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在一起

我们没有在一起

在驾校练车的时候认识一个姑娘,聊得很投机,她让我帮她打前男友,我答应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她可能有点喜欢我。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18 个故事我的驾驶证丢了,事儿忙,也不怎么开车,就一直没管,结果过期了。后来想起这事儿,去补办,被告知需要...
最快乐的抑郁症患者

最快乐的抑郁症患者

抑郁症是一条“黑狗”。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人口中每25个人就有1人患有抑郁症。我的朋友老罗带着这条“黑狗”,却乐活得让我们有些抑郁。一一会儿一个想法的老罗,我总担心他有8只手8条腿也忙不过来。我是2012年认识老罗的。他快满60...
杀死强迫症

杀死强迫症

热心读者欧伯痴迷于挑错别字,被报社聘用为校对。这个离群索居的怪人,让整个编辑部逐渐失控。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27 个故事一行政把欧伯领到办公室的时候,说了一句:“这是我们新来的校对。”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大家对欧伯并不陌生,他和我们“结...
女式友谊

女式友谊

高中时,我是个学渣,同桌女孩却是堪称励志典型的好学生。急于和学霸做朋友的我,最终让她陷入崩溃。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28 个故事 一回忆我的高中三年,同桌于卉是一个没法绕过去的人。 我们是在高一上学期期中成为同桌的。于卉成绩很好,考过几次...
活捉朋友圈里的假富美

活捉朋友圈里的假富美

我的女神同学是社交媒体上的网红,她会经常分享自己的文艺生活和美照。直到一天,她在朋友圈里发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31 个故事一小叶是我的大学同学,在美术学院读服装设计专业。大三那年,她参加了学校的交换生项目,去...
不愿娶妻的人

不愿娶妻的人

亲友们将一个缺了一条胳膊的女人介绍给六叔,孤独半生的他竟然拒绝了。显然,他还是更爱钓鱼。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34 个故事回老家上坟,刚到村口就遇到了从镇上重钙厂干活回来的哑巴。我停下车,喊了声六叔,招呼他上车。他弯腰看到我,眼睛一亮,咧...
监狱乐队里的内鬼: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监狱乐队里的内鬼: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我偷偷打电话给心爱的姑娘,她问我人在哪里,我说在部队。她不信,我把手机伸向窗外,操场上正在喊口号: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参加劳动、认罪悔罪、重新做人。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36 个故事2010年,我服刑的地方筹备创建“现代化文明监狱...
警车后方有人跟踪

警车后方有人跟踪

我和两名同事从四川押送一名少年嫌疑人回江西,车在半途抛锚。这时候,一辆一直跟踪我们的工具车驶了过来。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39 个故事一我是一名警察,2014年底参与了一起抢劫、非法拘禁案的处置。这起案件有点特殊,四名嫌疑人均为初中毕业后...
房价疯涨的如今,父亲为我盖了座房子

房价疯涨的如今,父亲为我盖了座房子

奶奶的诅咒起了效果,没过几天,父亲就从竹子搭架上摔了下来。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53 故事一从白溪渡口过河,公路进去约五里路,有一座中学。中学旁边一条土路,土路呈弧线折进去,沿路都是房屋。弧线的顶点,山的前面,前后有一新一旧两座房屋,新的...
欢场姑娘

欢场姑娘

会场老板赏给姑娘们钱,就叫“打花”。每一笔花都会以四六分的方式分出,“四”给姑娘们,“六”归场子老板所有。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57 个故事“花场”,又称“歌舞厅”、“夜场”,是姑娘们和大老板夜间出没的地方。用“各取所需”来形容这帮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