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少年团(上)

奇异少年团(上)

(图片与故事全无关系,是实在找不到图了。图片源自时光网,侵权删。)卷一:子路1子路把棒球帽往下扯了扯,从妈妈的奔驰车下来,朝妈妈挥挥手,转身步入人潮。路上碰到许多同班同学,但没人搭理他,他也习惯了,踽踽独行,想着昨晚没打完的PS4游戏。只是...
青蛇

青蛇

“是你杀的么?”女警官翻阅着眼前的卷宗,轻声问。证据还是不够,根本无法怀疑对面那个弱不禁风的女孩是凶手。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唯一证人如此紧咬着她不放。这女孩,看上去连一只蝼蚁都舍不得伤害。摇摇头,她还是例行公事般地询问:“会是你杀的吗?”不曾...
江湖夜雨十年灯  刺客血剑 上

江湖夜雨十年灯 刺客血剑 上

嘈杂的集市熙熙攘攘,走南闯北的驴子挂着叮叮当当的铃铛。路边的茶馆热闹得紧,七嘴八舌乱七八糟的江湖琐事反复议论。西北兽人谷整兵待发,中原狼烟四起。朝中一个姓何的大臣刚被灭了满门,九千岁排除异党勾结叛逆,天下不安。江湖倦客,羁旅愁思,茶馆的桌椅...
纸片师

纸片师

1我是一名纸片师,顾名思义,纸片师的工作就是生产很多很多的纸片,它们在我手中翻飞折叠,变为精巧的动物或者人类,它们看上去都栩栩如生,事实上,它们都有生命。一个男孩从我指尖跌落到地上,颤颤巍巍地走到我跟前问我:爹,我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我笑盈...
江湖夜雨十年灯·刺客血剑(中)

江湖夜雨十年灯·刺客血剑(中)

何玉一脸惊奇地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老头儿和一个绿衣服的女孩儿忙来忙去,手足无措:“那个……能不能告诉我,咱们要干嘛?” 绿衣服女孩儿不耐烦地抬起了头,目光触及不知所措的何玉,眼神却又温柔起来:“我们在布阵。九千岁的追杀刺客已经在路上了,还有不...
十月

十月

阳光暖和地打在地上。初秋的早晨,还没有那么冷,外面一地的金黄。金黄色的麦地,沉甸甸的麦穗,遍地黄金。早上的村庄静悄悄,鸡和狗都没有起,农闲时节,躲过一劫的枣子沉甸甸地挂在树上。醒过来的饭团揉了揉脑袋,拿起来摔在地上的手机打开。空荡荡的桌面,...
关于一个木乃伊的故事

关于一个木乃伊的故事

1他慢慢走到一栋房子的门口,整个身子被藏在样式老式的厚重大衣里,只露出一只眼睛,看上去和夏日炎热的天气格格不入。黄昏拉着长长的影子,他轻轻将手搭上门铃,停了一会,又缓缓垂下。“还是不要打扰比较好吧,万一……”他这样想着,藏在衣服后面的脸上,...
狐仙

狐仙

我的祖父曾在外逃窜十三年。当然,祖父现在已经过得很从容了,自从我爹中了举人把他从外地带回来,结束了躲躲藏藏的日子之后,他就另辟了所院子,和祖母两人搬过去,种种花,喝喝酒,兴致上来了会把我叫过去教我写诗,他站在廊下,手持书卷吟哦朗诵时,简直气...
旧岛 老无所依

旧岛 老无所依

1一夜的噩梦,醒来时已经九点多了。只觉得浑身难受,鼻子里呼出的气是滚烫的,几乎连套上毛衣的力气也没有,大概是感冒了。洗脸时又摸到右边脖子上肿起来一个疙瘩,拇指那么大,按上去并不疼,在皮里头滑动。别是长了什么严重的东西,可是快十点了,我还得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