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邪魅王爷与冷酷邪妃 - 22.出发

穿越之邪魅王爷与冷酷邪妃 - 22.出发

处理完这件事后北宫苍赶紧让下人打水来,好不容易这汹汹大火才熄灭。幸好院子里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不然会很麻烦,至於那本夜魅暗影的修炼功法,倒是没什么损害,因为她从前世就习惯把重要的东西放在身上,所以就带在身上了,而且东西也没多少。北宫月回到刚...
深痕 - 种族介绍

深痕 - 种族介绍

人类大陆上数量最多的种族,比起其他种族突出的特点,拥有强大的学习力和繁殖力,并在长年的努力下创造了大陆通用的语言,却无法破译古代语。在占领的大陆上建立了数个国家,结合了多个种族的智慧,创造出超越想象的东西。多数居住在温暖的内陆,极为少数的部...
双月兔传说 - 6.多重人格

双月兔传说 - 6.多重人格

「奇怪了翼,你不是不舒服休息了一个礼拜?怎么还是看起来很虚弱...」泽看到翼默默的走过来校门口,问道。翼一边思考一边回答:「因为我休息一个星期所以作者拿我的日记去敷衍...我是说补偿大家,我很担心他到底拿了哪一篇去参考...」「原来如此,日...
冥瞳 - 十五年前的修罗夜 1

冥瞳 - 十五年前的修罗夜 1

第八话十五年前的修罗夜深夜。两人鬼鬼祟祟的在下令熄灯的房间里,偷偷拿着手电筒,将前去灰雾区的准备做好。将作梦的暗示全都看过一遍后,各自伸出了右拳互碰。「待会见。」风泉迅速的躺回床铺上,期待的闭上眼,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着。梦中,一睁眼果然又是...
茶蘼花事了 - 机车男其实是双面男?

茶蘼花事了 - 机车男其实是双面男?

跟在管家的身后,荼蘼一刻也没闲着,忙着细观四周,希望能找个时机偷溜出去,毕竟宋烨那小子看起来并不可靠。不过,这里的一花一木,倒是都让荼蘼惊叹不已。放眼望去,墙上挂着的都是经典名画,「‧‧‧‧‧‧这个,该不会是在美术课本上看到的那幅‧‧‧‧‧...
世界❌世界 - 14-未解之惑

世界❌世界 - 14-未解之惑

此时,晴岚缓缓坐起。小羽跑到晴岚身边,再跳到她的肩膀上。用她的头,蹭蹭晴岚的侧脸。晴岚看了看小羽,再看了看云。云看了看身后躺在床上的「晴岚」,再看了看眼前坐在地上的晴岚。眉头紧皱着。「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晴岚小小声地问道。云沉默。「现在应该...
番花树 - 第六回-琉璃珠

番花树 - 第六回-琉璃珠

深夜时分,文言走过番人看守的阿利昆身旁,进入凯木的屋内,用不谅解的眼神望着凯木。文言:「汉人蛮横狂妄,洪雅尽是贪财小人,应该将阿立昆的脑袋高高挂在树上,让风侵蚀他的头发,让雨剥夺他的脸颊。让那些人知道,祖灵是不容侵犯的!为何?凯木在此时心软...
星之使徒 - 星之使徒龙脉石之章(梦境初醒。中篇)

星之使徒 - 星之使徒龙脉石之章(梦境初醒。中篇)

就当妲米尔想拿枪射击牠的时候,突然牠从口中喷出奇怪的液体?妲米尔因为防护衣太重不好闪躲的关系,结果液体就直接喷洒在她的防护衣。然后奇怪的事发生了!被液体喷到地方竟然开始冒烟溶化而且逐渐地扩大,妲米尔见状立刻脱下防护衣,只留下防毒面具。就在她...
瞳 - 复仇的开始与终结

瞳 - 复仇的开始与终结

「说吧!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有发现什么端倪吗?」「是!我发现雷瑟琳每次任务结束后都会脱离组织的监视一段时间,没有人知道她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是吗…还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有时后……雷瑟琳遇到比较难缠的敌人她会盯着那个人的眼...
挣扎 - 不期而遇

挣扎 - 不期而遇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边走边哼着旋律,歌词也不断的浮现,明明知道我和家人已经不会再见了,但我仍旧一次又一次的小声唱着。途中,我经过了市中心,看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