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交会一刻(短文)

直至交会一刻(短文)

白雉鸣叫了。魏麒闭上眼。他的主,他的王,枭首了。魏麒没有哀伤,甚至无法去管寝宫外的吵杂。接下来,该轮到自己了。在脑海中想着,却没有任何死亡前的表情。他重病已久,早已无力无法踏下床任何一步,甚至连说句话都是蜇人。如果没有意外,会是那个男人吧?如果可以,魏麒也希望...