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我看着她痛苦的倒地,我……笑了? 还记得一个月前,你跟我说:「怎麽办?昀昀,我该怎麽办?」「怎麽了?」「那个人要杀我!」「没事的,他,不会杀你。」「可是他传给我的简讯上写『我要杀你』啊!」「芸芸,你冷静听我说,他可能只是闹着跟你玩的。杀你?杀了你...
回忆

回忆

「你还记得吗?」「你说那事吗?」「嗯。」 —一年前—「为什麽要联合她骗我?骗我好玩?你跟别的男人一样,一到手的嘴边肉,咬一咬就吐出来了?说到底,我也只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我气愤的甩他一巴掌。「我没有把你当棋子!」他抚着被打的脸颊,像我解释着...
囚禁的监狱

囚禁的监狱

一个人该有多孤单,就有多孤单。一个人该有多黑暗,就有多黑暗。我是脱北者朴荷月,因为北韩长期的战争,所以为了脱离这战争,我逼不得已脱北逃亡。为了幸福,我什麽都愿意。「爸、妈,等我成功出去了,我一定会来救你们的!」 六只手紧握着不敢放,哪怕是一秒钟?只怕一放开,...
梅花见证桃花笑

梅花见证桃花笑

「略~我偏不要。」我对着那个男子淘气扮了鬼脸,接着蹦蹦跳跳的跑走了。「你呀!唉!何时才能长大啊,你看看别的女孩子,哪个像你?」男子对我温柔的说道。「温璿,我才不要像其他女孩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天生就这样,况且我这样有何不好?」我有点生气的嘟嘟嘴,哼了一声不...
与蒙娜丽莎相遇的故事

与蒙娜丽莎相遇的故事

大家好,我是许蒙莎,蒙娜丽莎的蒙,蒙娜丽莎的莎。据说我的名字是因为我的爷爷喜欢蒙娜丽莎而帮我取名为蒙莎。然後我爸爸叫许毕索……没错,因为我奶奶喜欢毕卡索,所以我爸爸的名字就是……你们懂的!我还有一个亲哥哥许约斯,一样被爷爷取的名字……约翰•史特劳斯。我是一家绿...
兄妹日常

兄妹日常

「啊、嗯、噢对,就是那里。」一个男人趴在沙发舒服的闭上双眼。「需要我再大力一点吗?」另一个男人坐在他腰上在他耳边说话。「啊啊啊、好舒服。」趴在沙发上的男人大声呻吟着。……现在他们两个正在客厅做的事,我一切都亲眼看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做什麽害羞的事。...
婚戒

婚戒

对许多女生来说,婚戒,是一种婚姻的信物。可是,对我谢甄臻来说,是一种束缚。「这个相亲,你非去不可!」一个头发全白的中年男子大吼着。「若你不听,就永远别认我是你爸!」「爸!」我流着泪求着我爸,求他不要让我去相亲。「反正这个相亲你必须去!」「我不要!我不要!」我的...
一见锺情

一见锺情

我趴在你的身上,带着细细地娇喘声,不知不觉回忆起当年的青涩往事。 我和你是同班同学,你长得又帅、智商又特别高、身材又很高挑,跟你相比我是丑小鸭一只。你身边总有一堆人群,而我,边缘人一只。而某一天……「啊——我的屁屁,好痛!」不小心被一个人撞倒在地...
12:00

12:00

从小我不知道得了什麽罕见疾病,每次晚上12:00的时候就会像死亡一样昏厥过去,没有呼吸、心跳,但是隔天还是会好好地醒来。医生说他也不知道怎麽回事,碰到像我一样的还是第一次。「妈妈,今夜我要去朋友家过夜……」「不准。」「为什麽?」「万一发生什麽事呢?」「不会的…...
乱世鸳鸯

乱世鸳鸯

曾经,我和你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曾经,我和你是人人称羡的夫妻,可如今你/你却离我而去,那时,你怎麽舍得我而迳自离去,那时,你为我梳妆打扮,娘子,夫君,我们来世还能再续前缘吗?「夫君,你看娇儿,她熟睡的模样,可真惹人怜爱。」「是啊娘子,她有如你,将来必会是仙姿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