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我愿一夜赌一命

将军,我愿一夜赌一命

刘大壮老问我,爱情是从哪儿开始的。一般这时候我都不吱声,然后他会干一杯酒,接着说,炮房——爱情就是从炮房开始的。我给他把酒满上,再纠正道,刘将军,咱别那么粗俗,那叫怡红楼。刘大壮十七岁从军,刀光血影十八载,凭一身蛮力和一柄开山巨斧,从甲士做...
孟婆汤的味道

孟婆汤的味道

忘川河的两畔,开满了灿烂如烟火般的曼陀罗花,阴风吹过,片片摇曳,倒映在清澈明亮的水色中,河面偶尔跃起一尾金鲤,溅起斑斓的水珠,所有看过这景色的鬼都说这是阴间最美的地方。河上有一座独木桥,一头是那广袤无垠的十殿阎罗和四方地狱,一头是投胎轮回的...
人茧

人茧

■文/酒九这段时间身边的问题让我焦头烂额。我即将和男友组建一个新的家庭,因为怀孕的缘故,婚礼必须早日举行。然而母亲的疯病愈发严重,状况不容乐观,但是她拒绝去医院检查。婚礼筹备的中期,这个平时看起来气势夺人的女人突然消瘦下来,然后开始胡言乱语...
普拉斯的蜜蜂

普拉斯的蜜蜂

普拉斯的蜜蜂文/张梦缘公司年假时,我和林久去了英国旅行,她是个文学系博士,真正的文艺女青年。她告诉我说伦敦有普拉斯的墓地,她一提出,我就萌生了去看看的念头。我算不上狂热的诗歌迷,工作上也与诗歌沾不上边,但普拉斯作为一个才华洋溢、自杀而死的女...
柜语

柜语

柜语文/时乙戌1.“我有事跟你说。”思唯被吵醒,他微微侧身,掖了掖妻子的被角,“有事明早再说吧。”“是我。”极静的夜晚,一片漆黑,思唯眼睛猛然睁开,因为恐惧,他一身冷汗。是谁?这声音从来没听过,像是个浑厚低沉的男人,半夜三更,是谁会出现在自...
山海志怪.角龙

山海志怪.角龙

文/酒九一当君迟还是个小书鬼的时候,也曾混沌度日。比如终日躺在平缓的山坡上,看天上的云一个下午能变幻出多少种形状。可是有一天,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浪费天赋,毕竟作为书鬼,没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于是她就对身边同样躺着发呆的角龙...
当我们吸猫的时候,我们在吸什么

当我们吸猫的时候,我们在吸什么

猫车文/普二丁我打了个喷嚏,于是终于不得不在冬天来临后穿上了那双棕黄相间的羊毛袜。猫在我身边趴着,她很仔细地舔舐着左爪。当她这么做的时候,她的爪微微弯曲,像虚空中盛放了黄油蘑菇汤的勺子,诱人极了。我看了她很久了,终于我拽过她的小爪子,她很惊...
我的意中人会举着九齿钉耙来救我

我的意中人会举着九齿钉耙来救我

天蓬一我问猴子,成佛五百年了,你寂寞吗?猴子说我寂寞你妈。我说你是斗战胜佛,不要这么暴躁,况且我是猪,你寂寞我妈也没用,生殖隔离。猴子一个桃子塞进我嘴里。他开始读经书,他读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单身狗自救手册

单身狗自救手册

行尸狗肉文/朱炫已获得大师兄授权发布~1请在情人节当天,关好房门,储备食物,等待救援。——中华人民共和国单身狗自救手册第一条“食物已经吃完了。”华北大学男生宿舍。室内昏暗,窗帘紧闭,又用胶带封死,时近傍晚,却黑得像夜,二人不敢点灯,也不敢说...
妖闻录:天师钟馗

妖闻录:天师钟馗

说真的,妖精难做。吴承恩那狗贼把咱妖精写得嗜血如命,动不动吃个人喝点脑汁,一挥手毁天灭地,酷得八匹马都拉不回来。一堆小妖精被蛊惑地忘了型了,纷纷效仿。一时间满中国乌烟瘴气,好嘞,弄得官仙二界玩命逮妖精,差点害得天下无妖。人多就是力量大,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