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神王者 - 02 冲呀冲呀团

缇亚随手一挥,轰出一颗腐蚀性的魔法球,一只五级焰蟒被一击趴下,变成一坨条状的焦炭。埋伏在附近丛林企图袭击的低级魔兽看到这个情景後,哆嗦着缩回去了。稍微高级一点的不怕死地接近,但在和她高阶魔族特有的金瞳对上後,纷纷逃之夭夭。「明明说好这个时候...

缇亚随手一挥,轰出一颗腐蚀性的魔法球,一只五级焰蟒被一击趴下,变成一坨条状的焦炭。埋伏在附近丛林企图袭击的低级魔兽看到这个情景後,哆嗦着缩回去了。稍微高级一点的不怕死地接近,但在和她高阶魔族特有的金瞳对上後,纷纷逃之夭夭。

「明明说好这个时候在森林南面边缘等的,怎麽还没有来?」缇亚皱眉,有点不满地四处张望,但哪里有她在等的人的身影?

「算了,在这边走走再说。」血糖低的缇亚没心情频繁地使用大脑,於是换上悠闲的心情随意走走。

轻弹手指,缇亚在脚下放了一个影子移动,在森林之间奔驰。她放出魔息,使大部分魔兽不敢靠近,有不长眼想袭击的便随手轰掉。

「啊呀呀呀!白痴,那是八级的冰狮王啦!」

一把凄厉的叫声响遍整个森林,缇亚呆了呆,便向声音的方向奔去。一阵阵狮吼越来越近,吼声中散发的魔力表示这头魔兽不是随手就可以解决的,搞不好三个缇亚也搞不定。

在丛林中一片小空地的是一队五人的冒险队,有一个武士、一个弓箭手、一个祭司和两个魔法师。缇亚看到武士那随风飘扬的黑色长发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哥,你又不小心踩到人家的地盘了吗?」

黑发武士听见她的声音後愕了一下,随即被冰狮王乘虚而入,也幸好他全身有斗气铠甲护着,只是被划破了右肩。

「掠夺之息。」八级魔兽的确需要忌惮。於是缇亚并不靠近,只是高举双手放魔法。一阵黑气蔓延到冰狮王那边,缓缓地腐蚀牠的皮毛。牠痛苦地哀号并扭动着身体,队伍上的双子魔法师立刻狠狠地放了一堆冰锥刺穿了牠的右眼。黑发武士则趁机对着牠的脑袋重重一砍,冰狮王宣告败北。

躲在後方的祭司见现在安全了,从魔法师的保护罩後跑出,拿起法杖往武士头上就是一敲,痛的後者抱头蹲下。

「就跟你说你妹怎麽可能会跑到森林中央等你!一座五级森林中不可能有超过两只的八级魔兽也碰到了真是你在带衰我们!」

「小缇亚从小就很喜欢往危险的地方跑嘛!我才想在这边等她的说……」黑发武士委屈地一把抱住缇亚。其实,撇除这幼稚的撒娇举动的话,缇亚的哥哥帝亚非常的帅。和他们父亲一样的黑发和金瞳似乎无时无刻都散发着魅惑的气息,但帝亚的五官比起缇亚更深刻而英气,并且有完美的肌肉线条。他唯一的缺点是运气超级差。

缇亚白了他一眼:「那是妈把我丢进去,哪里是我自己喜欢了好不好?」接着她推开帝亚,带着美丽的微笑向四人鞠了鞠躬,道:「你们是帝亚的同伴吧!我家的麻烦劳烦你们照顾了。」

「不麻烦、不麻烦,只是运气差了点而已。」祭司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笑容灿烂之极,温和客气地回话。他伸手搭着缇亚的肩,把脸凑得很近很近。

「离我妹妹远一点,你这只色狐狸!」帝亚一把扯开狐族祭司的手,再次抱着自家妹妹不让队友靠近。

「好了,不给你妹介绍一下我们吗?」弓箭手笑道。

「不要!我决定了!我不会让妹妹加入这个危险的团体!」帝亚把缇亚牢牢护在身後。

缇亚并没有理会兄长的碎碎念,视线落在弓箭手身上。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身上使人安稳的气息透露了他的身分。

「风神使。」她樱口微启,说出在这两年来艾尔西大陆上出现过最多遍的三个字──自从两年前镇魔神殿上的风神像起了波动後,众人都在寻找刚觉醒但从不现身的风神使。

当神使觉醒,位於艾尔西大陆、传说由九名镇魔祭司守护的镇魔神殿里的神像就会出现波动。不知道是否因为现在是暗纪元的关系,第一个出现波动的就是暗神像。事实上,缇亚史无前例地一出生就觉醒了,以致许多人认为暗神使是现今成名已久的人。

除了武神使、水及土神使外,其他神使均已觉醒,而神使是可以互相感应到大家的存在的,不过一般市民并不清楚他们的身份。

「暗神使。」弓箭手微笑回答,风一般的气质表露无遗,整个人清爽到掉渣。他伸出手,缇亚甚至能感受到一股凉意。「我是翔,琉玄大陆人族。」

「玄翔,琉玄大陆人族王子。小缇亚,皇族的人都不是好东西,别被他的外表骗了。」帝亚拍掉伙伴的手,不让他与缇亚的手相握。

帝亚对妹妹以外的人总是很冷淡—除了已经混熟的人,看来这个队伍里的祭司和弓箭手也在其中。

「怎麽?要加入我们吗?」玄翔温柔地询问。

「可是,你们已经有两个魔法师了。」缇亚歪头想了一下後回答。「比起冒险队,我还是比较想加入公会。」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推荐护神王者哦。」玄翔提议道。「公会很小──其实比较像一支冒险队,但是在公会战从来没有掉出前十名。里面的人都有点怪可是人好像还不错,还有两个神使。」

「嗯!就去护神王者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