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长城•饕餮传》上

【故事】《长城•饕餮传》上

文/ 子曰:诚昨天咆哮回来,断了一只爪,身负重伤。我问它怎么回事,它说遇到了几个人类。吃了两个,剩下的两个很厉害,砍了它的左前爪。让它从悬崖上掉了下来,好险没伤到眼睛。听完描述,周围的我们咬牙切齿,发誓要为它报仇。“那两个人类长什么样?”黄...
【故事】《长城•饕餮传》下

【故事】《长城•饕餮传》下

九.战斗一触即发。先是一众先锋饕餮从雾气中扑出,将人类抛扔下来,我们趁机冲上去撕咬。力量对比太悬殊了,人类在我们的利齿下毫无生还可能。接着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墙中打开一排口子,人类的武器伸了出来,锋利无比。我们好不容易堆叠起来的先头部队被武...
山海志怪.角龙

山海志怪.角龙

文/酒九一当君迟还是个小书鬼的时候,也曾混沌度日。比如终日躺在平缓的山坡上,看天上的云一个下午能变幻出多少种形状。可是有一天,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浪费天赋,毕竟作为书鬼,没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于是她就对身边同样躺着发呆的角龙...
原创之死

原创之死

文/情何以甚1“该贴发布时间是13年1月17日,早于15年的那个帖子,也早于刘德所宣称的在个人博客的首发时间2013年1月20日。”关亮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段话:“所以,刘德最后的解释仍然是在欺骗。他当然不是在17年才抄袭的这篇文章,而是早在...
冬眠者漫长的一天

冬眠者漫长的一天

(这个短篇一万余字,篇幅较长,也不同于之前写的暖心或虐心短篇风格,请谨慎阅读。)——————————————————————————————漫长的时间像果冻一样凝住了,但身处其中,则无所知觉。能察觉到时间流逝的人,都会被时间带走。楚唯像琥珀...
给你一罐欲望,你最想要什么?

给你一罐欲望,你最想要什么?

1.不知道为什么,陈正的力气突然变得这么大。自由搏击实战训练上,我抓住了一个明显的漏洞从后面将他掀翻在地,随后裸绞。可这时,陈正轻蔑地笑了笑,随后我感觉到天翻地覆,他先是将我的头一掌推开,后用手臂钳住我的肩膀。“啊……”我不禁叫出了声,手臂...
甲贼

甲贼

甲贼文/王乱七1“啪”地一声,金捕头的鞭子又一次落在邹风身上。“还回去!”金捕头吼道。“没得还。”声音虚弱,但依然坚定。金捕头扔了鞭子,走上前拽起他的衣领,邹风手脚上的铁链哗啦作响。二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被极力压制的愤怒。邹风别...
悲伤童话

悲伤童话

静谧的夏天夜晚,偶有蝉鸣。风拂起窗帘的一角,星辉穿过树叶,照亮了雪白的房间。颤抖的绿光在空气中跳跃。随着郑小树缓慢的呼吸,氧气罩上的白雾时隐时现,忽然郑小树睁开眼,对着空气狡黠地眨了眨,露出洞察真相的笑容。“你看得见我?”绿光不再颤抖了,渐...
易怒症

易怒症

每个人都有自己发泄愤怒的点。可能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就会惹出一场勃然大怒。这种情绪有一个专门的形容词,叫做“易怒症”。陆陆就是易怒症人群中的一分子。陆陆是个大夫,在医院里工作时经常会遇到一些不讲理的患者,用各种奇葩的理由挑战她愤怒的底线。...
意外

意外

文/王乱七1那一天,所有东西都变成了黑色的。黑色的天空,黑色的雨。面前是一片黑色的雨伞,雨伞下面是黑压压的人群。焦河被绑在黑色的柱子上,黑色的血混着雨,不断从脸上淌下。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向另一人说了几句什么,后者转过身,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