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鬼

送鬼

老鬼头,村上妞儿几天没说话了。我喝了口酒,对着老道士说道,那娃淘的很,这几天直接转了性子,拿糖球逗她都不理。张婶家那个?小孩子被吓的吧?过几天就好。老鬼头随手剥了个蚕豆扔进嘴里,喝酒不喊你那胖侄儿,他又要耍脾气了。我听见河岸沙沙沙的草声,笑...
温暖牌杂货店

温暖牌杂货店

苏欣在森林里开了一家杂货店。有一天,杂货店来了一只狼。正在挑选榛果的松鼠,翻蘑菇的兔子,选围巾的刺猬,看到狼来了,通通丢下手上的东西落荒而逃,一溜烟就不见影了,甚至连偷吃蜂蜜的娘娘腔大狗熊也吓得屁屁滚尿流,碰翻的蜂蜜撒的到处都是,香气蔓延了...
会写字的黑瞎子

会写字的黑瞎子

十天前,Y市的临水动物园又有一只黑瞎子死了,会写字的。五天后,Y市的临水动物园又来了一只黑瞎子,会写字的。有很多记者采访过临水动物园的园长吴小军“您动物园里的黑瞎子是怎么训练的,有的居然能听懂人类说话,还会写字”这时候吴小军总是会不好意思的...
手机姑娘

手机姑娘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故事贩卖机0.张生是个大学生,特别穷的那种。家中东拼西凑勉强拿出今年一半的学费,另外一半是张生在家乡小饭馆里打工赚的。交了学费,张生的口袋里就只剩几张灰色和绿色的钞票了。张生在学校外面的街道上没有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