什么精力学习。”


“那你选择了?”陈念往沉默了下,已经猜到了他的选择。


“你还记不记得你跟刘倩表白那天,你犹豫了很久?”男人似笑非笑道。


陈念往想了想,确实那天是自己这二十年人生中最为纠结的一天。


“那天她约我出来玩,我想着要不要靠着这个机会向她表白。但是小时候你知道的,家里的教育就是要是你谈恋爱你就一定学不好习,我当时对这个深信不疑,所以那天我面临了一个选择,好好学习还是跟她表白。”男人喝了口咖啡,缓缓说道。


“所以你选择了好好学习?”陈念往问道。


“对,那时候想,没准刘倩可以一直单身呢?等到了大学,我们都考上了清华北大,然后就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男人笑了笑。


他的神情突然黯淡下来:“可是时间不会等你的。”


“当时追她的人很多,我因为这件事和她刻意保持着距离,久而久之,她就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了,然后我也失去了再去追她的勇气,一直到今天。”男人抬起头,眼中有着孩子般的骄傲,“她那么漂亮,理应有很多人追不是吗?”


陈念往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啊,她真的很漂亮。”


“你现在在做什么?”男人突然好奇道。


“画画,我刚上大学。”陈念往从背后取下画板,忽然说道:“我帮你画幅画吧。”


男人愣了下,笑着答应了。


陈念往掏出铅笔,在画纸上勾勒着线条,男人保持着姿势,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


“你们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初中吧,我猜是在那个小花园里。”


“她现在怎么样?跟你一个大学吗?对嘛,我就说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和你一个大学。”


“其实我们现在关系还很好啦,前几天她结婚还把我叫过去来着。”


“没有不开心啊,她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开心了。”


“你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


陈念往没说话,只是全神贯注地在纸上画着,其实男人的那部分早已画完,他现在在画另一部分——一个烫着大波浪卷的女人,眉眼温柔,靠在男人身边,虽然没有看他,但是身上的一切细节都在写着“我爱你”。


想象并画着十年后的刘倩,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还没完吗?”男人观察了下周围,说道。


“马上完了。”陈念往有些窃喜,自己给自己惊喜这种事情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嗯,哦对了,还有件事请你帮我。”他轻声说,“请帮我好好喜欢她。”


没有人回答。


咖啡厅的服务生表情古怪地看着这个忽然出现在座位上的奇怪男人,轻声道:“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将背轻轻靠在椅背上,苦笑着看了眼对面空荡荡的椅子,抿了口咖啡。



6



陈念往抬头时,又是熟悉而厌恶的白色。


他忽然疯了似的抬起头转身向远处跑去,不知道跑了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别跑啦,你长不长记性。”小孩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我得回去,把我的画给他。”陈念往不停地碎碎念。


“那个大叔不是说了吗,我们回不去的。”小孩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陈念往无力地坐在地上,说道:“可是没有我这幅画他会不会很难过。”


“屁,那个大叔多厉害啊,懂得那么多,怎么会难过呢?科学家都这么厉害吗?我也想当个科学家。”小孩天真道。


陈念往还想说什么,然而眼前的场景又忽然变化起来。


白雾中间突然出现了一扇透明色的门。陈念往犹豫了下,把那张画放在那片白色的空间里,画纸静静地躺在地上,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你那么聪明,一定能来到这里看到这个的吧。他轻声说。


然后迈进了那扇门。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下来,路旁的烧烤摊前,一个男人在吃着烤串。陈念往领着小孩刚刚凑近,便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小孩嫌弃地向后退了两步,噘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我最讨厌喝醉酒的人了。”小孩嘀咕道。


