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囚笼:一个月前的故事

恐惧囚笼:一个月前的故事

一个月前的故事  那是一个月前。我如往常一般坐在猫空咖啡的大落地窗边码着字,喝着现磨的咖啡,享受着午后有些暖洋洋的日光,在惬意中飘然。而就在这样美好的时光里,我和他不那么愉快的初识。  男人抽走了我手里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把空杯子往桌子上...
诸神黄昏·有毒番外

诸神黄昏·有毒番外

知乎万赞特别篇:1.杨戬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口。手中牵着呜咽低吠的哮天犬,地府的罡风吹的他青丝狂舞。这是杨戬第五次来到门口,前几次他嬉皮笑脸折腾,都是还没等进去,就被门板拍了出去。但这次不一样,是领导的安排党的命令,不成功便成仁的正事儿,不能再...
诸神黄昏·六

诸神黄昏·六

26 「你来了。」 「嗯,我来了,雅典娜。」奎托斯谨慎地说道。面前的女神优雅地坐在那,盾和矛都放在一边,似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却给他极大的压力。 女战神,千变之龙,智慧女神,乌云与雷电的主宰者。这些称号无一不展示着雅典娜的赫赫战功。她是预...
《蝉》

《蝉》

1.我睁开了双眼,又缓缓合上,我想我可能早就已经瞎了。我是一只蝉,一只从出生起,便从未见过光明的蝉。我生活在泥土中整整十三年,十三年的不见天日,能做的只是吸吮着树根中的汁液。小黑是我的玩伴,虽然我们两个都看不到对方,但在地下,只要有声音就已...
众神屠戮者:章一

众神屠戮者:章一

  “妈的…这到底搞什么…”  陈恪后背靠着花坛蜷伏着,全身的肌肉因为紧张而抖动。硝烟从花坛后面升腾起来,刺鼻的味道充斥了空气又钻入他的鼻腔。陈恪茫然的望着周围奔跑尖叫的人群。脑海中一片空白。  几分钟前的他还坐在教室中,仅仅是去超市买点东...
众神屠戮者:章二

众神屠戮者:章二

  这也算舞会?食人族的杀俘舞会?  陈恪感觉到什么东西在戳自己的后腰,冰凉的棒球棍悄悄塞入他的手中。赵凯贴近他的耳边,低声道:“咱俩搞他一下。”  陈恪有些无语,不顾赵凯藏藏掖掖的行为,毫不遮掩的把球棍拿到身前。“怎么搞?就靠这根破棍子?...
兽人永不为奴:革命

兽人永不为奴:革命

【一】鞭子甩出尖鸣,抽在血蹄的后背,留下一道红印。汗水自血蹄的脑门向下流淌,落在地面,掀起一缕烟尘。那烟尘被微风卷动,覆在石缝中刚钻出的花上,黯淡了花瓣的明艳。坚实的宽蹄踏过,将花踩得粉碎。血蹄的父亲临死前对他说,兽人永不为奴。而如今已过十...
七子之歌·台湾

七子之歌·台湾

【一】 “诸葛兄,值得吗?”“值得吗...”诸葛直重复了一遍卫温的话,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前往夷洲并非他所愿,一切源于孙权的刚愎自用,可到最后,自己却要因此丧命。行程中所损失的兵卒,无一不是军中精锐,他们没能在沙场建功立业,枉死于大海之...
一篇有关微博的声明。

一篇有关微博的声明。

近期,微博上@娱小读同学 @知乎大叔 @我们都爱看知乎 等营销号,未经允许,转载了本专栏作者 @无色方糖 的《人匠》与 @温酒 的《诸神黄昏》,总传播量甚至达到十万转 。从最开始我就说过,文可以转,只要你私信作者授权,并在转发的同时@作者本...
维权路上的初捷

维权路上的初捷

刚与@知乎大叔 通了电话,讨论了有关转载的问题。他承诺,以后发文前一定联系作者请求授权,联系不上则将通过故事贩卖机官方索要授权。发文时@原作者(原作者无微博则 @知乎故事贩卖机 ),同时在做图时着重标出出处。对以前的行为表示歉意,希望能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