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梦想,又怎样

没有梦想,又怎样

「梦想」,从我们懂事以来就开始探索,但大多数人始终不明白自己的梦想是甚麽?其实这并不是坏事。过去我一直认为身为一个人,必须找到自己的人生梦想,并以此做为目标朝着未来前进。相较於同年龄的朋友、同侪,我也很幸运地清楚知道自己要走哪一条路,至少那时我是这麽想…,现在...
疼痛的皱褶

疼痛的皱褶

深深浅浅的纹理,凹凹凸凸的触感,不再平滑的空间,充满着错综复杂的纹理,那是一个人揉烂过无数次的内心,每一次每一次的摊开,都不可能痊癒,只会不停地加深皱纹。新生儿就像是刚长出的嫩芽,内心和皮肤一样平滑,可世界是一双双手,他会把柔软的内心揉成无数种形状,而你只能悲...
下羽 - Ch21. 蓝蕊白花,斐意浮想-1

下羽 - Ch21. 蓝蕊白花,斐意浮想-1

「哲希,早安!」白尘站在门边,笑容灿烂。「早安。」哲希锁上门,俊脸冷淡,一如往昔。两人虽不是第一次一起去上学了,但白尘却感到有些尴尬。怎麽办……要问他,林茉莉的事情吗?她眉头深锁,一脸纠结,哲希也发现了,他拨拨後脑的发丝。「你……怎麽了?」...
镜头後的真相 - 一波波

镜头後的真相 - 一波波

九月二十四日星期日昨天我花一个多小时安抚白嫚妮,并在她离开时把护身符给她,并告诉她:虽然这跟你的信仰不同,但这个可以帮助她安定心神,希望她可以收下。虽然白嫚妮婉拒我的好意,但是我的态度相当坚定让她不好意思的收下。早上十点多,我看到田雨霓从我...
海棠承影

海棠承影

一阳春三月,正是海棠花开的最盛的时节。姑苏城外,三十里处山中,树下粉红色的海棠花洒落了一地,一个身著粉青色衣衫、年约十二三的少女正追着一个一般大小的麻衣少年打闹。“姜小拙,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少女脆如银铃般的喊声传来,“你让我把花给你带...
Tcub番外  恩恩怨怨

Tcub番外 恩恩怨怨

[两年前 K市金融大楼] 「大哥,我们被攻陷了!电脑全部中毒,资料和金库也全部被清空盗走了!」 「怎麽办!对方已经包围我们了!」 那是一个下着细雨的夜晚,着名的K市金融大楼,某黑商集团的根据地,正被围剿中。 那可是国内少数有名...
不确定会不会有後续XD

不确定会不会有後续XD

这片大地常年下雪,在山头上的女子眼睛微眯,大雪纷飞,几乎看不清眼前的景象,白衣包裹着全身,仅露出一双紫色瞳孔女子几乎与身後的雪景融为一体,低头俯视着那开着黄色果实的树,虽然果实在风雪的摧残下失去了光泽,但那仍掩盖不了那鲜艳的颜色,那抹颜色在雪地里格外显眼一只黑...
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

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

很多年以前,我在斜月三星洞念书,我的班主任叫菩提,我的名字叫孙悟空。我们那一届即将毕业的时候,菩提慈眉善目地过来送别,对牛魔王说你会占山为王,对奎木狼说你会升天为仙,对我说你会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他笑嘻嘻的,说你们都有光明的前途。我:??...
养龙丨楚殇

养龙丨楚殇

《养龙1:楚殇篇》文丨阿放先生1.“芈师傅,我看此龙通体金亮,头角峥嵘,不知力有几马?”“回公子,此龙名‘囚’,已有千马之力。”公子一展羽扇,道,“那便有劳了。我那宠妃喜欢这些龙类厮杀,你手下这条龙到时可切莫让我失望。”百多个汉子上前,卸尽...
Story Daily 第8期丨失明一个月零十一天之后

Story Daily 第8期丨失明一个月零十一天之后

我听见自己歇斯底里的吼叫,像是发自另一人之口,右手大力挥出去,随之而来是餐盘跌落在地的声音,手背有点痛,可能是擦伤。耳边传来了叹息声,分不清是医生还是护士。“先生你休息一下吧,有需要按应急铃就可以了。”呵,又是这句冷冰冰的话。你们知道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