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走的坟

会走的坟

文/架上一只鸭
已是深秋时节。
苍凉古道上刮起阵阵西风,有白衣剑客身披锦衣翩然而至。
马蹄声嗒嗒作响,马背上的剑客伸出修长的食指戳了戳斗笠,放开目光望去,不远处,渐起的风沙里有一盏红灯笼摇曳不息。
“客栈。”
剑客艰难地动了动喉结,便是字都...
孟婆汤的味道

孟婆汤的味道

忘川河的两畔,开满了灿烂如烟火般的曼陀罗花,阴风吹过,片片摇曳,倒映在清澈明亮的水色中,河面偶尔跃起一尾金鲤,溅起斑斓的水珠,所有看过这景色的鬼都说这是阴间最美的地方。河上有一座独木桥,一头是那广袤无垠的十殿阎罗和四方地狱,一头是投胎轮回的...
柜语

柜语

柜语文/时乙戌1.“我有事跟你说。”思唯被吵醒,他微微侧身,掖了掖妻子的被角,“有事明早再说吧。”“是我。”极静的夜晚,一片漆黑,思唯眼睛猛然睁开,因为恐惧,他一身冷汗。是谁?这声音从来没听过,像是个浑厚低沉的男人,半夜三更,是谁会出现在自...
放下屠刀,立地成厨

放下屠刀,立地成厨

文/北邙池州城东,一轮孤月当空,已经是三更时分。家家户户早已熄了烛火,白日里繁华的市井如今全没了人影,唯有窸窸窣窣的虫鸣声,伴随着从远处遥遥传来的打更人“天干物燥——”的悠长的呼喊,四野更显得空旷,万籁俱寂。在这一片寂静夜色之中,唯有城东巷...
刑老天

刑老天

“他们不惧毁灭,但他们却觉得变异比死亡更有潜力”。——《畜界,人界》
刑老天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其妻彩娥与其弟刑二夭正哭得惊天动地。见到老天,二人不及擦去惊恐的脸上尚还挂着的泪水,立刻跳远了几步。彩娥躲到了二夭身后。
“哥,...
震惊!为了美,名模竟然被……

震惊!为了美,名模竟然被……

潘多拉 文/阿放先生1.“阳和省比基尼小姐大赛初赛到此结束!恭喜七十二位参赛选手获得进入下一轮比赛的资格,观众朋友们,咱们下周再见!”台下观众齐齐喝彩,掌声雷动。主持人阿彬关掉话筒,忽然凑到我面前:“林青小姐,散场后请跟我来一趟。”我一愣,...
我写了一篇高考零分作文

我写了一篇高考零分作文

文/北邙讲台上,老师推了推眼镜,镜片射出的光有一点点阴冷。“毛一。我托人查了,全班54个同学,只有你的高考作文是0分。”她把手里的卷子扔到我的桌子上,那是张一片空白的语文真题卷,半个月前的考场上,我曾亲手填满过一张一模一样的卷子。“你能不能...
风暴

风暴

文/酒九打扫卫生的时候,看见衣柜后面有一块死人留下的残渍。这一切均来自于一场灾难,人们称它为自杀风暴,这几年它陆续发生过很多次。我妈妈与物业李叔有些交情,分配房子的时候,给了我一间相对干净的屋子。但每当看到那块残渍的时候,都让人想起很多往事...
山海志怪.九头蛇

山海志怪.九头蛇

文/酒九一当君迟拜访九头蛇的时候,正是梅雨季节,按理说高山上应当毒雾弥漫,蛇虫肆虐,然而这些都没有。那九个头的大家伙把身体舒展摊平,雨水顺着他暗色的鳞片蜿蜒而下。“请问您是九头蛇吗?”君迟大声问,清朗的少女音传出去很远。“是的。”九个不同的...
英魂归兮

英魂归兮

【祝天下的所有父亲 节日快乐】文/北邙南山公墓里,有一千三百三十四个墓穴,分为东西两区,在峰顶还有一片小小的特级墓园,只栽了十三棵老槐树,每棵树下,也都安置着一个灵冢——当然,这就不是普通人家购买得起的了。如今这个世道,买房分三六九等,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