“你他妈谁家小孩啊,你是他家大人?不管管?”男人含混不清地说道。


陈念往看了下四周,方才那扇透明的门并没有再次出现,只得摸了摸孩子的脑袋,带着他坐了下来。


“老哥,拼个桌?”陈念往笑笑说道。


“随便,你别嫌弃我就行。”男人自嘲地笑了笑,用筷子夹着盘子里的花生米。


“这么晚还吃串,刚下班?”陈念往猜测道。


“下班?嘿,下班咯,被炒咯。”男人喷了下鼻子,浓郁的酒气让陈念往和小孩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小孩揪住陈念往的衣角似乎想把他拖开,陈念往从男人盘子里拿了根羊肉串递到小孩手边,这才让他愿意在这个令人不舒服的男人身边待下去。


“小兄弟你今年多大?”男人努力睁开醉醺醺的眼睛。


“二十。”


“嘿,我今年四十,告诉你个人生经验。”男人神秘兮兮地说,“千万别把希望寄托在某一样事情上。”


“你看我就是个反面教材,大学的时候学了艺术,然后就指着这一门手艺活下去,那个时候我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我觉得这辈子有这两样就够啦,一辈子都能开开心心的。可是呢?如今广告公司的工作丢了,也跟媳妇离了婚,最后连闺女都没判给我,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啦。”男人哈哈大笑。


“她为什么跟你离婚?”陈念往忽然说道。


“我没本事呗,也赚不了什么钱,挺好的,挺好的。”男人苦笑道。


“看你这样,也是学画画的?”男人打量了下陈念往,问道。


陈念往点了点头,男人摆了摆手,说道:“咱爷俩还真是有缘,行了,今天这一顿我请了,老板!老板!”


周围一片寂静。


“那你后悔吗?”陈念往忽然说道,“你要是没谈恋爱,现在没准……”


“不知道。”男人打断他道,然后双眼迷茫地看着夜空,“这种事谁说的准呢?”


“小子,珍惜你现在吧,好好让自己变得牛逼点,别到时候让别人因为你不行离开你。”男人把手搭在陈念往身上,低着头低声说着。


“真的,我宁可她是不喜欢我了。”他突然哭了,然后渐渐安静下去,最终趴在陈念往的肩膀上睡着。


陈念往拍了拍他的肩膀,站了起来,远处突然出现了一扇透明的门,他知道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了。


小孩把羊肉串的签放在桌子上,“我长大不要成为这样的人,又没用又爱喝酒。”小孩噘着嘴到。


“可是谁知道呢?”陈念往转头看见男人趴在桌子上发出如雷的鼾声。



7



陈念往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个场景他想过很多次,却从来没有见过,或者说他根本不可能见到。


一块黑色的墓碑竖在他身前,上面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陈念往,生于1990,卒于2040。”小孩一脸好奇地念道,“这个人和我一个名字!”


“怎么还能穿越到自己死了的世界……”陈念往无奈地吐槽。


“你们俩是谁啊?”一个女孩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手里拿着一束花。


陈念往仔细打量了眼对方的脸,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你不会是他女儿吧……”他看了一眼身后石碑上的男人,结结巴巴道。


“你们认识我爸?”女孩一脸惊讶。


“挺熟的。”陈念往说道。


“那为什么葬礼那天没看到你?”女孩还是怀疑。


“这不是没赶上吗,路上有事耽搁了几天。”陈念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才发现周围竟然还有扫墓的人。


“因为这个时空的我消失了,所以我能够真正在这个时空出现?”陈念往在心里猜测道。


“那跟我回家坐坐吧。”女孩眼中的疑惑终于消失不见,微笑着邀请道。


陈念往愣了下,点了点头。


“我爸葬礼刚结束,家里还有些乱。”女孩不好意思地收拾着乱糟糟的客厅,一大堆啤酒易拉罐和烟头被丢进垃圾桶。


陈念往皱了皱眉头,“你这几天一直抽烟喝酒?”


女孩不好意思地笑笑,没解释,只是手上收拾的动作快了些。


“你爸他……是怎么死的。”陈念往犹豫了下,问道。


“肺癌。”女孩坐在沙发上,很平静地说道。


陈念往点了点头,看向挂在墙上的婚纱照,心突然提了起来。婚纱照上陈念往的身边站着一个女人,眉眼是如此熟悉。


“你妈呢?”他结结巴巴问道。


“我妈十年前就去世了。”女孩露出狐疑的神色,“车祸,我爸没跟你说?”


