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律师前传·江湖(一)

剑客律师前传·江湖(一)

未佩妥剑,出门已是江湖只是这江湖,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江湖了。我拜师的时候是光绪三十六年,那年义和拳扶清灭洋,八国联军进了北京,京津武林名宿走死逃亡,地安门外大街上立起了十九根高杆,上面挂满了各路高手的人头。一起拜师的师兄弟有三十几个,不出三个...
剑客律师前传·江湖(二)

剑客律师前传·江湖(二)

“我亲爱的刘师傅啊,我可想死你了!”我叹了口气,你不是上午刚见过我么!冯公子挤眉弄眼的凑了过来,道我与你刘师傅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上午见过,中午没见,那便是一年未见——所以我这就相当于给你拜年了。我再叹口气。师傅说过,习武之人,碍于形势,...
离乱之弦

离乱之弦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我独坐于城楼之上,望城外铁马金戈,气吞万里。城下一人,铁甲凛凛,红缨飘飘,右持长刀,左握短剑,英姿飒飒,神武熠熠,孤守空城而不惊,独对万人而不怵。只见城下那人转身喝道:“城上那个呆瓜听着!给老娘来首曲儿助助兴!”我笑...
暗器

暗器

我出身闻名遐迩的唐家,但我并不姓唐。但我还是在唐门身居高位,鬻宠擅权。原因其实很是简单,我上面有人。虽然我不是唐氏血脉,但可是唐老太爷亲自捡来的。听说我在唐老太爷怀里,差点把他引以为豪,长至腹胸的一把美髥给生生拔下来。子鼠见此状,大惊不已,...
侠客

侠客

侠客是在战场上醒来的,夕阳如血,映着战场上一具具尸体。侠客的身旁站着一个男人。 我分明已经死了,侠客还记得敌人的剑穿过胸膛,鲜血喷涌而出的感觉,现在却什么伤口也没有。是你救了我?侠客问:那人转过来,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不是我,别人救了你。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