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尽头绣花的男人

在世界尽头绣花的男人

王多权的人生被一场意外事故撕碎。在床上躺了16年后,这个男人决心拿起针线,挑线绣花,将生活重新缝合。图 | 从县城到八仙镇的公路一出北京至西安,穿过世界第一长的秦岭终南山隧道,到汉江边的安康,顺着岚河上行两百多公里,进到大巴山深处的河流源头...
失去魔法的魔术师

失去魔法的魔术师

手拍铁钉是一个惊险刺激的魔术节目,在表演前,我猛然发现道具失灵了。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38 个故事还有七分钟就要上台表演了,坐在舞台后面候场,我开着扑克牌,身边放着随身携带着的行李箱。和往常一样,我把演出的道具上好托,跟歌舞演员们开着玩...
谈恋爱不如跳舞

谈恋爱不如跳舞

作为小城最早跳广场舞的人,大姑是一位舞蹈的原教旨主义者,拒跳交际舞,拒收老大爷。因此得罪了不少广场上的朋友。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41 个故事一十三年前的一个下午,大姑提着一个上电池的小录音机,带着表哥买MP3后淘汰了的磁带,走到了西广场...
在北京五环外最后的日子

在北京五环外最后的日子

凭借一块菜地,翟龙萍和父母在北京生活了14年,其间,家里又迎来了两位妹妹的出生。而这个冬天,她们必须离开北京。进入11月的第一天,北京初冬的斜阳铺在苇沟大桥附近的菜地里,翟龙萍和母亲蹲在地头,采摘两畦最后的青菜。菜畦点缀着一些落叶,青黄相间...
妖闻录:天师钟馗

妖闻录:天师钟馗

说真的,妖精难做。吴承恩那狗贼把咱妖精写得嗜血如命,动不动吃个人喝点脑汁,一挥手毁天灭地,酷得八匹马都拉不回来。一堆小妖精被蛊惑地忘了型了,纷纷效仿。一时间满中国乌烟瘴气,好嘞,弄得官仙二界玩命逮妖精,差点害得天下无妖。人多就是力量大,打不...
扫地机气人

扫地机气人

扫地机气人文/王乱七1 与女友分手之后,我整个人变得非常懒散。地上布满了灰尘,但我不想动,也不想请阿姨,于是决定去买一个扫地机器人。2来到商场,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先生您好,我们这边的机器人都是智能机器人,内置了超级智能芯片,除了扫地之外,...
关机

关机

关机文/王乱七王向明,重度手机依赖症患者。早上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机,晚上最后一件事是放手机。手机离开身体超过十米,就会出现心慌,焦虑,手没地方放等症状。手机俨然成了他的一个体外器官。星期三的晚上,王向明握着手机看小说。这部小说情节跌宕起伏...
除了脚下这十万块钱一平米的房子,我一无所有

除了脚下这十万块钱一平米的房子,我一无所有

我认识老马是在宠物医院,那时候我刚毕业开始上班,没什么钱就和我的猫马尔克斯在北京朝阳区一个老旧小区租了个房子,从此过上了“朝阳群众”的生活。老马是我们小区里为数不多遛狗会给狗捡屎的人,他那条柴犬估计是上了年纪,腿脚不利索,走起路来还晃着一个...
老屋

老屋

一、家里人卖掉老房子的想法已经计划很久,现在终于到了实施的时候,日子定在国庆节后两天。虽然母亲一再推拒说不用帮忙,但是我依然打车回去。当日天气转凉,有小雨。虽然上周还在家里吃过晚饭,但打开门后,却觉得房间在一夜之间变旧了。因为下雨的缘故,屋...
我求求你别再装逼了!

我求求你别再装逼了!

一皇子的中二病又发作了。继上一次光明顶之战以重伤八个群众演员的代价惨烈收场不多久,皇子又用绷带缠起手臂,整天对着院子里那口水缸叨叨不停。大院内,一口破旧水缸旁,一道仰天长笑直冲天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皇子狂笑,对那缸盖狠狠一拍:“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