“那时候我才多大。”陈念往连忙解释道。


“你跟我爸什么关系?”女孩开始追问起来。


“陈老师教过我画画,虽然时间不长。”陈念往笑了笑,眼中露出追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也就是说你现在一个人生活?”


“干嘛?”女孩眼中露出警惕,“我们家有人的,我很多亲戚都会来看我。”


“你误会了!”陈念往连忙解释道,“我是说,你的钱够你生活吗?”


女孩隐隐松了口气,缓缓说道:“我在打工,勉强能度日。”


陈念往掏了掏兜,这才想起来自己那个年代的货币似乎并不适用于这个年代,他涨红了脸,很是低落。


“抱歉,没什么能帮你的……”


“帮什么?我自己可以的。”女孩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叫什么?”


“陈大千。”陈念往信口胡诌出一个名字,旁边的小孩想说些什么,刚张嘴就被陈念往捂住。


“本家啊。”女孩笑了笑,起身准备去厨房做菜,“中午在这里吃吧。”


陈念往愣了下,点了点头。



8



“手艺不错啊。”陈念往嚼了一口鱼香肉丝,称赞道。


小孩也用力点头,一脸满足。


“那是,我从小就学着自己做菜了。”女孩得意道。


“你家人……不管你吗?”陈念往捕捉到了话里藏着的东西,小心翼翼地问道。


女孩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笑道:“我妈跟我爸每天都在吵架,哪有功夫管我。”


“可是他们不是很恩爱吗……至少十年前是这样的吧。”陈念往有些底气不足。


“谁知道呢?”女孩摇了摇头,“我爸有一次喝醉了对我说,他跟我妈真的不应该谈恋爱,连认识都不该认识,要是不认识,两个人都不会这么痛苦。”


“他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他们是天生不合适,却偏偏还碰上故事里的那些情节,于是两人便误以为天生一对,其实根本不是,只是巧合。”女孩想了想说道。


陈念往沉默下去。


“不过那都过去啦,不管他们对对方怎么样,但是还是爱我的,所以我也懒得纠结这些过去的事了,毕竟大人的事小孩别插嘴不是?”女孩讲了个笑话。


“凭什么大人说话小孩不能插嘴!”小孩抗议。


“得,忘了这还有个小孩子。”女孩耸了耸肩,眼中露出憧憬:“不过那时候看着别的小孩子跟家里人能和睦地坐在一张桌子上其乐融融的吃饭,还是挺羡慕这种情景的。”


陈念往忽然心里一动,他从背后取下画板,说道:“我给你画张画吧。”


女孩愣了下,陈念往笑道:“既然不能帮到你什么,送你件礼物也是好的。”


“画好了吗?”女孩有些不耐烦。


“好了好了!”陈念往最后修改了几个细节,站起身把画纸交给对方,“看看怎么样。”


女孩有些不相信的看了陈念往几眼,然后目光落在了画布上。


她瞪大了眼睛。


场景就是这张餐桌,画面中央是一个笑得很开心的小女孩,旁边男人在狼吞虎咽地吃着米饭,女人看着两人露出无奈的表情,但是眼中满是爱意,手里端着刚刚给男人盛的汤。


女孩的眼眶突然红了,她捂住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谢谢!谢谢!”


陈念往咧嘴笑了起来。


小孩突然拽了拽他的衣角,指了指外面,一扇透明的门出现在楼下。


“那我先走了,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还有禁止吸烟。”陈念往忽然严肃起来。


“你管这么多,你是我爸?”女孩破涕为笑。


“好好活下去,”他摸了摸女孩的脑袋,“哪怕你父母的结合存在一定的问题,但是你一定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最珍惜的礼物。”


女孩重重地点了下头。


“拉钩。”他把手伸了出来,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在地上印上一个微曲的小拇指的影子。


“拉钩!”


