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恐怖悬疑】公交车里(下)

【微恐怖悬疑】公交车里(下)

图/文 树乱 (封面图来源于网络)花幕 「哎呀呀,老头子,你的故事有些惊悚,我来给你讲一个恶作剧的故事吧。」长舌头的小鬼像是有了不小的兴致一样,伸着脑袋做出迫不及待的样子。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苦闷。在座的各位,不是活了...
宁静温馨的过年小故事

宁静温馨的过年小故事

文/树乱封面图/游戏《limbo》薄雾弥漫,空气干燥温暖。街道被妆点成象征喜庆与爱的红,不远处传来火柴炮声和孩子们的笑。正月初四。小俊坐在马路牙子上,注视着往来的车流。裹成粽子的人们从他身旁匆匆走过,谁也没有瞥他一眼。小俊虽不过二十的年纪,...
黑童话的猎人

黑童话的猎人

导言本故事是以大家熟知的童话为基础,进行的一场另类演绎,请喜欢「童话」和「逆转」的读者们不要错过哦。封面图来源于网络文/@树乱我是猎人,名字嘛,先不讲。作为猎人,老本行一般是这样的:「哟呵!那只小夜莺还叼着枝红玫瑰,当自己是多情少女啊,我射...
可曾记得Ai

可曾记得Ai

文/树乱图/动画《高达OO》一曲河感到大限将至,蓄电池基本报废,运算速度如抛物线般下降。他所在的这座实验室历经积年的风蚀日照,破败难堪。莹绿的苔藓肆意爬满斑驳墙体,偶有鲜花在室内绽放,又迅速归于枯萎腐朽。曲河是人工智能,是AI,是这间动物培...
窥者无知

窥者无知

图/《DN》动画版文/树乱一、 我是个偷窥狂。 夜幕降临后,我会骇进他人的电脑,窥视他们的屏幕。如果我高兴,还能翻找电脑中的资料,或者夺取电脑的操作,强制别人电脑播A片。江户川乱步在《天花板上漫步者》中描写过偷窥狂的心理状态及堕落向犯罪的过...
鬼新娘

鬼新娘

文:树乱图:《僵尸新娘》一、云生落榜而归。秋意盎然,归去的大道被秋霜涂红,来去的车马形色匆匆。一条蜿蜒的大河流经归途,河岸两侧的柳树不再有进京赶考时候的郁郁葱葱,染上了厚重的秋色。树下吃肥的雀儿在扑腾,追不上空中振翅的候鸟。虽然景致正美,云...
白精灵

白精灵

文:树乱题图:《如龙:极》一、老黄锁上车,将烟屁股碾在电线杆上,头也不回地向“好客来高级宾馆”走去。进大厅,低头避开服务员的视线,前行到电梯口,上五楼,电梯门打开后向右数第三个房间。老黄敲了敲门。门开一条缝,狗子的脑袋探了出来。看到是老黄,...
七 梦

七 梦

梦境1 归蝶“梦是有意识的。”颜莎莎站在前方不远处,背对着我,抬起头注视太阳。她身穿白裙,赤着双脚,长发被风微微拨动,与裙角摆向相同的方向。“就像我告诉你,梦正在侵蚀着我们……”她转过身,朝我张开五指。她的脸逐渐在阳光下融化成液体,流淌、坠...
魔术师

魔术师

(这篇文章将让你感受到,一个写悬恐的作者写小甜文,是夺么的让人捉急。)文/ @树乱 图/《高达W》街角马戏团为答谢乡亲多年的照顾,正要举办一场免费演出。马戏团被北国的财主看中,明天就要集体搬离小镇。这是他们在小镇窝居多年,终于等到的飞黄腾达...
收头发骗子

收头发骗子

文/树乱图/截自伊藤润二的某篇“说来你可能不信,但‘言灵’是真实存在的。“有些文字深埋在你的记忆里,你以为它们都消失了。但忽然有天,它们会从天而降,一把推开你回忆的大门。“比如,你是否记得有人在窗外喊‘抢剪子魔刀’?可什么样的魔刀会突然抢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