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呆

1、小呆是一只灰色的雪纳瑞,眉毛垂得老开,身子小小的。老郑是一位中学的老教师,眉毛也散开来,他说话声很大、不讨人喜欢,是多年的职业病了。但让人诧异的是,小呆这只小狗,竟然学会了爬冰箱。那是因为曾经的一段时间,每晚天气播报后,老郑要给女儿发晴...

1、
小呆是一只灰色的雪纳瑞,眉毛垂得老开,身子小小的。
老郑是一位中学的老教师,眉毛也散开来,他说话声很大、不讨人喜欢,是多年的职业病了。
但让人诧异的是,小呆这只小狗,竟然学会了爬冰箱。
那是因为曾经的一段时间,每晚天气播报后,老郑要给女儿发晴雨的短信,他总习惯地往后仰,便压着个软塌塌的东西。小呆疼了几回,在沙发上挪来挪去,可老郑的屁股却总要寻来。
久而久之,小呆睡得位置很高,新来的客人便往往以为它是一只猫。2、
小呆倒真像一只猫。
它安静,也不粘人,眼里总带股冷。也许是因为小呆是捡来的,不亲近人。它常常竖起耳朵,仿佛在听谁的脚步声。
老郑还记得那天,他上了年纪,车也开得慢。于是路过收费站时,便有时间多看了几眼。
路边有一众人手拉着手,挽着某个爱狗组织的横幅,围在卡车边。车上的蓝布拉开一角,露出层层叠叠的铁笼,满车的犬也都吠起来。争执中,劣质的铁笼哗地冲开了,狗们散了一地。
再过几个月就是狗肉节了,这样的冲突时常发生。
但老郑一眼就瞥见了小呆。它跌跌撞撞,却又意志坚定,跑了几步,昏倒在他的车前。
老郑紧急刹了车,鬼使神差般。警察来了,人们匆匆走了,小呆就只好蜷缩在老郑怀里了。老郑举起小呆,小呆应和地尿了老郑一脖子。
第一次见面,还请指教。3、
老郑不算耐心,农村里养狗,也不过喂碗剩饭,他忒看不惯城里猫狗娇宠的模样。
小呆却也不摇尾讨好,只默默地舔舐伤口,看人时眼里满是警惕。
女儿周末来看他。一见面,先诧异地说:“爸,你,你怎么也养狗啦。”
老郑心里一惊,突然领会了宠物狗往往是空巢老人的心头肉,连忙说:“这狗是捡来的,再过两天我就送人。”
女儿倒笑着摇他胳膊,说:“养只狗多好呀,我就一直想养,可是没工夫。”
老郑说:“好好的人不多宠宠,偏偏给畜生花钱。”
女儿说:“什么畜生,说得这么难听。”
老郑问:“那你说,怎么光养猫狗,没人养猪鸡?”
女儿扑哧一笑:“别说,还真有人养。其实狗也有肉狗的,我们城里不也有狗肉节嘛,但宠物狗地位不同,处久了,人就有感情了。说到底,都是为人类服务。”
老郑想起了因为爱狗而拦车的人们,便有些嗤之以鼻,女儿倒心有灵犀般说道:“有的人去拦车,救狗,就是因为那些狗往往不是肉狗,而是宠物狗。”4、
女儿来得勤了些,老郑却不怎么高兴。
每次来,女儿都大包小包,可是其中半数却都是狗的用品。饼干,项圈,玩具,老郑知道女儿喜欢小动物,却见不惯她眼里溢蜜。
小呆对玩具没有兴趣,但老郑心里还是不是味儿。生活平平淡淡,一只小呆闯了进来,他倒较上了劲。
老郑抱起小呆,在大街小巷走来走去。
宠物店老板笑脸相迎,一问,是卖狗的,笑便生生地噎了下去。
老郑抱着小呆,在街坊邻居间亲切拜访。
小孩们好奇地凑过来,家长们却推脱着。
无奈,老郑想起了那次遇见的爱狗组织,他们一定愿意收留。
多方打听,总算找到该组织的会长刘某。可老郑刚说了来意,刘会长就抢了白,一顿深刻的爱狗主义教育,喊着废除狗肉节的口号,如同沾衣十八跌般,还没摸着头脑,老郑又被推到门外了。
门外有个公园,公园里野狗成群结队。
老郑心头突然一动,把小呆放在了地上,转身便走。小呆追了几步,也站住了。
老郑一凛,小呆的眼睛像极了人的眼睛,没有绝望,只有疲累。
它走开了,躺进了布满灰尘的草丛里。5、
女儿又是大包小包的来了,进门便问:“小呆呢?”