另一侧的黑暗里,一根纤细的手指来到阳光下,与那根手指轻轻钩在一起。



9



或是功成名就,或是穷困潦倒,或是长命百岁,或是英年早逝。


陈念往就这样走过了很多时空里自己的一生。


原本的透明门逐渐染上了颜色,变成了一个洞口,洞的另一边是五彩斑斓的世界,这一边是纯白色的四维空间。


“歇会儿?”小孩抓住了陈念往的衣角,可怜巴巴道。


陈念往想了想这段时间似乎一直没停过,于是点了点头,正好想一些事情。


他路过了这么多的人生,所有的人生都是不同的,除了一点。


在每一段人生中,自己都是不幸福的。


而这个不幸福,往往和刘倩有关。无论那个时空的自己多么强大,多么爱她,两人的结局终究不会美好。


一次两次可以用可能性来解释,可是当所有的时空都呈现着同一种结果,那只能把这种情况总结为命运。


要是不认识刘倩就好了,这样对两个人都好。


陈念往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刘倩的时候,应该是三岁,那是自己最初的记忆。那天幼儿园分小组玩过家家,他当爸爸,刘倩当妈妈,由于那天玩的很开心,陈念往一直记得那个小姑娘。然后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刘倩由于很黑,经常被小朋友取笑,陈念往那个时候是班里的小霸王,处处维护着她。


或许从那个时候自己就喜欢她了吧。陈念往轻轻笑道。


他看向小孩,说道:“小孩,你今年多大?”


“六岁,刚上一年级。”小孩很干脆地说道。


陈念往忽然明白了什么。


老天让他来到这个奇异的四维空间,路过那么多自己的故事,却偏生带上了一个来自过去的孩子。


只要阻止就好了。他想了想,阻止一个小孩子不和另一个小孩玩,该多简单。


“走吧。”小孩牵了牵他袖子,说道。


“走吧。”他站起身,向着那个洞口走去。



10



新的时空是一条街道。


一个老人站在两人身前,眼中满是茫然。


“你好,老人家。”陈念往礼貌说道,暗道自己老了长得真是难看。


“好。”老人呆滞道。


陈念往看了眼四周,传送门还没有出现,于是只能在这里陪着过去的自己说会话。


“老人家你在做什么?”陈念往说道。


“不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你家住在哪?”


“不知道。”


陈念往满头黑线,很难承认面前的痴呆老人是未来的一个自己。


“那您在这走什么呢?”他问道。


“找东西。”老人说道。


“什么丢了,我帮你。”陈念往礼貌道。


“手机。”老人抬起头,可怜巴巴道。


“老大爷,这都什么时代了,还用手机。”陈念往无奈道。之前的时空旅行让他增长了很多知识,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准,早就把手机淘汰掉了。


“手机!”老人着急地跺脚。陈念往怕自己再被自己气死,连忙说道:“好好好,我帮您找,什么样子的。”


“方的……很硬……砸核桃……”老人语无伦次道。


陈念往心里一跳,从兜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在老人面前,说道:“是这个吗?”


老人见到那个东西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连忙从陈念往手里抢过去,做贼似的揣进怀里。


“你偷东西!不是好人!”老人骂道。


“你居然偷东西!”小孩唯恐天下不乱。


“那是我的啊……”陈念往很无奈地说道,但是并没有想要要回来的想法,虽然那个东西是刘倩送给自己的手机。


“大爷,别害怕,我不抢。”陈念往笑道。


老人将信将疑地放松了警惕,碎碎念着,坐了下来。


太阳已经西垂,昏黄的阳光把老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他靠在路旁的一根电线杆上,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卧槽……不是要挂了吧。”陈念往咽了口唾沫,内心很是紧张。


“小伙子,干什么呢?”一个女声从陈念往身后传来,陈念往转头一看,原本空空荡荡的街道上满是行人。


“这大爷不知道为什么晕在这了……”陈念往连忙解释道。


有胆大的凑上去试了试鼻息,然后触电一般的跳开,“死人了!死人了!”


