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枝,小桠

小枝,小桠

我再一次来到了素冠山下,面前的山洞里躺着一具白骨,她叫小桠。 我第一次遇见这个女子是在她十九岁的时候。 二十日,寒。大雪纷飞。 我饥肠辘辘的前行着,三天来我没找到任何食物,哪怕只是一条蚯蚓。直到我来到了素冠山。 山顶常年被白雪覆盖,远...
不同

不同

狸猫小姐和树懒先生相爱了。大家都觉得他们不合适,很明显嘛,一个敏捷矫健,另一个总是慢吞吞的,两个人的生活节奏永远都不会搭调。狸猫小姐一开始觉得树懒先生很老实很可爱,又十分爱狸猫小姐。而且树懒先生想法很单纯,狸猫小姐总是很了解树懒先生在想什么...
会写字的黑瞎子

会写字的黑瞎子

十天前,Y市的临水动物园又有一只黑瞎子死了,会写字的。五天后,Y市的临水动物园又来了一只黑瞎子,会写字的。有很多记者采访过临水动物园的园长吴小军“您动物园里的黑瞎子是怎么训练的,有的居然能听懂人类说话,还会写字”这时候吴小军总是会不好意思的...
走向巢穴的勇士

走向巢穴的勇士

文/ @宁迪 01大雨过后,阳光灿烂,天空湛蓝如洗。X研究院被围的水泄不通,人们像是一群鸭子一样推推搡搡又伸长了脖子往里瞧。刚被大雨浇过正浑身滴水的警察大声的呵斥越界的记者。最外面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他们举着手机拍摄视频,并不断的上传到互联...
嘿,起火了

嘿,起火了

文/ @宁迪 01我又丢了一份工作,然后我无法支付我单身公寓的房租。然后我开始找新的房子,有一个广告是这样写的:招募室友,月租八百,限女性。然后我就给她打了电话:“你好,我要找房子。”“限女性,你不认识字吗?死变态。”她挂了我的电话。我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