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告解室 - 罪名一一九:三人小约会(上)

老家寻物赋归後,陆子真立即提议先休兵几天让尹若清缓和一下情绪,其余三人自然是赞成,尹若清本人也没有推辞大家的好意,因此,他们回到住处後,谁也没再多提尹若清家的事————然而,这只是表面而已。「这一剂果然还是下太猛。是我失算了。」这天下午,家...

老家寻物赋归後,陆子真立即提议先休兵几天让尹若清缓和一下情绪,其余三人自然是赞成,尹若清本人也没有推辞大家的好意,因此,他们回到住处後,谁也没再多提尹若清家的事——

——然而,这只是表面而已。

「这一剂果然还是下太猛。是我失算了。」这天下午,家中只有陆子真与郭亚安的时候,他忍不住对他安静的伙伴倾诉起来,「阿清因为洁癖的关系,在肮脏的环境里本来就会焦虑,更何况那是他创伤最重的地方。带他回那边扫地可能又勾起更多回忆……」

听出陆子真语气中的懊恼,郭亚安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表示安慰。

「只能说,阿清比我原先想的还要坚强。」陆子真叹了口气对郭亚安说,「他所背负的过去,可能远比我预估的痛苦。我原先以为,他的原生家庭不会比在後母那边的时候更糟。」

「後母,虐待他?」

「是啊。我跟阿依刚遇上他的时候,他在家里不只有一餐没一餐被饿得瘦巴巴,身上还有被长期体罚的痕迹。言语暴力什麽的大概就更不用说了……」想到自己也曾有一段几乎天天遭受殴打谩骂的过去,陆子真因感同身受而对尹若清的後母怨愤起来,「当年他爸就很少在家了,因此阿清在他继母主掌家门时过得很辛苦。」

「还好来了。」

「嗯。从我跟阿依看到他的时候,就决定要把他拉来这儿了。」说着,陆子真笑着摸了摸郭亚安的头,「对你跟苡礼也是。我一直相信,我们是注定要凑在一起的。」

陆子真的说法让郭亚安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并满足的颔首。对她来说,成为恶魔的使者是她生命中最幸运的转捩点,她相信对尹若清来说也是。

而正因为没参与到尹若清的入伙,这次郭亚安只觉得更想要帮上忙了……她思考着尹若清对後母的态度与那日提及生母时的表情,忽然有了点感触。

「或许,因为爱……吧?」郭亚安现在手上没有纸笔,不善口语表达的她只能以最省字的方式表达结论,「因为有爱,所以痛苦。」

「噢,对!说得真好……」陆子真拍了一下额头,一脸茅塞顿开的表情,「阿清对他後母大概就是单纯的当个讨人厌的外人吧……现在顶多因为若琳而顾及她的身心状况。因为不在乎,所以对方只能在身体上虐到他,却虐不了他的心。」

「但对他生母就不同了。因为爱得很深,所以对方就算不动手也能轻易伤害他的身心,而且是重伤……而他对他爸的恨意,也因为他深爱着生母而加剧。」陆子真若有所思的推论,「我现在只能猜想,阿清的生母大多是善待他的,但不知道为了什麽原因,最後重重伤害了他。我觉得他左脸的伤跟他的洁癖肯定都跟他生母和他爸脱不了关系……但现在让他直接去碰这块刺激又太大。」

「但还是,要找他爸。」郭亚安特别开口提醒,即使发生意外造成调查暂时中断,但她依然认为以尹若清的父亲作为切入点是正确的。

「他爸绝对是一切的重点,而且我们必须具体知道他是怎样的父亲。但现在不能从阿清那儿找。」

陆子真意味深长的看了郭亚安一眼,後者立刻心有灵犀的皱起眉头。

「若琳?」

「宾果!」陆子真弹了个响指,扬唇道,「其实我们本来就是要处理若琳那边的事,只是刚好也是阿清的家人,所以我们一开始就从阿清入手。但如果撇除阿清那边的因素,直接把她当成任务个案处理,也许更有效一些?」

郭亚安的眉头依然轻蹙,但她确实认同这个思路。

「我知道你心疼若琳,其实我也是。所以我这次会小心,不会乱用猛药刺激她。」

看得出陆子真对上回的误判还耿耿於怀,但正因如此,郭亚安知道自家小队长绝对不会再失误第二次。

「後天星期五……小学三年级应该只上半天课。」

「下午,可。」

「哈哈!我也正想找你一起去。不然只有我一个大哥哥单独约她,应该会给她造成压力。」陆子真盘算道,「那我明天想个办法问问。然後这事先我们两个办就好,太多人去也会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等。」

郭亚安小跑回房间,再次来到陆子真身边时,她亮出搜好的手机画面。

萤幕显示的官网主页,是一家主卖蜜糖吐司的可爱甜点店,在店家公开的相片中,无论是装潢或摆盘,都流露出浓浓的软萌疗癒感。

「可爱的店,小孩子,应该喜欢。」

「啊……这地方真不错啊。虽然放眼望去好像很少我能吃的。」

郭亚安无情投以「自己想办法」的眼神。

「我知道啦!我才不会因为个人问题任性。这间店是真的不错,而且不限时。」陆子真满意的啧了几声,最终笑道,「那我就以你的名义邀请罗?亚安姊姊找到可爱的甜点店想带小妹妹去吃,真是个自然又真诚的理由。」

「嗯。」

在郭亚安的OK手势中,低调进行的三人小约会已然成形一半。

(待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