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头的来信

一个老头的来信

文/宁迪1.2062年灿烂的阳光在房顶流淌,春天的温暖气息已经蔓延到了徐老太太皱巴巴枯叶一般的手背上,她微微闭着眼睛,脸上的疤痕与她的悠然自得融为一体。张老爷子在敞开房门的厕所里对着马桶咆哮:“要死了,要死了,该死的前列腺。”他使劲捏了捏那...
罗老头的葬礼

罗老头的葬礼

文/宁迪01罗老头的葬礼尊敬的各位来宾,欢迎各位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的葬礼,我由衷的说声谢谢。我的礼貌就此随我长眠。接下来我要借他人之口讲点实话,我这一辈子二十岁以后就没说过几句实话,我父亲告诉我说实话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他真是一个糟糕的...
我是一条狗

我是一条狗

文/ @宁迪 01我是一条狗。嗯,不对。我是一条拉布拉多。嗯,也不对。好吧我是个外星人,我在地球上的身份是一只拉布拉多犬。外星人长得像狗?不对。狗是我幻化成的模样,我们外星人长得和你们差不多,我们这个星系的生物长的和你们都差不多。不过还是一...
脏老头

脏老头

文/ @宁迪 01我只记得我大概是在十三岁那年冬天认识了脏老头。新闻里说那年冬天是百年一遇的冰灾,大雪封路,街道上看不到车。这成了孩子们的天堂,我蹲在滑溜溜的冰地上,大娃和二娃拉着我的双手往前拖行,到了一个下坡口他们把我甩了出去,然后他们走...
走向巢穴的勇士

走向巢穴的勇士

文/ @宁迪 01大雨过后,阳光灿烂,天空湛蓝如洗。X研究院被围的水泄不通,人们像是一群鸭子一样推推搡搡又伸长了脖子往里瞧。刚被大雨浇过正浑身滴水的警察大声的呵斥越界的记者。最外面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他们举着手机拍摄视频,并不断的上传到互联...
无罪枪击

无罪枪击

文/ @宁迪 01“你和你老婆多久没有性生活了?”医生看着病例本问赵易。“三四年吧。”他想了想,好像有点心虚,“可能更久。”“你平时会自慰嘛?”医生仰起头,神色严正。“不会。”“是没有欲望嘛?”“有。”“那为什么?”“医生。”他打断说。“性...
嘿,起火了

嘿,起火了

文/ @宁迪 01我又丢了一份工作,然后我无法支付我单身公寓的房租。然后我开始找新的房子,有一个广告是这样写的:招募室友,月租八百,限女性。然后我就给她打了电话:“你好,我要找房子。”“限女性,你不认识字吗?死变态。”她挂了我的电话。我吃了...
人渣的约炮

人渣的约炮

文/ @宁迪 01我和我的前女友分手是在冬天,那时候我们居住在城中村。我们都有一份得过且过的工作,日子似乎还过得去。我认为我们会长久。于是我们遇到了那个下午。冬天就是在那个下午突然造访的。天气突然恶劣让我们变得很不适应,我的前女友阿梅因此感...
水东江父亲

水东江父亲

文/ @宁迪 我腿疼的下不了地。医生拿着我的检查单看了很久,然后一脸蹊跷的望着我。他说:“你会不会经常因为一些小毛病就看医生?”他这样问我,倒是把我吓愣了,我有些结巴的说:“没,没啊。”“真是奇怪。”他把我的片子举起来,“按理说这种程度的伤...
我们去抢劫银行吧

我们去抢劫银行吧

文/ @宁迪 01一共七个孩子。老大今年才十七岁,可他已经在附近流浪七年了。平时他们就待在桥底下,靠好心人的接济或者去饭店蹭一些剩菜剩饭。实在饿得不行,也就是去捡一点废品换些饭钱。老七今年才十岁,骨瘦如柴,夏季一到他就把破衣服脱了,露出两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