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 | 当朝公主是断袖

国师 | 当朝公主是断袖

一叶笙下山时的阵仗,格外的大。二皇子领了一排威武雄壮的侍卫,亲自迎接到山脚,又一路鞍前马后,端茶送水,八抬大轿地将她护送回京城。还附赠了一场金樽玉著接风洗尘宴,十来个肤白貌美的俊俏小厮,外加一栋在中心地带占地面积颇大的宅子。叶笙瞧了瞧那九曲...
我求求你别再装逼了!

我求求你别再装逼了!

一皇子的中二病又发作了。继上一次光明顶之战以重伤八个群众演员的代价惨烈收场不多久,皇子又用绷带缠起手臂,整天对着院子里那口水缸叨叨不停。大院内,一口破旧水缸旁,一道仰天长笑直冲天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皇子狂笑,对那缸盖狠狠一拍:“本...
所有人都觉得你们不合适是怎么一种感受?

所有人都觉得你们不合适是怎么一种感受?

1陈念往发现自己迷路了。眼前是一条很长的路,两侧矗立着老旧的居民楼,墙身是灰色的石沥,有一栋楼上还爬满了翠绿色的爬山虎。陈念往总觉得自己从哪见过这种场景,却又仿佛什么都想不起来。这条路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却似乎一直原地踏步。他看了看手...
《礼记》抄写五百遍是种怎样的体验?

《礼记》抄写五百遍是种怎样的体验?

1从前有那么个王爷,本来想走的是霸道王爷路线,结果他这个王爷封地偏远,又不受父皇喜爱,从小就饱受冷眼,受尽欺凌。这期间王爷有个师父,整日里不苟言笑,走的是禁欲系风格。每当王爷愤世嫉俗,想要反社会,搞破坏,比如强抢民女,屠杀仆从之类,师父总会...
我的一个谢顶朋友

我的一个谢顶朋友

1我刚毕业那一段,找不到工作,病急乱投医,只要是个邮箱就给人家发简历。终于有一天接到了面试的通知电话,借了套西服精神抖擞的去了,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自己的仪容仪表还是不合格。对面面试官是个瘦削的中年人,穿着素色的衣服看着我两眼放光,刹那间我...
一只喜怒哀乐与众相反的狗

一只喜怒哀乐与众相反的狗

1小土狗出生的时候,爹妈就发现它长得格外好看,属于是个人看见就想领养的。爹妈为了它的未来,把它送到了宠物店前的笼子里,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走得时候,还看见小土狗吐着舌头,呼呼傻笑。爹妈有些伤心,也有些失落,一般小狗被这样抛弃的时候,心里都是有...
穿浴袍的女学生

穿浴袍的女学生

“我一天能碰到浴袍女八百次!”陈安甩上门后,朝着床上的毛晓晓抱怨着。“你干你的,她干她的,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不是,是她那双眼睛,总爱上下打量人,多不舒服!”1X大的女研究生们不住校内,住校外的馨园女子学生公寓。前不久,14楼新搬来了一位...
逃离动物园

逃离动物园

1我站在高墙下面,仰着头怔怔出神。我的身后是四五头野猪正在愉快的玩耍,一群野猪翻滚在泥泞里,显得我格格不入。我从来就不是一头合群的野猪,具体表现为我经常站在动物园猪山的围墙下面望着天空发呆,以及偶尔会用头去狠狠地撞向水泥墙。“我们动物园里的...
北漂的妖精

北漂的妖精

一“大杨,茶哥昨天走了。”杨晨倒酒的手抖了一下,漏了好一些浊黄液体在餐桌上。他愣了会儿,随即用嘴嘬了个精光:“走了好呗,我们迟早都会走的。”“不是那样走的,”小李摇了摇头,他的声音里带着愤怒与不甘,但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是被赶走的。”小李...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战国末年,周王的天下早已崩倾,一如出齐奔燕的我,弃了颓亡之家,孤身带着筑出逃。我本唤高璃,乃高家独女。高家显贵,我便自幼习乐。乐器种种,我独爱筑。只因筑声悲亢激越,再不是那些个靡靡之音可比拟的。我击筑原是为闺阁中打发时光所用,没想到如今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