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V字仇杀者

三体|V字仇杀者

文/李昭鸿一摆放着三十个冬眠仓的地下仓库突然警铃声响起,一个胶囊状的冬眠舱闪烁着耀眼的红光,冬眠舱中本来处于冬眠状态的男子眼皮剧烈抖动几下,缓缓地睁开眼睛。经过短暂的苏醒和适应,夏安爬出了冬眠舱。他的冬眠舱还在不停地闪烁着红光、发出警告,夏...
冬眠者漫长的一天

冬眠者漫长的一天

(这个短篇一万余字,篇幅较长,也不同于之前写的暖心或虐心短篇风格,请谨慎阅读。)——————————————————————————————漫长的时间像果冻一样凝住了,但身处其中,则无所知觉。能察觉到时间流逝的人,都会被时间带走。楚唯像琥珀...
三体 - 生而为人

三体 - 生而为人

文/北邙“——无需主的降临,人类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审判。编号429地区,最后一名人类已经死亡,确认完毕。”显示器的画面里,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和炽热的烈风,无数龟裂倾塌的钢筋水泥湮没在沙海之中,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可以在远处的沙丘上看到被掩盖了...
花园

花园

花园文/闫启迪楔子蓝天。在金色阳光中碎裂、坍塌。门。就在眼前。时间。锁定在花园纪70年56天12小时54分06秒。枪声。在背后轰然响起。命运。在如此混乱的时刻迈向了另一个究极。一切。只需追溯到两天前的那个早晨。一、冰湖“世界”像牛奶一般又白...
沾边儿 | 没错,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天选之子!

沾边儿 | 没错,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天选之子!

一、 我肤如凝脂,眼如皓月,身材圆润,性情温婉。那一天夕阳斜下,天边的晚霞不及我脸上的绯红。我等待了三生三世的意中人,终于驾着一辆“飞鸽”将我迎回府上。刚进门,他便霸道地剥去我绿绸的衣衫,将我抱入浴室。他指尖冰凉,仔细划过我白嫩的胴体。热浪...
理想国

理想国

1.初冬的江面飘着寒气,桥下走来了一位男子。他年纪轻轻,嘴上散落着稀疏的绒毛,一头五彩的长发,流里流气。他手中拎着汽油桶,望着手机,眼神中全是狂热。直播间已经有一千个人了。清晨能有如此人数已经很可观了,可他并不满足,他摇晃着汽油桶,对屏幕里...
山海志怪.岷山

山海志怪.岷山

文/酒九一当君迟来到岷山村的时候,正赶上乡绅纳妾,场面宏大,锣鼓喧天,送亲的队伍从街的一头排到另一头,新夫人坐在喜轿里,乡绅也坐在喜轿里。君迟听到身边有人说,这已经是乡绅迎娶的第十九房太太了,之后也不知道还会祸害多少好人家的姑娘。“怎么没见...
2046

2046

2046文/王三岁“ 那么,再见了。”墨涵轻声说着,按下了启动键。实验室里的谭小优隔着头罩惊恐地看着墨涵,她听不清墨涵在对她说着什么,只觉得座椅猛地向后一弹,近一年以来几乎与她形影不离的十几只机械臂都伴着“滋滋嗡嗡”的声音向着天花板收了上去...
大明盛世 最后一抹刀光

大明盛世 最后一抹刀光

大明盛世 最后一抹刀光文/ @北邙 松江府的人都知道,城东十味斋的老掌柜有三样最心爱的宝贝。一个是前朝宫廷流落下来的一枚龙眼般大小环翠九窍夜明珠,一个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独生爱子,最后一项,就是十味斋柜台后头墙上挂着的那把黑沉...
戏妖

戏妖

文/李昭鸿一秦淮和清绝自幼就是青山镇上唱戏的角儿,按郭大爷的说法,那就是祖师爷赏饭吃。打小往那一站,嗓子一亮,范儿一起,就知道路子正,前途不可限量。青山镇对唱戏看得重的很。每一年的逢年过节,全镇的人都要在镇上那个巨大的戏台子边上聚着,载歌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