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妖 - 5.4.1血腥

第四章01崑仑剑,顾名思义与凡人口中的那座崑仑山有点渊源。当年,帝君在瑶池边大醉,返回的途中於崑仑山顶醉卧百年,醒来後有感而发,遂取天火铸崑仑剑。此剑铸成当日,天雷闪动,诸兽齐名,竟是生生引了天劫降世。受了七七四十九道天雷过後,崑仑剑的剑鸣...

第四章

01

崑仑剑,顾名思义与凡人口中的那座崑仑山有点渊源。当年,帝君在瑶池边大醉,返回的途中於崑仑山顶醉卧百年,醒来後有感而发,遂取天火铸崑仑剑。此剑铸成当日,天雷闪动,诸兽齐名,竟是生生引了天劫降世。受了七七四十九道天雷过後,崑仑剑的剑鸣响彻云霄,动静如此之大,它的名声便也传了开来。

既然是把神剑,自然会将那爱好兵器之人给吸引了来,帝君他老人家倒也不管这些,俱是来者不拒。但当初铸造崑仑剑的地点本就特殊,仙气浓郁环境清幽的,使它早早地便生出了灵识来,又被帝君薰陶得有些自恃甚高,是以一番培养下来便养出了一把傲娇又骄傲的难搞的性子,导致崑仑剑一直处在无主的状态。

崑仑剑本身的灵识被宠惯了,再加上前来驯剑的又好死不死没一个打得过它,一来二去的竟使它眼界愈发高了起来,大有除了帝君它谁也不服的架势。

南华帝君他老人家出门游历回来发现不得了,再这样下去崑仑剑就要成为一把无主的没人要得起的兵器了,然而兵器本就是要用的,不然这样放着像甚样子?可是这毕竟也是他费了心血打造出来的杰出作品,要是随意配了个主人他也是不肯的。於是他左思右想,终於想到了一个完美的人选。

他将他出门游历时新收的弟子召了过来,指着放置崑仑剑的剑匣,一句废话都没有地道:「驯了它。」

而後,我的师父,我那厉害得不得了的师尊,真的就这麽将崑仑剑给驯了回来。

我曾偷偷怀疑过是否是帝君私底下给我师父开过了外挂,但却得到了他一个极为不屑的白眼:「本君的弟子,会连这点本事也没有?」

有监於帝君的性子,以及他从来不打妄语的习惯,我於是对师父的崇敬之感是更加地高了。

因此,现在乍然听见崑仑剑即将易主的消息,我除了惊诧於帝君对容夏肯定的高度,心里头也有那麽一点不舒服……在我心里,师父是谁人都无法取代的存在,他的离去对我而言更是一件至今都无法接受的事,如今我还等着他归位,他专属的兵器却要换主人了,还是那把传说中如此难搞的剑,我怎麽想怎麽不得劲。

「阿淆啊,你、你还好吧?」约莫是我的脸色真的不大好看,姬羽很有些不安地戳了戳我的面颊。「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这件事我想你迟早也要知道,便还是……」

「我晓得的。」我扯了扯嘴角,示意她安心,「我就是……理智上能够理解,心理上还不大能接受罢了。」

「那就好,你要是有甚心事,可千万莫要憋在心里头啊!」姬羽摇摇扇子,脸上也露出些许感慨之色。「不过,如此一来,我倒是觉得那传闻的真实性更高了些……唔,还记得我与你说过有传言这位容夏仙君约莫是哪位天人历劫归来罢?不然以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妖上来的仙人,如何能如此迅速地便合了帝君的眼缘,如今还要将崑仑剑予了他?」

我默默地自我开导了一番,缓缓舒了一口气:「这个,你带给我的话本里头不是有句话麽?『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啊,真是应景啊。」

姬羽一听,立刻扑了过来:「这……这不能罢?帝君才不会是如此薄情之人!你你给本仙子起开,勿要污蔑我心中的男神!」

「嘁,这怎麽会是污蔑呢,你都亲眼瞧见了,可不是我乱讲话。你要有种你就直接去和帝君说啊?啊?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啊,只要帝君一有寻我算帐的迹象,你镇日跑去偷窥帝君的事说不定马上就会传遍整个天界啊……」

「你!你这卑鄙小人!」

「唉唷,这话说的,你倒是与我看清楚些,本上神哪儿小啦?不好意思啊,就算实在不怎麽大,不才在下本上神也是不输给你的……」

「啊!柳大淆!有种你别跑!」

「我就没种怎地了?你有本事就来追上我呀?哦呵呵呵──」

凭藉着修为上的优势,我最终还是成功地将姬羽给甩了开去。不过,因为过程有些激烈,待我将她远远地扔开时,我也已经脱离了我那未明居的范围了。

仔细想想我也在书房里头闷了数日,要是再回去,以我如今赋闲的状态来看,貌似也没甚事情好琢磨来打发时间,我遂将返回的念头暂时搁置,打算先在天界里头好好地转悠一番。天界尽管近年来被天人们弄得颇有些乌烟瘴气的,可撇开那些勾心斗角的糟心事後,天界的风景还是极好的。

我溜达了一会过後,终於在天河旁挑了棵枝叶茂密的榕树,便靠着树干闲适地坐了下来,悠哉悠哉地欣赏我的风景来,一时之间竟也得了不少趣味,归位後堆积得发闷的情绪也得到了些许缓解。

只不过,世间上有句话叫做「天不遂人愿」,如今即便我已然是个上神了,可天人依旧是人,是以我不过悠闲了片刻,还未享受完全的这份宁静便被一声凄厉的尖叫给打破了。

「殿下!殿下饶命!啊──不!不!啊啊啊啊──」我睁开眼睛,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本来依着我的近况,我是不想要再管其他的闲事的,可这声呼喊实在尖厉凄惨,差点要将我的耳朵震坏了不说,那话里的称呼也令我无法忽视。

我起身绕到树干後方,就见天河对岸,一名女子双手捂着脸,鲜红色的血液不停地自她的指缝中汩汩流出,很快将她的衣衫染红。她似是痛极,整个人已是蜷缩着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而在她身前,帝俊一身玄衣,双手染血地捧着个物什,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面上带着嗜血的微笑。

上一篇:画妖 - 5.4.2眼珠子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