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鲛人,和我成为野种的黄昏

寡妇,鲛人,和我成为野种的黄昏

1:寡妇我们村有一个姓李的女人,长得极美。丈夫曾经睡过别人的老婆,被打得很惨,后来同他爹一起去跟船,没过两年就死在海上。寡妇成为寡妇之后,有一次夜里,洗完澡出来就发了疯,一丝不挂跑到林子里面去。村里人的干部要找人去拉她回来,但听说她跑出去的...
不伦(壹)

不伦(壹)

一 行刑赤日炎炎,囚犯吞下一粒搓得滚圆的药丸,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她的舌头便没有办法再缩回嘴巴里了。...
不伦(贰)

不伦(贰)

三 观音草与赤鲈龙阳来汴梁做家奴的时候十六岁,见到当时十四岁的小姐。那是个夏天的清晨,早得很,小姐穿着纱,在院子里对着桃...
不伦(叁)

不伦(叁)

五 青苗法老家丁将马车停在路旁,从后门进了痔疮大夫的宅邸。天才刚亮,老家丁从带着露水的桃树下走过,坐在厅...
鲸鱼岛

鲸鱼岛

如果有一天,你坐在船上,记得答应我,找一找鲸鱼岛。鲸鱼出生,是需要接生婆的。通常是一只老海豚,偶尔也有海豹来客串。他们鱼鳍短,就请两只滑溜溜的海鳗,绕在它们鱼鳍上。海鳗视力好,在黑漆漆的子宫里找到小鲸鱼,绕住它的尾鳍,就对着外面喊,拉啊!海...
寨妓

寨妓

天很快黑了,月亮也出来,我们循着月光,在山路上箭步如飞。阿宝走在前面,我对着他喊,“黑水潭的鱼都是晚上出来的吗?”阿宝笑起来,转头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翻过一个山头,地势开始向下斜。沿着人畜踩出来的小路约摸又走了半个钟头,穿过一个狭长的...
所有的单身狗在一夜之间长出尾巴

所有的单身狗在一夜之间长出尾巴

1你宿醉过吗?空酒瓶子,剩一半的菜,蟑螂,厕所里的呕吐物,难闻的空气,烟头,昨天晚上吹的牛逼,躺在地上的吹牛逼的哥们,鼾声,以某个夹角指向天空的挂钟时针,窗户外面射进来的午后的阳光,或者一整片该死的灰蒙蒙的天。我睁开眼睛,很快又闭上去。墙上...
请摸你家猫的第三根肋骨

请摸你家猫的第三根肋骨

这世界上是有食梦貘的。早前的食梦貘像熊,五大三粗。后来它们变成了猫一样的小动物,有一对翅膀可以滑翔,身上长满长而且亮的绒毛,颜色各异。夜幕刚下,这些食梦貘就聚在村庄附近,叽叽喳喳,像鸟一样叫。等夜再深一点,人们开始做梦了,就有年长的食梦貘从...
无主之城

无主之城

一睁开眼睛,天空有红色的雾霾。我睡了很长时间,做了许多梦,但能记得的,就一个片段:我在一棵树上站起来,一丝不着,面容肮脏。天空布满异色的云彩,有明亮的光柱从山的那一头来,我没有恐惧与惊奇,那光笼罩四围,我有回家的安宁。我怀疑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七月无葵

七月无葵

七月无葵七年前,江湖传言:刺客三千,不敌鬼瞳一人。三年前,坊间有闻:鬼瞳非人,惩杀贪官。一年前,皇殿上,七位重臣告老。王大怒,昭告天下,赏银万两,捉拿鬼瞳。天下无人知道鬼瞳模样。只传凡见过者。必死。母亲从未告诉我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