老郑答:“放归自然了。”
女儿的脸上便有种狗去楼空的落寞,她叹道:“养只狗陪陪你,也不赖呀。”
老郑说:“那有了狗陪,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回来看爸爸了?”
“我不是这意思。”女儿围过来给老郑捏肩,老郑的气消了,突然就想起小呆,想起它的眼睛。小呆有一点好,老郑想,它不粘人,城里的狗都被宠坏了。
入夜,梦里隐隐是个公园,地上落满枯叶。突然,他听见了狗吠声,身子也热起来。
狗吠声不止,越来越清晰。他从梦里惊醒,睁开眼,狗吠不停,整栋楼的声控灯都亮了。
浓烟翻滚起来,原来是楼上失了火。居民们半夜惊了魂,纷纷庆幸被一只狗叫醒了。
也有人说,这几天都看见有只狗蹲在楼角,倒似守着什么。
老郑瞥眼看,却是只陌生的金毛。6、
老郑在公园里寻觅。他觉得小呆是只好狗,没沾上城里宠物的毛病。
前面突然传来一阵犬吠声,老郑走过去看,只见到一群野狗,狗中央围着小呆。小呆眉毛垂得苍白,眼里冷冷的,身上咬痕累累。
老郑急忙吆喝走了众狗。他也不年轻了,累得气喘吁吁,小呆力不能支,也倒在一边。他慢慢摩挲小呆的头,小呆呆了好久,舔了舔他的手。
老郑才注意到,小呆身上满是伤口,有咬痕,撞痕,甚至还有鞭痕。
“你从哪里来的?你原来的主人呢?”老郑问,小呆只舔他的手。
四条眉毛垂在一起,老郑哈哈大笑。老话说得好,人上了年纪,连狗都嫌。老郑自认为狗还是不嫌他的。
女儿忙,来不了。人老了,同事间也搭不上话。但回到屋里,有小呆等他。老郑还是声如洪钟,气息粗重,小呆听不懂,却也不厌烦。7、
日复一日,生活照常。
老郑开车路过收费站,这次却又见着了那个爱狗协会的横幅。
刘会长带着一群人,拦住一辆车,车上又是层层叠叠的笼子,笼里是数以百计的宠物狗。爱狗人士抢救下了狗们,热泪盈眶。但似乎是想起了上次警察的教训,刘会长说些什么,大家又举起了“文明救狗”的横幅,便纷纷有人付钱赎狗。
老郑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
晚上女儿来看他,带着小呆去公园散步。叶子扫干净了,老郑却骤觉不对头。
小呆也叫起来,老郑把它搂在怀中,他突然明白过来,一众流浪的狗都不见了。
不,远远地,窜来一只野狗,有人在喝喊。
老郑看清了,一众人拿着棍子皮带,在围拢着,撵着这只流浪的狗,只一靠近,就是猛的一棍子,打得狗皮开肉绽,人也微微发咻。
小呆的眼睛凶狠了起来,老郑暗想:小呆说不定也被这样对待过。8、
打狗人心满意足地收工了,那只野狗被装进布袋,慢慢也放弃了挣扎。
怀里,小呆颤抖着。他和女儿对视一眼,不知怎的,决意去看看。
事情没这么简单。
打狗人顺着公园一路走,公园一角,竟有一间废屋。女儿摆摆手,想往回走,小呆却猛地从老郑怀里跳出,往屋里跑。
它吠起来,它想告诉老郑,这里就是犯罪现场。
老郑脸色骤变,狗是不懂打草惊蛇的。突然里面传来了更多的狗吠声,两人在窗口望了一眼,只见里面关着近百只狗。
“看起来,全是宠物狗,不是肉狗。”女儿的声音有些颤了,老郑也有点怕。
打狗人没注意到屋外的人,只一把抓起小呆,小呆一口咬上了他的手,打狗人只一挥手把小呆摔在一边。铁门一关,小呆也被关在了里面。
“我们得报警。”老郑说。
“可是……”女儿皱起眉,说:“我们还没什么证据。警察给人办案,打狗并不犯法。”
老郑说:“我们去跟爱狗组织的人反映一下?”
