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森林

北京森林

1、
火车驶入北京时,大地上散射的灯光如同雾气一般飘荡在城市里,映得高楼峻宇一派橘黄。一条条车流汇成长线,纵横切割着大地,远远望去,像是一张稠密的大网。
大网,笼罩着三千一百一十二万人。
章鸣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大城市,迷糊间,仿佛在看一部老科...
小呆

小呆

1、小呆是一只灰色的雪纳瑞,眉毛垂得老开,身子小小的。老郑是一位中学的老教师,眉毛也散开来,他说话声很大、不讨人喜欢,是多年的职业病了。但让人诧异的是,小呆这只小狗,竟然学会了爬冰箱。那是因为曾经的一段时间,每晚天气播报后,老郑要给女儿发晴...
米线

米线

文/漠雨红衣竹晴还常常想起,在青空与山峦之上,花儿们摇来弋去。红瓣,黑蕊,这些花艳极了。大人们摘下花叶与茎,切丝,浸汤,慢慢地熬上一晚。等到天光,人来人往,就往米线上浇,米线店里蒸汽漫散,香气四溢,心便在作痒。她很多年都没吃到家乡的米线。多...
夏子湾旧事

夏子湾旧事

1.这座南方小城镇一到盛夏,便氤氲起一层散不去的湿气,覆在皮肤上如喝饱了水的叶绿素。蝉鸣像是由着细线牵绊的纸风筝,随着透明的空气和季风四处飘荡着。城镇连接外部霓虹世界的柏油马路在热浪里软成棉花糖,正慵懒沉睡之时,踩在它身上的一个窈窕身影停住...
《酿梦师》

《酿梦师》

文/@傻鳗 1.听说最近鹅城来了一个疯和尚。原本一片沉寂的鹅城霎时间炸开了锅,谣言四起,众说纷纭。据说这疯和尚乃罗刹转世,面带刺青,血染袈裟,手持血滴子,滥杀无辜,身上背着好几宗命案。也有谣传道这和尚是金蝉子下凡,普渡众生,凭着几滴仙水便...
伪神

伪神

1. 鹅城东郊,隐仙峰,雪已停。少年鲜衣怒马,长枪曳地,沿途积雪飞溅,弥散空中,似一条赤目白铠玉龙破土而出,盘山而上。 “哥,咱们是去寻爹爹吗?”任天霖轻掩貂裘,遮住了年幼的弟弟天羽从怀里探出的小脑袋,喉头一颤,暗沉的嗓音险些被裹着雪花的狂...
老橘和他的庸俗爱情故事

老橘和他的庸俗爱情故事

文/@傻鳗 1. 大学肄业后,我在鹅城东巷盘下门脸,开了一间小酒吧。一晃十年。每天颠倒黑白,虽说落了一身毛病,可生意还算景气。除了犯病的时候有些难熬,剩下的小日子过得还算舒坦。店里三三两两的痴男怨女,酒后微醺,偶尔也会缠着我,念叨他...
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

1万寿山五庄观,人参果树的叶子大片大片地落下,触及尘土又消失不见,就像雨滴落在水中。树下两人对坐,石桌上一盘棋,两盏酒。“师兄,你又输了。”明月歪着脑袋轻轻地笑,小手卷弄着耳边青丝,她开心的时候总是这样。清风仰面将杯中的酒饮尽,咂咂嘴,说:...
一个老头的来信

一个老头的来信

文/宁迪1.2062年灿烂的阳光在房顶流淌,春天的温暖气息已经蔓延到了徐老太太皱巴巴枯叶一般的手背上,她微微闭着眼睛,脸上的疤痕与她的悠然自得融为一体。张老爷子在敞开房门的厕所里对着马桶咆哮:“要死了,要死了,该死的前列腺。”他使劲捏了捏那...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1 大闹天宫后一万七千七百年。悟空被关了整整一万七千七百年,取完西经的我封号斗战胜佛,这会儿我在五指山下看着孙悟空,他嘴里叼着一根草芥,看到我来了,笑嘻嘻的喊道:“这不是诸天神佛的看门狗吗?”“我说孙大爷,这都一万七千七百年了,你心中业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