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煞之赤魔道 - 第二章 日据时代的鬼话(02)

「到底到哪里去了呢?」顺成骑着脚踏车,在学校附近找寻着,已经过了早自习时间了,但她的学生新仪还没进到教室里面。他才刚到这个学校,很多事情还不了解,无论是学校还是班级,但不管怎样,他都应该做好一个老师的职责。其实以前也不是没遇过学生迟到,但今...

「到底到哪里去了呢?」顺成骑着脚踏车,在学校附近找寻着,已经过了早自习时间了,但她的学生新仪还没进到教室里面。

他才刚到这个学校,很多事情还不了解,无论是学校还是班级,但不管怎样,他都应该做好一个老师的职责。

其实以前也不是没遇过学生迟到,但今天不知怎地,他就是感到特别不安,好像有什麽事情要发生似的,尽管顺成和她还没有很深的互动,但印象中,新仪一直是个懂事而早熟的小女孩,应该不会故意不来上学的,一定是有什麽事情耽搁了,他想。

学校附近已经绕过几圈了,他拿出刚刚在办公桌抄下的地址,决定要到新仪家一趟。

他对这里不是很熟,靠着地图,顺成约略规划出到新仪家的路线,但麻烦的是,如果新仪不是走这条路的话……

总之,先碰碰运气再说了,他心里这般想着。

在灰蒙蒙的天色里,一台脚踏车,骑往一条布满乱葬岗的道路。

雨,不知道什麽时候停了,但雾,还是那样地浓。

新仪蹲在脚踏车旁边,专注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孩。

他看起来大约是就读幼稚园的年纪,和新仪一样,都是黑头发黄皮肤,新仪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会待在这里一直看他,明明自己应该要去上学的啊!要是迟到的话……

她的体内,好像被什麽力量牵动着,小孩自始自终都没有开口过,他一直站在距离新仪一公尺的地方。

新仪记得小时候,自己也有个弟弟,那时候新仪好开心……但是弟弟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夭折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应该也跟这个小弟弟一样大了吧?

「你叫什麽名字啊?」新仪试探性地问。

小孩还是待在原地,但没有回答。

会不会是日本小孩呢?新仪猜想。

她以前曾经遇过几个日本小孩,他们住在有点远的地方,去不一样的学校上学。

「你爸爸妈妈……是日本人吗?」虽然新仪日语不是很流利,但还是能说上几句。

男孩还是没有说话,但他这次摇头了。

「你不是日本人?」新仪追问,他又摇头一次。

「你住在这附近吗?」

男孩点点头,继续用深邃的黑眼望着她,那瞬间,新仪觉得自己有什麽东西被吸走似的。

「新仪!新仪!」呼唤声从远方传来。

男孩好像受到惊吓的麋鹿,咻地往草丛里头钻去,不到几秒便不见踪影。

「你在这里做什麽啊?」顺成上气不接下气赶了过来,他把脚踏车停好後,用手帕擦了擦汗,问道:「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新仪转头,她的表情略显呆滞,「站在那里的小孩子。」她手比了比前方,但她手指的地方,却半个人影也没有。

刚才顺成远远看到新仪,目光全都在她身上,倒没注意到她说的小孩,想起一路上经过无数个墓碑,顺成觉得有点不安,趁着雾逐渐散去,他牵起新仪的手赶紧离开这里。

到学校的时候,第一堂课已经过了一半,刚才在路上,顺成一直觉得新仪有些不太对劲,但他决定先不作声,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持续下去,他过几天就会去新仪家作家庭访问。

距离Tako离开台湾,已经半个月了,这段日子,顺成没有一天不在想她,他打算省吃简用,好好存一笔钱,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到日本找她。

某天早上,平时空荡荡的信箱里躺着一封信,顺成打开一看,居然是Tako写的,她用日文如此写着:

"顺成,自从回到日本後,父亲看我看得很紧,这封信是我好不容易才寄出去的……"

顺成看到这里,眼眶忍不住泛红起来,他明白Tako的苦衷。

潦草的字迹又继续写道:

"我这次写信,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

"前阵子,我帮父亲整理房间的时候,无意间偷听到他和长官的对话,他们说,我们在签订受降书後,一年内会全数撤离台湾,但在这之前,总督安藤桑曾经私下和你们的行政长官会面,而且……"

字迹在这时候断了一截,顺成猜测她下笔的时候十分犹豫。

"你知道,我父亲在战争的时候来到台湾,之後一直都在文山郡办事,他管的那支军队刚到这里没多久,就想在附近的小山开路,挖掘的时候,士兵和工人在半夜听到凄厉的尖叫声,好像是从山洞里面传来的。"

"怪事一件一件发生,越来越多人病死,不然就是莫名其妙失踪,可怕的是,病死的人,每个都面目狰狞,好像死不瞑目似地,看了让人胆颤心惊。我们曾经找过几个当地有名的法师来作法,但事情还是没办法解决,就在父亲准备下令撤离的时候,有个道士主动上门,他说我们开山挖路,挖到了魔界的入口,如果没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和它牵连的人,会一个接着一个死去。"

"他要我父亲遵照他的吩咐行事,五十只鸡、五十碗黑狗血、一大瓶掺了糯米的雄黄酒,那场法事整整作了三天三夜,周遭天摇地动、风云变色,在众目睽睽下,他带着木剑孤身进入了血色山洞,从那之後,没有人再看他出来过,说也奇怪,事情真的慢慢平静了下来,但我们不知道洞穴是不是真的被封印住……"

看到这里,顺成停了下来,擦擦滴落在眼镜上的汗渍。

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但他选择相信Tako的话,他知道自己遇到一件可怕的事情,而这事情,是他没能力一个人去改变或碰触的。

信的後面附了一张纸,是中埔山和福州山的草图,上面的红点,标示了Tako所说的……

过去,他以为日本人把这里列为军事管制区,是因为地点隐密,但看完Tako的信後,他不禁怀疑起他们的动机,难道是想要……隐藏这个秘密?

令他不明白的是,Tako为什麽要寄这封信他?是单纯想告诉他不要接近那里,还是说……

这世上,永远存在着许多未解的迷团,而往往越接近迷团,就越感受到真相的可怕。

受降典礼过後,国民政府在基隆港登陆,等城里稳定後,士兵就会进扎这个日治时代就有的据点。

这件事情只有行政长官陈仪知道,但他却未必敢告诉其他人,而那些被蒙在鼓里的长官和士兵,全然不知这里有着什麽样的危险,幸好陈仪够聪明,和日本人一样,把这里规划成了军事管制区,

在搭配当年道士的封印之下,那股来自魔界的凶恶力量,暂时被与世隔绝着。

然而,那个脱离洞口、流窜在人间的魔物依旧存在,只要找到适当的方法,魔界的缺口就会再次打开,另一头的妖魅魍魉,将会想尽办法出来,不惜一切……

※※※※※※※

妖,魔,人,间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