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小说

低俗小说

老板娘向我走来,她有着耐人寻味的屁股。我故意不看她,但耳朵里尽是高跟鞋跺地的声音。她把手放在我的腰上,仰头说:云,你累了就歇会。靠得太近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眼线和睫毛,还有身上劣质香水和烂水果的混合气味,这一切都让我觉得性感异常。老板娘又说...
钉耙

钉耙

1.钉耙死了。准确的说,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三个月。钉耙是我爷爷邻居家的第三个孩子。之所以叫这个奇怪的名字,是因为钉耙他娘之前的两个孩子都早夭了。“钉耙是铁做的,(命)硬。”于是他爹就给他起名叫钉耙。“名贱好养活”,托他爹的福,...
我和玉兔的二三事

我和玉兔的二三事

01“喂,我说国家不是有规定的吗——建国后不许成精!你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跶出来的?”我蹲在巷角,压低了嗓子,再加上不雅的蹲姿,活像个要给小朋友看金鱼的叔叔。“什么成精?本尊可是神兽玉兔!”我的腹部传出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这可不是什么腹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