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无眠

夜夜无眠

文/我已寻回序言许多夜晚,当我躺在床上闭上双眼,眼前浮现的历来都是一副别无二致的光景——我们手中挥舞着的火把,地面上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以及他们痛苦、无神的双眼。而在耳边回响的,不是临死前的哀嚎,就是些歇斯底里的厉叫,声嘶力竭得刺穿了在场每一...
踩死它

踩死它

(网图侵删)这是不知第几晚梦到了相同的画面,一扇向我关闭了四十年的大门忽然间打开了一道缝隙,而这道缝隙则在日夜间扩大,眼看就即将到了能够让我钻入其中的大小。但今天还不行,今天还不行。清晨的阳光已经投过廉价的窗纱倾泻在我的脸上,害我不得不挣扎...
城北聂亓(qí):如何用佛法撩妹

城北聂亓(qí):如何用佛法撩妹

【今】  1  八十四岁,  所有老人风烛残年的年纪,  纵然狂傲如我,  也乖乖躺在医院病房。  ·  2  时针指向代表夜的九点,  那女人悄然转过屏风,  一袭素白衣裳。  ——该走了。  ——聂亓,是你吗?  ——还能是谁呢?  —...
经文、烧肉和高粱酒:参拜过后

经文、烧肉和高粱酒:参拜过后

(网图侵删)一 来到佛像面前,我跟着一旁的法师念着拗口的经文,不知为何,这一次我竟没有念错。从小我的父母就活在佛教的熏陶之下,总会在自己的家中搭起佛堂,时不时就要进去参拜,以此趋吉避凶。而从我六岁起,父母也会领着我的手走进佛堂,告诉我哪一位...
土壤下的传说

土壤下的传说

(网图侵删) 观海楼真正出现在这座城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个时候,尽管以克拉夫特修士为首的神职人员们每日十分勤勉地四处布教,宣扬圣母的光辉,但苦于地域和文化巨大的差距,大部分百姓们宁愿饿在家中求神拜佛,也不愿意接受这个“外来宗派”的接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