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茧

人茧

■文/酒九这段时间身边的问题让我焦头烂额。我即将和男友组建一个新的家庭,因为怀孕的缘故,婚礼必须早日举行。然而母亲的疯病愈发严重,状况不容乐观,但是她拒绝去医院检查。婚礼筹备的中期,这个平时看起来气势夺人的女人突然消瘦下来,然后开始胡言乱语...
山海志怪.角龙

山海志怪.角龙

文/酒九一当君迟还是个小书鬼的时候,也曾混沌度日。比如终日躺在平缓的山坡上,看天上的云一个下午能变幻出多少种形状。可是有一天,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浪费天赋,毕竟作为书鬼,没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于是她就对身边同样躺着发呆的角龙...
风暴

风暴

文/酒九打扫卫生的时候,看见衣柜后面有一块死人留下的残渍。这一切均来自于一场灾难,人们称它为自杀风暴,这几年它陆续发生过很多次。我妈妈与物业李叔有些交情,分配房子的时候,给了我一间相对干净的屋子。但每当看到那块残渍的时候,都让人想起很多往事...
山海志怪.九头蛇

山海志怪.九头蛇

文/酒九一当君迟拜访九头蛇的时候,正是梅雨季节,按理说高山上应当毒雾弥漫,蛇虫肆虐,然而这些都没有。那九个头的大家伙把身体舒展摊平,雨水顺着他暗色的鳞片蜿蜒而下。“请问您是九头蛇吗?”君迟大声问,清朗的少女音传出去很远。“是的。”九个不同的...
山海志怪.刑天

山海志怪.刑天

文/酒九一君迟独自行了很多路,山是一样的山,水是一样的水。她每路过一个村落,就会停下来稍作歇息,看着炊烟升起。君迟一度以为凡人的生活大抵相同,直到她到达一个镇子。集市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此时年关将近,置办年货的人脸上都带着喜气。“真是个好...
山海志怪.岷山

山海志怪.岷山

文/酒九一当君迟来到岷山村的时候,正赶上乡绅纳妾,场面宏大,锣鼓喧天,送亲的队伍从街的一头排到另一头,新夫人坐在喜轿里,乡绅也坐在喜轿里。君迟听到身边有人说,这已经是乡绅迎娶的第十九房太太了,之后也不知道还会祸害多少好人家的姑娘。“怎么没见...
树

文/酒九当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都鲜少有人的时候,岌岌可危的政府还在维持着社会基本的秩序。男友和我走在树木丛生的路边,他用登山棒小心地拨开我们身边新生的枝条,而我则紧盯着脚下,以免被错综的根系绊倒。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分出一部分注意力来关注四周,...
山海志怪.饕餮

山海志怪.饕餮

文/酒九一君迟走的时候,陆五听说她在做一本《妖神访谈录》,于是就给她介绍了自己的朋友饕餮。九头蛇之所以是上古大妖怪,除了它为祸人间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它食量巨大。相传它九个脑袋必须同时在九座山头上觅食才可以填饱肚子。“那真是极其厉害了。”君...
山海志怪.望鲸

山海志怪.望鲸

文/酒九一君迟从梦中惊醒,她发现自己离出发的地方已经很远了。以至于在沉沉夜色中,她陡然迷茫,不知道哪里才是归处。不远处,有一条很宽的大江,水流湍急。岸边住着些渔民,此刻熄了灯,打着酣眠的呼噜。君迟听闻渔民出船前要供奉岸边的妖怪,那家伙叫望鲸...
寺庙里的恶鬼

寺庙里的恶鬼

文/酒九中国北部,七月中旬,有暴雪。康德三人为此次登山已做了充足准备,海拔增高会导致气温骤降,他们带了不少御寒衣物。然而谁也未曾预料到,会撞上如此天气。此时队伍已处于靠近山顶的位置,草苔逐渐稀少,山风毫无征兆地开始变冷。柏川向康德反映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