两人驱车来到了爱狗组织所在地,老陈突然大吃一惊。刘会长办公室里,站着那几个打狗人。
他悄悄地问,有人便说,那些都是爱狗人士,常常带大家去拦车。
可老郑还记得,那些棍棒往野狗身上招呼。
他突然懂了:这些人哪里爱狗,他们不过打了狗,收了狗,再组织爱狗人士来买。甚至宠物医院也跟他们勾结,狠狠讹爱狗人士一笔。
这些都牵涉到人、诈骗,虽然证据不多,但他们可以报警了。9、
老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事极易惹祸上身。
但小呆还关在那废屋里,多一时就多一时的危险,他不可能不救它。
犹豫了几天,第二天就是狗肉节了。其实小城虽有吃狗肉的传统,却并不广泛,这几年才名气高涨,成了“传统”。
他瞒着女儿,带着相机,在公园的废屋外游晃,犬吠听得他心疼。
诶,我怎么也成“狗奴”了?老郑想。
有货车来了,是那个打狗人。老郑骑上共享单车,以老年人的速度追在后面,倒也跟着一路驶入了一家屠宰场。
高大的笼子到处都是,犬吠不绝,磨刀霍霍,打狗人和刘会长在攀谈。
“明天九点,我带他们来,你们今晚赶快布置一下现场。”刘会长说。
“多谢刘总了,明晚宜家春大宴,您老赶儿早。”打狗人说。
老郑全明白了,这狗肉节也成了牟利的工具——来赎狗的爱狗人士存在一天,这些人就会继续抓狗来。
他掏出相机,以老年人的速度拍下了照片,陆续地发给女儿。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老郑一惊,这傻瓜相机在黑暗里自动打开了闪光灯!10、
“谁!”刘会长大喝一声,连犬吠也骤停了片刻,一切都静悄悄的。
老郑的冷汗冒出来,刘会长拔腿往这边跑来,打狗人在环顾四周,手里提起了砍骨刀。老郑的思绪还没转过来,刘会长已经冲到面前:“是你!”
老郑说:“不是我!”
刘会长一时间反应不及,老郑已经倒在了刘会长的脚下,以老年人的姿态熟练地抱住刘会长的大腿,痛苦地呻吟起来。
刘会长脸色一变,一脚踹在老郑的怀里,疼得老郑在地上打滚。
碰瓷也不管用了,老郑想,他看到刘会长的额上也冒起了汗,显然是在抉择着什么。他最终恶狠狠地冲打狗人使了个眼色,便伸手来抓老郑。
老郑猴子般跳起来,便绕着笼子跑,他知道刘会长开始铤而走险了。狗们全部吠叫起来,像是马戏团般。刘会长万没有想到老头这般灵活,连忙喊打狗人把另一头的路堵上。
现在只有狭路了,狗叫不断,倒又像是围在竞技场的观众。老郑身前身后是虎视眈眈的两个年轻人,他一筹莫展。
突然,他听见了小呆的叫声。普天虽大,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只有小呆了。11、
刘会长和打狗人都凑近来,他们生怕这老头奋起伤人,却又惶惶着拿下这老头该怎么处理。
刘会长的眼里露出凶残的光,但突然,他慌乱起来。因为眼前的这个老人,一举跳上了狗笼,开始疯跑。趁刘会长还止不了时,他已经在拉狗笼的门了。
狗门是伸拉式的,纯粹欺负狗们的手指不灵活。但没关系,现在有老郑打开狗笼,狗们鱼贯而出,瞬间扑倒了两人。
警察来的时候,现场着实有点惨不忍睹。两个犯罪头目躲在屋里,伤痕累累,门口是数以百计的狗们,老郑不愿出人命,狗们群情激奋。
跟警察一起来的,还有大量的爱狗人士。不出两日的调查,人人都知道自己被骗了。
老郑抱着小呆,领了一个好市民奖,为了表彰在重大经济诈骗案件中所做的前期取证工作。小呆身上多了几道痕,老郑也不心疼:“不娇生惯养的,就是好狗!”
老郑心想,我一个老年人,居然也勇敢了一回,便笑起来,“你呀你,怎么就这么闯进我的生活?”
你不也闯入了我的生活?小呆想,只轻轻摇了摇尾巴。


大故事家
喂你一滴烈酒。
微信公众号ID :dagushijia
投稿邮箱:tougao@ruuxee.com
版权合作请联系微信:yylay123(岳老师)
大故事家QQ群每天都在热烈的讨论着故事的走向,你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决定作者们写什么,此外还有大量的不定期福利
QQ粉丝群:571115026

上一篇:我的室友变成了狼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