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读者老爷,来玩个游戏嘛~

各位读者老爷,来玩个游戏嘛~

咳咳,大家好,这里是来自北邙的一个……广告贴明晚,也就是7月27日周四的晚上20点30分,我会在蜻蜓FM的直播间开一档互动直播的电台《夜深千万别出门》怎么说呢,大概是一个还算蛮有意思的尝试体验吧,是如戏大故事家联合蜻蜓FM做的一个活动而我直...
甜豆腐脑的爱情故事

甜豆腐脑的爱情故事

(一)父皇攻克上海那天,我正坐在去往广州的列车上。报纸上说,父皇回归之时,举国欢庆,鞭炮齐鸣。照片中的他身着绿色军装,向着臣民开怀大笑。整篇报道都是溢美之词,我匆匆地合上了报纸。“想家了?”她看着我轻轻道。“他恐怕是忘了我这个逆子吧。”我苦...
盗墓贼

盗墓贼

文/香酥馒头01长安城里突然来了一个奇怪的道姑。她身材瘦小,穿着过分宽大的道袍,容貌五官也许还是有几分秀气好看的。然而,见过她的所有人,都不会在意她的长相。她只有一只手,一条腿,半边脸上有一块疤痕,看起来,就好像被人毁去了一半身子。这个道姑...
扛把子的六年高考

扛把子的六年高考

文/雨石2017年6月是我的第六次高考。嗯,没错,这也意味着我在白桥高中当了六年“扛把子”,犹记得当年辉哥战战兢兢地递了我根烟后,冒着冷汗强装镇静,在我的小弟们包围下笑着对我说:“小马啊,我要毕业了,白桥高中以后就交给你了。”我当时猛抽了口...
别说你叫斗战胜佛!

别说你叫斗战胜佛!

(一)猴子成佛那天,我没去。据说那天高朋满座,盛宴非凡,堪比一年一度的蟠桃盛会。当年那群被猴子追着打的各路神仙,此时堆满笑脸,手上的兵器换成了酒杯,一口一个“大圣”叫得好不亲热。猴子倒是冷淡了许多,他双手合十,低眉顺目。每遇见一位熟人都要颂...
姬康

姬康

文/王乱七1 元和三年,大运昌隆。自国师沈鹤得宠以来,举国上下大兴占卜。适龄青年皆以大国师为榜样,不事生产,终日钻营。满大街都是算命的。政通人和,那些油嘴滑舌,能谀善奉之辈,竟都混得风生水起。姬康混迹其中,但他心知自己与这群人不同,他觉得占...
杀手杀手杀杀手

杀手杀手杀杀手

杀手杀手杀杀手文/彼得威1.黄小邱的第六十三份工作,是个杀手。虽然只是刚刚进入这个行当,但他已经深深觉得,杀手这个职业,真他妈酷。就连跟上线接头的位置,都透着一股子好莱坞院线大片味儿——人民广场交叉路口的爆米花摊。这不能不让黄小邱慨叹唏嘘。...
奎木狼的爱情故事

奎木狼的爱情故事

1. 奎木狼是被我拎着耳朵揪回去的。 “老方,你放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你他妈的还想有下次?”我说完又给了奎木狼一脚。他疼的龇牙咧嘴。就这样,我一甩把他扔进天门里,最后只留下他经久不散的声音。 “……我还会回来的!” 我撇了撇...
画中人

画中人

1.“什么狗屁。”油光满面的老板将策划书甩到皮特脸上,对着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怒吼。“一个策划方案都写不好,你们都他妈是废物!”他声嘶力竭,又显得虚张声势。“老子公司去年还净利润一千万,今年就他妈黄了!要你们这群蠢货有什么用!”他逡巡了一圈...
又是一年中元节,鬼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又是一年中元节,鬼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文/柠檬黄0我是一个鬼。我放了一个屁。后来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幽灵独自在空荡荡的别墅里给自己讲着冷笑话。“哎,做人无聊,做鬼更无聊。”她说着,百无聊赖地飘到窗边。她用闪着幽光的手撑着下巴,这个动作,在她生前能够让自己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