周围乱作一团,过了好久警察才开着悬浮车赶来,用手中的仪器对着老人扫了下,说道:“老死的,没事了,不是谋杀。”


陈念往松了口气,心说万一自己被冤枉成犯罪嫌疑人那可糟了。


“唉,你说这么个低调的人,死的怎么却这么吓人呢?”旁边的大妈说道。


陈念往挑了挑眉,问道:“阿姨,您认识他?”


“我们这边一个老光棍,老了得了痴呆了,靠着政府给的救济金过日子,整天抱着一个破手机神经兮兮的,听说是他初恋送的。”阿姨叹气道


“那怎么还是光棍呢?”


“谁知道,听人家说这老头年轻的时候整天拼命工作,冷落了人家,结果就分手了,归根结底也是不合适,再找一个不就完了?结果非一辈子打光棍。”阿姨很是不屑。


陈念往看着老人的尸体,暖洋洋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他抱着那个手机,脸上满是祥和。


不是祥和,而是别的什么,他很难描述。


忽然他感到有人轻轻碰了下他,转身发现小孩正在盯着他。


“该走了。”他指着远处的传送门说道。


“好。”陈念往笑了下,和他朝远处走去。只是在进传送门前,他又回了下头,老人临死前的表情仿佛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11



“我回来了!”


小孩突然激动道。


两人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校园里,现在似乎是下课,小朋友们在操场上肆意嬉闹着。


“这是我们学校!”小孩激动地对陈念往说道。


“是吗?那我估计也能离开了。”陈念往笑道。


一旁突然传来孩子的吵闹声。


“刘倩你怎么这么黑啊。”


“对啊,黑的和炭一样。”


“像书里的包拯!”


几个小男孩围着一个瘦小的女孩做着鬼脸。


陈念往看着那里,双手紧紧攥成拳。他对小孩说道:“有件事要跟你说。”


只要不认识刘倩,不喜欢上她就可以了。


该怎么做呢?很多办法啊,让他抓紧去上课,告诉他刘倩是个坏小孩,甚至可以诬陷她今天的一切都是这个坏人搞出来的……


陈念往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张口,脑海中忽然想起那个老人最后的表情。


那是幸福。


这一生都这样孤独,可你为什么最后会露出那么幸福的表情呢?


小孩奇怪地看着陈念往,有些着急道:“你还想干什么,快要上课了!”


陈念往深吸一口气,指向远处那个小姑娘,缓缓说道:“你看见那个小女孩了吗?”


“我要你……”他深吸一口气,眼神从未如此明亮。


“我要你去保护她!”


“去把那些欺负她的人打的屁滚尿流!”


“现在就去!快!”


小男孩愣了下,脸上露出大大的微笑:“我还以为什么呢?行侠仗义这种事我最喜欢了!”


他转身向那个方向跑去,大喊着住手,然后一直低着头的小女孩抬起头,眼中仿佛有星辰绽放。


“跑快点!”


“再跑快点!”


“跑到她身边去啊!

陈念往大喊,惊动了门卫。门卫连忙冲出来把这个闯进校园的不速之客向校园外拖去,陈念往却仿佛感觉不到,双眼直直地看着那个方向,脸上露出既生气又开心的复杂表情。


“你要好好喜欢她!”


“哪怕命运说你们不行!”


“不管未来!不管命运!就在此时此刻!好好爱着!”


他对着那个方向大喊,不知说给谁听。


周围的一切忽然消失。


陈念往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小区,身边还是自己那个年代的人和事。


他无力地躺在地上,把画板丢在一边,看着湛蓝的天空,不顾四周人偷来的怪异目光。


“哪怕未来再黑暗,我还是决定去爱你,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遗憾,不是我们的未来会怎样,而是我在过去未曾爱过你。”他轻声说。


风拂过画纸,发出莎啦啦响声,画板上唯一完整的画显露出来。


一座破旧的初中前,男孩和女孩羞涩地坐在一起,脸上都挂着笑意。






作者:山城

首发于公众号脑洞故事板11月30日

http://weixin.qq.com/r/a0jP1zXEmmjlrXG09x15 (二维码自动识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