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刀

水果刀

警察最近很头痛。市里不知怎的频频有命案发生,可无论怎样都捉不到凶手。公安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降低了命案发生的频率,抑制了恐慌的蔓延。可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哪怕是最优秀的侦探,破案率最高的刑事组也无能为力。老杨最近碰上了件诡异的事情。同所有善良...
牢笼

牢笼

还有一个月过年,街上一片喜庆。他将自己躲进兜帽里,漫无目的地走在人群中,跑车震耳的轰鸣和女郎销魂的香水试图榨出他的肾上腺素,却只是令他愈发低沉。城市依旧繁华,由艺术家设计的建筑物此时正散发光芒,宛如珠宝般夺目。光晕将他的衣服染得分外好看,却...
不是人

不是人

我站在阳台上,打量着眼前这座城市。从楼下挤满行人的街道,经过川流不息的路口,直到视线被奇形怪状灯火辉煌的建筑物封杀。这座国内最繁华的城市,是我最后的希望。尿意自膀胱处传来,我离开简陋的房间,穿过遍地垃圾的走廊,拐进厕所钻入隔间,确保隔间门锁...
灰色

灰色

我靠着车,叼着根烟,守在这坟墓状的监狱门口。不一会儿,监狱门开了,他自其中走出,还是十年前那套黑西服,不过已经有些泛白。衣服似乎有些小,补丁被撑起,线条都暴露了出来——十年的劳役生活让他足足变大了一圈。我这才发现四十出头的他竟有了些白发,脸...
杨家戏

杨家戏

时针渐渐指向十二点,广场上挤满了抱着烟花的人群,所有人都撇下电视里的晚会和脚边的火炉聚到户外,一边哆嗦着一边点燃引信,接着绚丽的色彩便瞬间照亮了漆黑的夜空,伴着震耳欲聋的炮声,人们欢庆着新年的到来。这欢快的气氛像绽开的烟花般自广场...
诛心

诛心

(图片来自互联网)作者:@大愈坨一、六岁那年,父亲突然对我说,他是个杀手,而我将来也会成为一名杀手。打那以后,父亲便开始亲自教我杀人的技巧,时不时的也会让我杀些生。奇怪的是,父亲的课程里并没有枪法的训练,我不禁纳闷,这二十一世纪,不用枪,还...
六爷

六爷

所有人都知道,六爷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靠他那双眼睛。六爷天生弱视,取了眼镜便和半个瞎子一样,可谁知这倒是他天赋异禀的地方。我们看人,只看得到身躯四肢,可这六爷看人,偏偏看得到人的灵魂。六爷常说,他虽然不会读心,可这看灵魂看久了,便也能猜到...
杨七

杨七

杨七是个顶实诚的农民,家中一妻一牛,全靠他辛苦劳作养活。杨七有个外号叫牛疯子,这外号是村民们起的,因为他实在太爱牛了。杨七家的母牛叫阿蛮,打从杨七二十五岁父母双亡时便陪着他。后来,杨七取了个身怀隐疾孕不得子女的妻子,便更是将这阿蛮当做孩子般...
杨大帅传奇

杨大帅传奇

一、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整个城市沦入喧哗的死寂。啪嗒!雨鞋踩入水坑中,溅起一片泥泞。杨大帅将自己裹在黑色的风衣里,疾步穿梭于破败的巷子间。月亮被挡在了云层外,昏黄的路灯经过积水的反射,照亮了杨大帅带有伤疤的刚毅脸庞。突然,杨大帅停在了一栋两层...
从前有座山

从前有座山

一、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疯和尚,成天都傻笑。没人知道这和尚的来历,只知道有天他突然出现在了这破庙里,上午烧香念经,下午便坐在地上傻笑,直至太阳落山。庙子破败,这香火本就不旺,如今加上和尚神经兮兮的傻笑,来的人便更少了。不过和尚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