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吸猫的时候,我们在吸什么

当我们吸猫的时候,我们在吸什么

猫车文/普二丁我打了个喷嚏,于是终于不得不在冬天来临后穿上了那双棕黄相间的羊毛袜。猫在我身边趴着,她很仔细地舔舐着左爪。当她这么做的时候,她的爪微微弯曲,像虚空中盛放了黄油蘑菇汤的勺子,诱人极了。我看了她很久了,终于我拽过她的小爪子,她很惊...
养猫记

养猫记

文/龙伟平1.黄脚又回来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自从半月前的一个晚上它摔坏了我三十岁生日时前女友送我的那个电动剃须刀后,我一时怒气攻心,随手从桌上抓了个东西就朝它扔去,黄脚像影子一样迅速蹿开,后脚一蹬跳上窗台,逃走前还不忘回头瞥了我一眼...
捡到一只话痨猫

捡到一只话痨猫

1我捡到了一只话痨猫。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在这样艳阳高照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捡到一只会说话的猫。这样说也不恰当,它是强行跟我回家的,并且当着我妈的面表演出一副离开我就会当场去世的柔弱样子。于是我妈理所当然地认为它是我在外喂久了的野猫,勒令我三天之内...
猫杀

猫杀

(一)我让我的猫去帮我杀一个人。它爪子锋利,身形流畅纤瘦,毛发黝黑明亮,走路寂静无声,简直是天生完美的杀手。“你有病啊!让我去杀人,凭什么?”它慵懒地舒展了身体,舔了舔毛茸茸的手掌,眼神轻蔑地看着我,“什么时候给我买来特级小鱼干我再考虑考虑...
一只名叫清角的猫

一只名叫清角的猫

汴梁城中住着一个叫珺子的年轻姑娘,她养有一只猫,一只三岁大,白肚皮,长尾巴,橘色的脊背像缎子一样光滑的大猫,名叫清角。但很可惜,这样一只漂亮的猫却在三天前神秘失踪了,从此没有回家,珺子将整条巷子的人家都问遍了,可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清角的去向。...
江湖儿女江湖老:菜园街头的流浪猫们

江湖儿女江湖老:菜园街头的流浪猫们

​摄影师镜头下的流浪猫​菜园街位于太原市迎泽区,从地图上看只是又细又短的一条横线,将将好把南北两块居民区一分为二。跟宽达70米、拥有14条双向车道的迎泽大街比,只能容纳两车相擦而过的菜园街显得过于狭小,不值一提。但就是这样一条局促狭窄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