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羞布

遮羞布

遮羞布1长安城外有座万妖山,山上住着各色妖怪。蛤蟆精和蜘蛛精同年修炼成人形,蛤蟆精有一身疙瘩皮,凹凸不平;蜘蛛精有八条大长腿,性感妖娆。2八月初七,是长安城放榜的日子。街上热闹非凡,状元郎身着红衣,骑着高头大马,趾高气扬地向路人拱手示意。蛤...
地下铁

地下铁

2046年X月X日X时X分X秒“额…”我揉着肿胀的脑袋从昏睡中缓缓苏醒。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惨淡灰暗的白光,我艰难地扶着椅子坐起来环顾四周。不大的车厢内,绿色座椅上除我以外空无一人。难不成…是末班车?我努力地拼接着脑海里支离破碎的记忆残片...
催稿

催稿

1拓兆迪已经三个月没交稿了。他是一名悬疑作家,作品《夺命打印机》在《旧报摊》杂志上连载,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吸引了一大批狂热的读者。然而,就在情节发展到最紧要关头的时候,拓兆迪突然神秘失踪了。老板找不到他,编辑找不到他,就连他的女朋友,...
鲸落

鲸落

零、远航纪元1322年。年轻的亚当正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船舱里,捧着一本厚厚的历史书。这艘远航艇已经在沉默的空间里航行了一千三百余年。这些年来,一代一代的船员就是这样打发着自己漫长生命中的时间。他就出生在这艘孤单的小艇上,看着史书中陌生的词汇...
怪诞森林

怪诞森林

1十二月才刚开始,星悦城就营造起圣诞节氛围,雪花和圣诞帽的装饰随处可见。一楼大厅的中央,立起一棵两层楼高的圣诞树,树上挂满了等待着被点亮的小灯。我站在上升的扶手电梯上,俯瞰围在圣诞树前拍照的人群,心底感到一丝落寞。我已经在星悦城附近住了一年...
我的意中人会举着九齿钉耙来救我(四)

我的意中人会举着九齿钉耙来救我(四)

文/李昭鸿一、须弥芥子,自成一方天地。而我带着一个懵懂猴子,一个婆妈道士,一个半大和尚,困在其中。外面三千世界水深火热,大军已至,猴子身负东方气运,那燃灯古佛却把我们困在此地,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我说,无念小和尚,你师父,他是不是有点老年痴...
饕餮

饕餮

一、“喂,醒醒。”睡在中铺的林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脸横肉的油腻大脸,林云下意识地翻了个身爬起来,只听那张大脸叫道:“这还有一个!”几个人围过来。林云仔细打量他们,除开刚才的大脸,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大叔;一个十七八岁、学生模样的男孩;还...
化龙劫

化龙劫

【1】“今日你来杀我报仇,明日我去杀你泄愤,冤冤相报何时了?”“杀光了,便了了。”“孺子可教也。”【2】店小二正待关门,一只手突然插进门缝里,门被强行拉开,门外站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今早欠的二两银子,”男人把碎银塞到小二手上,“多谢店家款...
杀人回忆

杀人回忆

1眼角下垂,深褐色的瞳孔,双眼皮像割过一般深邃,我的眼睛。7:30,再过两分钟,委托人会在我的咖啡厅找上门来,让我杀个人。“你来早了。”我对她说。“我需要你帮我杀个人。”她俯下身子,耷拉着脑袋,歪坐在我对面。我把咖啡递到她的面前,“说来听听...
雪之国度

雪之国度

0. 一人一狼“呐,牧野。从这里开始天气就开始寒冷起来了。”他站在山丘上,没有继续向前。“犬,你对此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呢?”我随即将帽子压低,用余光瞟向了一旁的他。“狼是没有感情的。”他迎着寒风挺直了身子,让自己的身形显得多出几许威严。“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