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师

画师

一又到了梅雨时节,今天的扬州城依然是阴雨绵绵,雾霭沉沉。这场雨已经持续了三日。他抬起头,看着头顶屋檐上滴滴落下的水珠,在酒馆前的青石路面上碰撞,迸溅出一朵朵水花。路面上的积水,像块块明镜,反射出朱红的门窗,黛绿的梁柱,墨色的房檐。他是一位画...
文手20题

文手20题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千是取自於Misa某本书女主角的名字其中一个字,然後沫只是单纯觉得这个字还不错,跟千蛮搭的,所以组合起来就是「千沫」。02. 大概是从什麽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後,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麽?我是从...
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文/支泥“那是,海市蜃楼吗?”陈柯呆呆的看着窗外,蓝天白云上隐约浮现着一座奇怪的城市,里面的建筑不是方方正正,而是圆形的,就像一串串灰色的糖葫芦。陈柯连忙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拍完后还未来得及查看,手机就被一只手抢了过去,主管捏着陈柯...
永乐天国·关在手机里的人(下)

永乐天国·关在手机里的人(下)

“你怎么了?”苏晴伸手来拉我,“是不是这些天嫂子虐待你不给饭吃啊!”我伸手抓住她,借着这股力量从地上站起来道:“你嫂子对我那么好,应该是最近新书发表的事情,太累了。”“大作家,您老忙,我们懂。快点啦,我老公还在公司等着你呢!听说嫂子为今晚的...
诸神

诸神

“神?”“没错。就是神。”导师在桌子的那一边一边抽着烟一边给我扔过来几张文件,“或者说是类似的东西吧,反正我们这都是这么称呼的。这样的人工智能,已经不能称之为计算机了吧?所以我们在这里闲的没事就来取外号……最后就是这样了,差不多。”我如饥似...
青龙卷水过临安

青龙卷水过临安

一人头谢半仙走在临安城的街上,天色铁青,雨要开始下。蒙古族的贵妇额前顶着梳成桃状的发髻,从远处来。路上的汉人闪到一边,低着头,做买卖的也不吆喝了。蒙人却不用顾这些,他们照旧走,也说也笑。大元朝尖顶圆座的庙宇落下阴影,盖住半条街。半仙这个时候...
不死冥王 卷一 - 第78章 开启冥域

不死冥王 卷一 - 第78章 开启冥域

第78章开启冥域「呐,摩,奥,咪,嘎。」狭小的房间内,王冥的单人床前,睡神和死神满庄严,双目微闭,嘴巴一张一合的发出一连串似乎没有意义,但是又似乎非常深奥的口诀。伴随着每一个口诀,两人的双手,都合拢在一起,变化着一个又一个复杂的印契,几乎每...
六月是只鸵鸟

六月是只鸵鸟

(一)六月变成了一只鸵鸟,就昨天的事儿。起因是被编辑退回来的一篇稿子,那本来就是一篇难产稿,六月吭哧了很久才写出来,第一遍投的时候编辑说:不错,还行,就是人称有点小瑕疵,改改就过了。于是六月认真的改了一遍人称投过去,半个小时后编辑说:不行哎...
直至交会一刻(短文)

直至交会一刻(短文)

白雉鸣叫了。魏麒闭上眼。他的主,他的王,枭首了。魏麒没有哀伤,甚至无法去管寝宫外的吵杂。接下来,该轮到自己了。在脑海中想着,却没有任何死亡前的表情。他重病已久,早已无力无法踏下床任何一步,甚至连说句话都是蜇人。如果没有意外,会是那个男人吧?如果可以,魏麒也希望...
别说你叫斗战胜佛!

别说你叫斗战胜佛!

(一)猴子成佛那天,我没去。据说那天高朋满座,盛宴非凡,堪比一年一度的蟠桃盛会。当年那群被猴子追着打的各路神仙,此时堆满笑脸,手上的兵器换成了酒杯,一口一个“大圣”叫得好不亲热。猴子倒是冷淡了许多,他双手合十,低眉顺目。每遇见一位熟人都要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