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僧

西僧

西僧文/时乙戌1青州太守府啊,不干净。闹鬼了,很突然。那一日太守在后院遛弯,突然腹内龙蛇奔走,匆匆忙忙进茅房解手,快解完了,他拍拍手唤小厮前来,可久久无人应答,倒是门下边伸进了一只手,捏着两叠纸。“红还是白?”太守勃然大怒,当然要红的,白的...
放下屠刀,立地成厨

放下屠刀,立地成厨

文/北邙池州城东,一轮孤月当空,已经是三更时分。家家户户早已熄了烛火,白日里繁华的市井如今全没了人影,唯有窸窸窣窣的虫鸣声,伴随着从远处遥遥传来的打更人“天干物燥——”的悠长的呼喊,四野更显得空旷,万籁俱寂。在这一片寂静夜色之中,唯有城东巷...
骑龙少年

骑龙少年

文/李昭鸿一在遇见弗洛伊德之前,唐风风是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龙的。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成长起来的大好青年,唐风风秉持着马克思主义唯物论的思想,对于一切牛鬼蛇神和超自然的东西嗤之以鼻,唐风风忠于现实,唐风风喜欢现实,唐风风是一个现实主义...
沾边儿 | 这个脑洞有点儿冷

沾边儿 | 这个脑洞有点儿冷

一、面对公诉人连珠炮般的指控,犯罪嫌疑人终于捉住机会反咬一口,把公诉人手都咬出血了。(By@不要害怕跌倒啊 ) 二、得知男朋友在酒店叫鸡,小丽火速杀到现场,破门而入,当场抓获男友和吃了一半的黄焖鸡。(By@王怜花 ) 三、“你把手在这铁砂石...
我写了一篇高考零分作文

我写了一篇高考零分作文

文/北邙讲台上,老师推了推眼镜,镜片射出的光有一点点阴冷。“毛一。我托人查了,全班54个同学,只有你的高考作文是0分。”她把手里的卷子扔到我的桌子上,那是张一片空白的语文真题卷,半个月前的考场上,我曾亲手填满过一张一模一样的卷子。“你能不能...
风暴

风暴

文/酒九打扫卫生的时候,看见衣柜后面有一块死人留下的残渍。这一切均来自于一场灾难,人们称它为自杀风暴,这几年它陆续发生过很多次。我妈妈与物业李叔有些交情,分配房子的时候,给了我一间相对干净的屋子。但每当看到那块残渍的时候,都让人想起很多往事...
绿星 | 城市孤独症候群

绿星 | 城市孤独症候群

1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再也无法与人们正常沟通了?大概是某天同事聚餐时,部门经理讲了个笑话,我们一边吃一边哈哈大笑起来。经理,经理助理,小王,小林,前男友小余,每个人都笑到快流出眼泪来。我笑着笑着,突然感到一种空洞,不知道自己在笑...
山海志怪.九头蛇

山海志怪.九头蛇

文/酒九一当君迟拜访九头蛇的时候,正是梅雨季节,按理说高山上应当毒雾弥漫,蛇虫肆虐,然而这些都没有。那九个头的大家伙把身体舒展摊平,雨水顺着他暗色的鳞片蜿蜒而下。“请问您是九头蛇吗?”君迟大声问,清朗的少女音传出去很远。“是的。”九个不同的...
英魂归兮

英魂归兮

【祝天下的所有父亲 节日快乐】文/北邙南山公墓里,有一千三百三十四个墓穴,分为东西两区,在峰顶还有一片小小的特级墓园,只栽了十三棵老槐树,每棵树下,也都安置着一个灵冢——当然,这就不是普通人家购买得起的了。如今这个世道,买房分三六九等,公寓...
父卵

父卵

文/时乙戌1.雾霭。王金德强忍着腹部的剧痛起了早,给儿子热了饭,潮湿的天花板上滴下的水珠,落到他额头上,这股疼劲才消退,他摸黑进了儿子王天明的屋,摇了摇儿子。“起咯。”儿子不说话,他转身将饭盒放进儿子的书包,看见儿子坐起身还是低头不说话,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